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視障生得導盲犬伴闖硬仗 與「靚靚」形影不離突破黑暗

撰文:曾凱欣
出版:更新:

應屆中學文憑試DSE視障考生曾冠全自幼患罕見「馬凡氏綜合症」,12歲時視力更衰退至「全失明」,雖然無法再用眼睛認識世界,但憑著信念及好拍檔——導盲犬「靚靚」形影不離陪伴,冠全走出陰霾,從學習點字起步,迎接人生硬仗。明日(21日)DSE放榜,無論成績如何,熱愛寫作、立志入讀文化研究的冠全希望可繼續用不同方法認識這個世界,更冀望提升批判思考,了解社會不同現象,

唔想死住,睇唔到嘢啫,所以點都要生存。
DSE視障考生曾冠全

罕見疾病現病變 眼前好像有幅磨砂玻璃

「馬凡氏綜合症」患者的身體結締組織脆弱,引致眼睛、心臟、血管、骨骼等容易出現病變。冠全6歲起患青光眼,起初靠藥物控制,避免眼睛進一步退化,「冇乜大影響,都係打到波、打到機,(當時)冇咩特別大感受,都唔知發生咩事。」直到12歲那年,他開始察覺到視力逐漸衰退,「可能返返吓學,睇嘢變濛,過幾個鐘又睇得返咁。」

最終,冠全都是難逃失明命運,短短半年視力已衰退至「全失明」,視力好像眼前有幅「磨砂玻璃」,只有間中可見到光。升中前的暑假晴天霹靂,人生經歷一場大變,「當刻好唔開心,收埋自己一個月,唔想見人。」家人曾經嘗試四出尋找西醫以外的方法治療,「拜神、針灸,同埋周圍搵方法睇下會唔會睇到嘢」,可惜均徒勞無功。

視障令生活大變 但點都要生存

冠全無法再通過眼睛認識這個世界,生活方式突變,難以適應,無法與好友一同升讀中學更成為人生遺憾。他其後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繼續升學,學習書寫媒介以及用白手杖出入,「入到心光先至學識用白杖去定向、行路」。他直言,過程並不容易,初學用白手杖時經常跌跌撞撞,但為了趕上學業進度,冠全努力學習點字,「唔想死住,睇唔到嘢啫,所以點都要生存。」就是全賴這份信念,他在荊棘道路上一直走到今日。

冠全慶幸比起天生失明的人,他有機會親眼看過世界,「起碼同其他人交流,例如巴士係點,腦海會出現」,對現實的物品有一定概念,「(如果)天生失明,(溝通時)要用其他輔助,先至明白。」到2018年領養「靚靚」,他更得到一位最佳拍檔。

對「靚靚」信任度:100滿分嘅話係101分

冠全提到打仗好靠自己,但「靚靚」出現讓他可以放心外出,成為他「第二雙眼」,是生活和心靈上好伙伴。他回想「靚靚」第一日來到家中,喜歡小狗的他難掩興奮之情,「頭一個月要訓練(同導盲犬的)配合度、基本指令,同訓練我信唔信任靚靚。」他笑言,初頭有少許擔心不能與「靚靚」相處,但全靠訓練員鼓勵,加上「靚靚係好叻嘅導盲犬,係佢帶領我」。

受訪期間,「靚靚」一直形影不離,現時「靚靚」已經習慣跟冠全生活,冠全形容他對「靚靚」信任度「100分嘅話係101分」,「就算喺屋企,我行到邊佢(導盲犬)都會喺我後面跟住。」

由於心光沒有高中課程,冠全其後轉到主流中學升讀高中,「靚靚」亦一直伴隨。他笑言,同學們見到「靚靚」都會很興奮,讓他更易結交朋友,亦不時發生趣事,「有時老師鬧人,『靚靚』好驚大聲叫同捲埋一舊,同學就話:『老師你嚇親靚靚喇』」,氣氛即時緩和。

立志讀文化研究 熱愛寫作冀在多方面創作發展

疫下應考,對視障生難上加難,冠全需以電腦打字方式應考。另外,中學與心光合作,把課本和功課翻譯成點字。不過,冠全直言對成績不太有信心,期望「最起碼有5科2」,因個人興趣,他亦立志入讀文化研究,「可以學到唔同批判思考,了解社會同社會現象」。熱愛寫作的他,期望日後能夠在創作方面發展,以及有機會撰寫微電影劇本、音樂曲詞,嘗試多方面發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