遭釘牌可立教師認歷史知識貧乏致歉 失夢想職業感迷惘 不捨學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嗇色園主辦可立小學一名教師因涉教錯小二常識科的鴉片戰爭內容,以及其造紙術「防止動物絕種」論,遭教育局「釘牌」取消教師資格。涉事教師陳Sir(化名)今日首度現身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他指本身主修英文,常識科只屬於兼教科目,承認其歷史知識貧乏,以致涉及鴉片戰爭的教學內容有誤,收到投訴後已即時修正,就上述錯誤向公眾及學生道歉。

然而,陳Sir認為教育局對造紙術「防止動物絕種」論的指控,屬雞蛋裏挑骨頭,他強調製作教學短片時,已參考書籍資料及教育電視內容,過程有根有據,並非胡亂演繹,不能接受當局指自己嚴重忽略備課責任的說法。他目前打算上訴,期望可獲公平裁決。

陳Sir批評教育局的懲處不符合比例,對此感到無奈及迷失。他直言擔任教師是其兒時夢想,兼視為終生職業,「依家連踏入學校半步都唔得,所以覺得好迷惘……好難放得低成班學生。」

嗇色園主辦可立小學前教師陳Sir(化名),首度現身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李澤彤攝)

本年4月下旬,網上流傳嗇色園主辦可立小學的小二常識科網上教學影片,當中有內容指:「英國發現中國當時好多人吸食煙草,問題相當嚴重,英國為消滅鴉片而發動鴉片戰爭。」校方事後承認部分內容不正確,並就此致歉,但事件在社會流傳及遭建制派人士窮追猛打,教育局上周四(11月12日)公布,取消上述教師的教師註冊資格,終身失去教席。

涉事老師去年正式獲教師資格 獲校方評整體表現優良

事隔4日,被「釘牌」的陳Sir(化名)現身說法,解釋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見下表)。陳Sir本身主修英文相關學位,過往曾於不同學校負責課外活動、學習支援及學生發展等職務,至2019年正式取得教師資格,同年7月獲可立小學聘任為合約教師,屬於其第一份教師工作,其校內考績報告顯示他表現獲評:「整體表現優良,校長會向校董會推薦留任。」(見另稿)

獲聘任教英文、電腦 新校長要求兼教常識

陳Sir於去年7月獲聘時,時任校長表示會安排他任教英文科及電腦科,惟新任校長於開學前告知他要兼教常識科。觸發「釘牌」的兩條網上教學片段,同樣涉及小二常識科,主題分別為「中國四大發明」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

陳Sir認為教育局對造紙術「防止動物絕種」論的指控,屬「雞蛋裏挑骨頭」。(李澤彤攝)

認備課及教學過程輕率 對歷史理解有錯誤 已立即修正影片

有關鴉片戰爭內容來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教學短片,陳Sir指該教學短片並非主要講述鴉片戰爭,另外還涵蓋《南京條約》、英治殖民地時期的街道名稱及1997年回歸。惟他承認,自己並非主要任教常識科,歷史知識貧乏,備課及教學過程有輕率,對鴉片戰爭歷史的理解有錯誤。他於4月收到投訴後,已立即將影片下架及修正,同日已向校方呈交聲明,就教學出錯向公眾及學生道歉;接受訪問期間,他亦再次就上述錯誤鄭重道歉。

疫情下網課 冀以有趣方式引起學生思考

教育局就「中國四大發明」影片,指控陳Sir欠缺理解課本或教材內容的能力,嚴重忽略備課的基本責任,「只是輕率地隨意加入個人的胡亂推斷及猜想,甚至以完全無稽的想法來教授知識。」然而,陳Sir透露上述片段並無收到家長投訴,教育局的指控內容,或與校董會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相關及類近。

陳Sir認為,教育局就上述指控是雞蛋裏挑骨頭,堆砌「錯處」以讓公眾覺得自己經常犯錯。他堅稱已參考教科書及教育電視等資料,有根有據,並非胡亂演繹,不能接受當局的指控。他又說,教學對象是小二學生,他們年紀尚輕兼從來沒有遇過如此大規模的停課,因此要稍改變教學方式,造紙術「防止動物絕種」之說只是盡量透過生動、有趣方式引起學生思考,保持他們觀看網上教學短片時的專注力,「盡責教師備課時,係從學生角度出發,而非自己角度。」

陳Sir直言擔任教師是其兒時夢想,兼視為終生職業,「𠵱家連踏入學校半步都唔得,所以覺得好迷惘。」(李澤彤攝)

「無諗過因為呢個錯誤唔可以再做教師」 現最擔心學生學習

整體而言,陳Sir認為事件發酵源於親建制媒體大肆報道,將事件提升至政治層面,同時教育局就其懲處不符合比例:「自己覺得好迷失及無奈,我好鍾意教書,擔任教師係從小到大夢想。依家連踏入學校半步都唔得,所以覺得好迷惘,無諗過因為呢個錯誤而唔可以再做教師。」

陳Sir認為,過往大部分遭「釘牌」的個案,均涉及刑事行為,對學生有直接影響。他視教師為終生職業,遭「釘牌」後最擔心的不是自己:「事發前後最擔心學生的學習,好難放得低成班學生。」他批評,現時教育界已出現寒蟬效應、白色恐怖,只要教師「一講錯嘢」便會遭處分清算。

協助陳Sir上訴的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老師教學期間或會講錯嘢或教錯書,學校層面的處罰選項包括勸喻、警告、調職、降職或解僱,而現時教育局的做法是直接「釘牌」,做法匪而所思。

+3
+3
+3

葉建源曾表示陳Sir的教學內容明顯有錯,但應按機制處理而非政治批鬥。葉指建制派就事件「上綱上線」攻擊,最終教育局犧牲教師「殺雞儆猴」,他形容懲處超出比例:「即係你揸車違泊一次,然後終身停牌?」

教育局上周表示,涉事教師在上載教材前已交常識科科主任審閱,但該名科主任沒有有效監管教材內容「明顯失職」,須負上「疏忽監察」的責任,已向其發出譴責信。葉建源認為,科主任一般需帶領7至8名教師下屬,行政上根本沒可能審閱全數教學材料,團隊之間不能沒有互信,尤其疫情期間課擔沉重,科主任的工作相當困難。

教育局回覆查詢時表示,今日有「自稱是被取消教師註冊者」就最近一宗個案發表意見,由於他故意隱藏自己的身份,其身份無從核實,言論亦無需負責,局方不會作出詳細評論。惟局方指,任何被取消教師註冊者若不服決定,可以按既定機制提出上訴,而不是以政治或其他團體向教育局施壓,對此表示遺憾。

教育局批評,該名教師的問題在於他的基本能力和專業態度,其過失對學生造成直接影響,並非提示、勸喻、警告或譴責信可以解決,「教育局不能把學生交給這樣的教師,相信家長及社會也會贊同。」

對於「放大事件」、「雞蛋裡挑骨頭」的説法,教育局認為是企圖淡化事件,對此表示遺憾。局方引述傳媒報道,稱有關學校的學生指出,涉事教師未即場更正錯誤教學內容,告訴父母後才知內容有誤,其母親亦批評該教師未有認清其責任,故認同當局的決定。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