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劉慕裳母校老師形容貪靚 動作做到極致登上奧運舞台

撰文:勞敏儀
出版:更新:

空手道首度納入奧運,29歲香港女將劉慕裳成奧運「新鮮人」,但「出戰」的女子個人形項目,不會成為2024年巴黎奧運項目,或成最後一次參加奧運機會。
現時世界排名第四的劉慕裳,早被視為獎牌希望。場上渾身是勁,前額的瀏海總被汗水沾濕。其母校老師透露,劉在求學時期十分貪靚,加上身型嬌小,難與空手道聯想在一起,但劉對於這項運動的熱情,總能感染身邊人。
突破身型瘦削的局限,爆發力十足,背後是密密練,將每個動作做到極致,助她登上奧運舞台。劉慕裳的昔日戰友冀港人認識空手道,亦望向世界展示香港實力。

▼世界排名第四的劉慕裳出戰東奧▼

+3

劉慕裳小時候已被空手道「形」(套拳)所吸引,講求「速度」及「動感」,透過狠準、速度和眼神中的煞氣凜然征服裁判,每一拳腳勁度十足,憑著世界排名第四取得奧運資格,今(5日)出戰空手道個人形項目。

林大輝中學首批學生 老師:校內開心果

以首屆中一生的身份,入讀盛產體壇健將的林大輝中學,在當年中文科老師吳小文眼中,劉慕裳是一個貪靚、愛笑的開心果,沒有人猜到她會學空手道,但接觸時間久了,身邊人不難感受到她對空手道的熱愛。

「話題總是離不開空手道,即使學校沒有空手道訓練,但同學經常見到她在不同地方耍吓拳。最初同學還覺得她好奇怪,後來才感受到她的熱情,經常在腦中思考如何練好一套拳。」吳小文不時大讚劉慕裳熱心助人,看見同學被欺負,馬上走出來阻止,正義感十足,又主動協助同學提取重物。

放學後趕著參與港隊訓練,但劉慕裳甚少向學校請假,在吳的印象中,沒有見過她在堂上烏眉瞌睡,反之參與度極高,甚至為同學解難,功課亦準時完成。

因比賽錯過課堂 靠小息午膳「惡補」

劉慕裳的體育老師鄭琪琦也補充說,劉高中時曾到海外參與國際賽事,錯過部份課堂,但回港後犧牲小息、午膳時間「惡補」。儘管會考成績不如意,輾轉仍如願入讀大學,成為兩屆「大專全年最佳女子運動員」。鄭認為,劉慕裳轉為全職運動員後,成績有目共睹,憑著一步步的努力取得奧運入場券,直言「值得學習」、「實至名歸」。

突破瘦削身型局限 盡顯爆發力

同樣是空手道港隊成員的洪皓崴,中一開始與劉慕裳結緣,成為同班同學又成同桌,開學不久後的一場賽事,發現對方竟然同樣學空手道,漸成好友,幾乎同期入選港隊。放學後,別人或忙著去補習,他們則趕往港隊訓練基地集訓。夜晚七時開始,至夜晚十時才結束,洪皓崴說「對中學生來說,算夜了」,只能把握餘下時間做功課及休息。二人曾大呻辛苦,但洪皓崴未曾聽過劉慕裳說「不想練了」或「想quit」。

在個人形的比賽場上,幻想假想敵就在面前,透過一套一套的拳法,與對手展開攻防戰。洪皓崴說,劉慕裳中學時身型瘦削,要吃多點東西,以蛋白粉作輔助,增加肌肉量,又為練好一組動作「日日練,不斷Loop」,直至做好為止。從美國集訓返港後,劉慕裳也是一大早到訓練場,與美國教練FaceTime,其他隊員才剛回來,已見她練到大汗淋漓。

相識十多年,洪認為,劉慕裳把每個動作做到極致,表現最好的自己,最大改變是站出來的體態,在場上盡顯爆發力、速度感,唯一不變的是一顆爭勝心。

隊友冀港人對空手道改觀

空手道在本港未算普及,洪皓崴笑言,常被誤會學的是跆拳道,又指坊間對空手道存誤解,「以為空手道好暴力、無拳套容易受傷,或認為只是用來劈西瓜、劈冰、打板的運動。」

在他們讀書的年代,空手道青少年賽事至少有數十人參與,洪坦言近年學習的人數增加,參賽的人數卻減少一半,入港隊人數隨之減少,漸現斷層。他認為,主要源於疫情下賽事大減,無法取得成績晉升港隊,接受精英訓練,出國參賽名額也極少,令有潛質的運動員苦無出戰機會,容易流失人才。

從來沒有想過空手道也能成為奧運項目之一,洪皓崴希望今次奧運能為空手道「洗底」,證明香港的空手道水平其實好高,提升認知及重視度,令運動員有更多參賽機會。

相識十多年,洪皓崴認為,劉慕裳一直不變是好勝心,把每個動作做到極致,表現最好的自己。(受訪者提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