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疑遭虐殺 繼母向友稱見到傷勢不忍心 惟佢一嘈就好憎佢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5歲女童Z疑遭親父繼母虐待致死,並揭其8歲兄X也疑遭虐待案今午續審,辯方盤問控方的精神科醫生,讀出繼母與丈夫,即兩童的父親,及對一名友人的訊息對話。女被告自稱用心愛錫X和Z,惟兩童「同我作對,擺明同我玩嘢」,她因而大感壓力,常發惡夢。兩童父回應:「打又打到腫哂,餓又餓到無感覺」,建議繼母辭工照顧孩子,女被告回應:「啫係為左佢條仆街,齊齊食屎」。她亦有向朋友訴苦,提到看到兩童的傷勢時「又好似唔忍心」,但又說:「佢一講嘢,一嘈,一煩,我就覺得好憎佢」。

精神科醫生同意女被告的訊息顯示她感無助和有壓力,但她亦留意到女被告只是提及兩童時才變得激動,並非持續,認為只是正常人的反應。

曾向夫稱再打落去無意思

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早上作供時,提到女被告(繼母)在2017年11至12月期間,與其丈夫,即本案男被告,及一名朋友交流過萬及過千的訊息。

辯方律師盤問廖醫生時讀出當中的部份訊息,指女被告曾就照顧X和Z兩童向男被告大吐苦水,她稱已用心照顧兩童,惟他們「鬧極話極都係咁」、「唔係打從心底服既,再打落去無意思」和「而家係連佢地都同我作對,擺明同我玩嘢」。女被告坦言「好心淡,由佢地我唔會再理佢地,以後有咩好野唔會有佢地份」。

稱想教好兩童卻被千夫所指

女被告又指,認為X和Z的嫲嫲「搞地佢地咁樣」,她也想教好兩童,但受盡千夫所指。雖然男被告連番安慰,但女被告怒氣未消,反問若男被告的高達遭破壞,會如何反應。

事發經過。(詳看下圖)

+14

曾建議女被告辭工照顧孩子

在討論照顧問題時,男被告提及「打又打到腫哂,餓又餓到無感覺」,建議女被告放棄工作,照顧子女,女被告反指:「啫係為左佢條仆街,齊齊食屎」,男被告回應:「唔通掟佢落街咩?」

女被告在訊息中指「如果我有乜事」,叮囑男被告替她照顧她的母親(本案第三被告)和她與前夫所生的女兒Y,又指:「一家六口齊齊燒炭算數啦,快靚正」。

向友人訴苦稱從心底覺得佢煩

此外,女被告亦向一名友人抱怨照顧兩童的苦況,並稱:「唔係講句對唔住就大X哂」,強調「從頭我都係真係攞個心出嚟鍚佢地,又鍚又攬都冇問題,而家我打從心底覺得佢煩」、「乜嘢都唔想同佢地講」。

自稱辛苦到透唔到氣

她又稱辛苦至「透唔到氣」,並道:「有人喺度我就會好啲,就算大個兩個放學返左嚟都好啲,一淨番我哋兩個我就覺得好想死」。女被告又稱,會盡量不理會其中一童,但看到其傷勢時「又好似唔忍心」,但同時「佢一講嘢,一嘈,一煩,我就覺得好憎佢」。

她向友人指照顧兩童壓力大,「好真好X攰」,常發惡夢,甚至未能入眠,亦因頭痛而服食很多必理痛。

精神科醫生廖清蓉(前)承認女被告所發訊息顯示她感無助和壓力。但女被告只是談及兩童時才會變得激動,認為這只是一般人的反應,不認為是患有抑鬱症。(朱棨新攝)

醫生指女被告在談兩童時才會激動

控方的精神科醫生廖清蓉同意,從訊息可見,女被告當時感無助和有壓力。但廖指出,女被告在訊息中談及兩童時,才會變得激動,廖認為只是一般常人反應,亦非持續,不認為她患有抑鬱。

三名被告:男被告(29歲,運輸工人),為涉案男童X和女童Z的親父;女被告(30歲,家庭主婦),為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亦即X和Z的繼母;第三被告(56歲,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男及女被告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Z。此外,第三被告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控罪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X和Z。X和Z在案發時分別8和5歲。

案件編號:HCCC28/202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