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毒理學家指無證據指周曾中毒或中催淚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4日)踏入第25日。毒理科專家謝萬里醫生作供,指無證據顯示周中毒或者中催淚彈,其死因與藥物及毒素無關。他在庭上觀看周出事前在停車場一帶走動的閉路電視錄影,認為周沒有受到催淚彈影響,而出事的位置也沒有瀰漫催淚煙。此外,警員供稱事後嘗試在現場採集指紋但無果。是次死因研訊已傳畢所有證人,各方大狀明日將作結案陳詞。

死者周梓樂(終年22歲)2019年11月4日凌晨1時許,在警民衝突期間,被發現倒臥尚德停車場A場二樓低層平台,延至同月8日不治。

謝萬里醫生以毒理科專家身份作供。他閱讀梓樂的醫療報告、化驗報告、驗屍報告等,指無證據顯示周中毒或者中催淚彈,其死因與藥物及毒素無關。

病理學家謝萬里醫生指周梓樂的化驗報告均顯示,周對於CS氣體、CN氣體以及非治療性的山埃均呈陰性。(林樂兒攝)

人對催淚煙比機器更敏感

謝指,催淚煙「對人嘅刺激好厲害」,沒有所謂完全安全的水平,而人體對催淚煙的反應比機器更敏感,即使催淚煙的濃度低至機器也量度不到,但人的眼耳口鼻仍會產生反應,例如眼睛刺痛、流鼻涕。他稱,除非中了催淚彈的人沖洗乾淨及更衣,否則近距離治理的醫護人員應該會對殘留的催淚煙粒子產生反應,或者察覺到傷者吸入催淚煙的徴狀。然而,為周搶救的醫護人員並無懷疑周曾曝露於催淚煙之中。

周非治療性山埃測試均呈陰性

謝醫生續道,催淚煙的有效成份包括CS氣體及CN氣體,若CS氣體經高溫發射出來會產生山埃,惟周的化驗報告對於CS氣體、CN氣體以及非治療性的山埃均呈陰性。

停車場催淚煙濃度不高

謝醫生補充,若果在露天的環境發射催淚彈,煙霧可以上升散開,估計催淚煙只會影響附近50米的範圍;若在半封閉的環境發射,預計煙霧可擴散至100至130米。謝指煙霧濃度還要視乎風向等因素,他認為停車場的催淚煙濃度不高,亦不太可能在1分鐘內飄散至整個停車場。此外,謝在庭上觀看周出事前在停車場一帶走動的閉路電視錄影,認為周沒有受到催淚彈影響,出事的位置也沒有瀰漫催淚煙。

現場未發現血漬及鞋印

負責在現場採集指紋的高級警員袁志雄供稱,事發翌日前往停車場,嘗試在石牆採集指紋,但由於牆壁凹凸不平兼滿佈塵垢而無法收集指紋。他又稱現場沒有發現血漬及鞋印,故沒有採集DNA拭紙。

鑑證科督察賴振文以指紋專家身份作供。就袁志雄表示現場沒有觸摸塵垢而留下的「塵手印」,他解釋有時塵埃不厚,或者塵埃顏色與牆身顏色差別不大,未必會留下塵手印。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證人供述事發經過。(詳見下圖)

+29
+29
+29

閉路電視拍到周梓樂在停車場的情況。(資料圖片)

+6
+6
+6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