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示愛恩物 跳樓機月底說再見 操作員:有初戀或都因為佢

撰文:梁煥敏
出版:更新:

海洋公園改革,不少屬於大家童年回憶的機動遊戲將面臨陸續清拆的命運。其中,
「極速之旅」(即「跳樓機」)成為改革下時代選中首階段清拆的一群,與「越礦飛車」及「滑浪飛船」一起於本月底正式退役,成為大家的集體回憶。

俗稱「跳樓機」的極速之旅,達20層樓高(62米)。有人認為此遊戲「貼錢買難受」,但亦有不少人玩得不亦樂乎。

坐上座位、扣好安全帶及安全欄,座位徐徐上升,升至最高點時,呼吸也隨之而停頓,靜候那一下機械的減氣壓噴氣聲,然後就以每小時65公里的速度急降。人在這種環境,會忽然變得很大膽。有人不顧一切放聲大叫,也有人乘機向身邊人大叫「我愛你」。在這種環境下示愛究竟想不想對方聽到?不得而知,但就因為這種特性,令跳樓機成為海洋公園內最炙手可熱的月老。曾經操作跳樓機、園區的區域經理李浩賢坦言「呢部機幾乎日日都有人大聲示愛」,更精警地補充道:「你成功有初戀可能都因為跳樓機。」

【海洋公園機動遊戲.集體回憶系列一】

海洋公園區域經理李浩賢坦言有擔心過作為80後90後上中學時的個個片段已被遺忘,說著不希望他只是一個小歷史「你成功有初戀可能都因為跳樓機」。(張浩維攝)

現年17歲的「極速之旅」(即「跳樓機」),於2004年由美國運抵香港後,就一直聳立在山腰附近。每次經過海洋劇場,未見到真身已聽到響徹雲霄的尖叫聲。在這17年間的升升降降,見證着不少戀情的誕生,也見證了不少人求愛失敗,也算是成長的一課。

跳樓機就像鼓勵你示愛的中學同學

「跳樓機」是不少80後、90後一代青春回憶的代表,亦陪伴着這批人成長的朋友。帶著暗戀已久的人、操作員李浩賢笑言看過不少奇怪事,他形容跳樓機往往讓人想起中學階段,像是你的中學同學,那個會鼓勵你,讓你有勇氣向意中人示愛的朋友。

李浩賢像介紹一位老朋友般:「呢部機幾乎日日都有人大聲示愛,說我愛你。但都唔係必然求愛成功,只係令人有這份勇氣,好多人示完愛最叻就叫完扮無事。」多年來聽著無數「我愛你」的他,說初戀才會有這份羞澀,要靠跳樓機冉一把。不論在哪個年代,在跳樓機上示愛的通通是中學生,雖然是否求愛成功不得而知,但李浩賢說:「只知係成功的開始,起碼會承認嘛!」

他形容,跳樓機上的示愛方式大同小異,由忐忑、靜待時機、放聲大叫、等待回應,全部在30秒內完結。「到氣壓聲第一聲響,第二聲響…不久就聽到乜乜乜我愛你,勁大聲,但係男定女叫真係聽唔出…但九成九都係中學生,不知幾青春!」作為旁人也享受去看著如此青澀的片段。見慣了大大小小示愛場面的李浩賢還觀察到一件事,就是示愛時大家都喜歡「撻全朵」。

「(跳樓機)上升時好多人開始懷疑人生,大家都好靜;但當急墜時,大家一係就大叫粗口,但最多人叫係中文全名,可能部分人本來想表達一啲嘢,但未講完就落左黎…可能人到最驚的時候,心底最重要的人浮面,所以講出全名出來。」他更建議,若想知道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趁跳樓機未正式退役前到海洋公園玩一次。

那一個又一個畫面,可能在多個年代的學生們目睹過、經歷過。李浩賢也說,每年暑假、九月秋天一到感受也很深,「中學生最多呢兩個時段來,永遠最有趣童真,示愛聲又最多,現時這刻聽慣不怪…」但今年的學校秋季旅行,可能少了一個放開自我的好地方。

有脾氣的港女 聽機械聲如聽心跳

屹立了17年,每天吹着海風,跳樓機在維修人員眼中,也像一位「有脾氣但又體弱的港女」。認識了十多年,維修人員總能靠着每一下機器聲,去判斷機械操作是否正常,「就像聽心跳」一樣。每天為機器作例行檢查,但到轉天氣,以及吹海風吹久了,跳樓機總會出現或大或小的毛病,但有趣的是,它卻永遠能在開園前最後一刻「康復」,因此就像喜歡耍脾氣的港女,教人又愛又恨。

與跳樓機朝夕相對十數載,作為操作員及接待員的李浩賢怎會沒有不捨,他無奈表示:「既然無法留下,最後日子只希望佢華麗風光一刻完結,可以成為遊園者難忘的回憶。」他也有用自己的方式,與這位老朋友說再見:「我地預先拍下360片段,每一個方位都有畫面,當佢已經不存在,我可以用來享受下佢,但相信感覺係會不真實,質感上,下墜一刻pat pat離地那感覺永遠都返唔到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