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私人會所炒散 投水上樂園尋發展 前政府救生員:要為前路打算

撰文:袁澍
出版:更新:

政府救生員長期「請唔夠人」,今年4月泳季重開後,季節性救生員人數為歷年新低。踏進拯溺行業近10個年頭,黃居正早兩年還有應徵政府季節性救生員,但今年雖然場地重開,他卻選擇留在私人會所中炒散。他指泳季已過大半,再應徵也無法取得約滿酬金外,他最擔心還是冬天無工開,故寧可在私人會所繼續做「要養妻活兒㗎。」
至於逢泳季就應聘成政府季節性救生員的家健,今年選擇了海洋公園水上樂園,26歲的他明言全因水上樂園待遇高,且看得見前景,有晉升管理級別階梯,「都要諗下將來條路點行。」

黃居正踏入救生員這行已經10年,過去2年都在泳季時擔任政府的季節性救生員。(何家達攝)

黃居正過去2年都在泳季時擔任政府季節性救生員,過去應徵是因為收入相當可觀,除了每月收入,從4月做滿6個月到10月尾,還可獲得相等於全段合約期15%收入的約滿酬金,加上加班津貼,半年有15萬元左右,「好多想賺快錢的年輕人,比如學生哥,會被吸引到。」

恐冬季無工開:要養妻活兒㗎!

本地疫情一度「清零」,但政府社交距離措施未完全放鬆。黃居正今年選擇在留在私人會所內擔任救生員,儘管政府一直在聘請季節性救生員,他都未有應徵。他說,泳季已經過半,即使現在去做,亦無法獲得約滿酬金,如果為此放棄私人會所工作,或許到了冬季會沒有地方開工。他說目前在私人會所上班,與老闆保持好關係,冬日儘管是淡季,仍可做到有工可返,「要養妻活兒嘅。」

據黃居正所指,相比過去救生員人手不足成因,今年有些新因素。如因為疫情,香港沙灘及泳池關閉近一年,令本地市場可從事救生員的人手大量流失,另一方面,從事游泳教練及水上運動教練的人離開救生員行列,「佢哋根本唔會再續章(救生章)。」

人手不足形成惡性循環 高溫沙灘工作5小時實難頂

黃居正說,救生員本來就流動性較高,而政府救生員崗位對很多人來說沒有吸引力,過去兩年人手不足情況嚴重,形成惡性循環,致場地編更時也十分緊湊,幾乎全部僅能在人手最低要求下運作,救生員往往要在高溫沙灘工作超過5個小時,十分辛苦。

與黃居正遇到同樣困境的還有26歲的家健,他過去3年一直在泳季任職季節性救生員,他坦誠是因為「錢嚟得快」,然而今年他卻選擇了其他路向, 加入海洋公園水上樂園。

海洋公園水上樂園搶人 政府救生員僅及需求3成 工會憂泳客安全

水上樂園工種廣晉升空間大:有機會做到管理層

海洋公園早前宣布水上樂園9.21開幕,在此之前已積極在全港招聘人手。家健說,職位從一級操作員,到操作員領隊、主管、經理,工種十分廣泛。薪酬水平不輸政府救生員,晉升空間相當大,「有機會可做到管理層。」

家健表示,除有不少政府季節性救生員入職海洋公園,不少「無牌人士」亦獲招聘,因為海洋公園願意為這批人進行培訓。他說,對比季節性救生員,海洋公園不僅提供了更好的職培訓,假期、醫療保險等福利亦更優勝。雖然26歲算年輕,家健說已需要多為未來做長遠考慮。

除了和黃居正一樣為約滿酬金考慮之外,家健有更多的打算。(梁鵬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