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街疫區入夜後現等候檢測人龍 區議員指尼泊爾人欠領袖致防疫難

撰文:麥凱茵
出版:更新:

油麻地及佐敦新冠肺炎疫情繼續擴散,廣東道(玉器街)的流動檢測車原定今日(18日)最後一日運作,大批附近街坊入夜後趕來接受檢測。有操流利英語的尼泊爾裔居民透露,對爆發感擔心,故帶鄰居前來檢測。有人則指,在港尼泊爾人並無民族領袖,今次大部分同鄉接受政府的資訊明顯滯後,盼政府藉機會組織同鄉會等,選出民族領袖,以便統籌民族事務。

1月18日晚,不少居於「廟街疫區」居民不論是否居於疫廈 ,都趕緊前往檢測,以致出現排隊人龍。(梁鵬威攝)

油麻地及佐敦「廟街疫區」新冠肺炎疫情繼續擴散,過去三星期共錄得至少114宗確診個案。區內部分強制檢測大廈住戶必須於今日前完成檢測,廣東道(玉器街)的流動檢測車原定今日是最後一日運作,入夜後有近100人等待檢測。

+8

京士柏民主黨區議員朱子洛到樣視察,又與少數族裔助手Judy以尼泊爾語拍片解釋情況。他表示,其選區與爆發的佐敦北雖有距離,但亦錄得3宗個案,「始終呢個區嘅流動性高,而且都多劏房擔心會有社區擴散、爆發風險。」

朱子洛坦言,明白區內大部份少數族裔都不懂英語或廣東話,加上在港尼泊爾人已小群組散落區內不同地方,「尼泊爾人無強勢領袖。好似印度人有印度會,巴基斯坦人有巴基會,但尼泊爾人就無,所以今次都有尼泊爾人建議搞個會所。」

「疫街疫區」疫廈增至39幢,油尖旺區議區製有中文、英文及尼泊爾文單張,傳給區內居民。(區議區提供圖片)

有不願上鏡,能操流利英語尼泊爾人也表示,不少同鄉對接收政府資訊有滯後情況,亦有不少人不注重社區衛生,例如亂丟垃圾、不戴口罩;同時大家居住的劏房環境擠迫,「我住廟街的單位有三個劏房,住了6個人」,政府必須改善居住環境。他期盼政府可以藉今次疫情機會,組織同鄉會,推選出尼泊爾人社區領袖。

而住渡船街的Ghale,同樣住在劏房單位,雖然大廈非納強制檢測名單,但經常到街市購物,特意與子女及鄰居來檢測,為求安心。

至於在上海街工作的李先生,今個月已經第三次接受採樣,「要返工都無辦法,避無可避。」他認為區內的衛生問題嚴重,不但多劏房亦多南亞裔人士,街道多垃圾,「出問題先腳痛醫腳,派人嚟洗地喺太遲」,他狠批「政府班子唔好,無人同林鄭講嗰實際情況」。李先生又不明白政府的抗疫政策,「你搵唔到南亞裔義工,咪搵架車廣播啲尼泊爾語,好似選舉咁,一定做到。」

+3

至於今日政府派人到疫廈上門登記資料,期間有南亞裔工作人員從疫廈下來,特意走近記者及作出不禮貌行為,工作期間亦無出示證件。事後人員推搪,他們自稱是衛生署,一時自稱是義工,最終揭發是民政署人員。油尖旺副民政專員表示,會跟進事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