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昌迷你倉大火死因|消防員作供突沉默良久 提張耀升被拉出哽咽

撰文:劉安琪
出版:更新:

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發生四級大火,兩名消防員救火期間不幸喪命,他們的死因研訊今(24日)續,與殉職消防員張耀升同期入火場的消防總隊目作供,他提到當天與張等人下午到達現場,他與另外3人一組,借用了裝備便即進入火場,後來他與同隊隊員在防煙門休息期間,聽到張的拍擋大叫稱與張失去聯絡,著眾人入場找「張sir」,死因研訊主任追問之後發展,總隊目突沉默良久,才語帶哽咽地說之後見到張被拉出,當時張已沒有知覺。

兩名死者: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30歲),及消防隊目許志傑(37歲),分別於2016年6月21日及23日,在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救火時殉職。該場大於同年6月21日早上起火,並很快發展成四級大火,焚燒了5日4夜至6月25日才救熄,死因庭正就張及許的死作研訊。

消防總隊目蘇志安作供提及見到張耀升被抬出並已無知覺時不住哽咽。(劉安琪攝)

到達現場即被派送上火場

消防總隊目蘇志安供稱,他隸屬於坍塌搜救專隊(USAR),2016年6月21日,即大火的第一天的下午4時30分,他與死者張耀升等一同趕至火場,車上攜同一些簡單裝備、爆破及個人工具都等,惟沒有呼吸器,因為其所在的小隊非經常要去有火的地方,所以他們多數在要用時向其他消防車借。

他們於約20分鐘後到達現場,身穿USAR保護衣便上了3樓,然後便收到指示要進入火場。他遂與隊員換上救火裝備,並到裝備車借用呼吸氣,為進入火場救火做準備。

張被拉出時已沒有知覺

蘇續稱,他們於高空拯救隊的總隊目霍永鴻指揮下進入火場。蘇為第二隊進入火場的坍塌專隊隊員,他與另外3人一同進行爆破及灌救工作,並約於15分鐘後離開火場。黎之後到防煙門外休息,其後便聽到死者張耀升的搭檔尹建偉大叫:「唔見左阿Sir,快啲入去搵番張Sir出嚟!」然後一個人從火場內出來,長官隨即派隊員進入尋找張。

研訊主任繼而追問之後發生什麼,蘇沉默良久,語帶哽咽地表示,最後黎見到有兩名隊員將張從火場中拉出來。當時張已經沒有知覺,一直在場外候命的救護隨即上前為張急救,並在數分鐘後將張送至樓下。

助理消防區長黎健武稱迷你倉環境複雜,不適合用引端繩,只用消防喉認方向,卻可能令撤退時更花時間。(資料圖片 / 余俊亮攝)

事發前並無針對迷你倉的訓練

助理消防區長黎健武作供時透露,他曾任消防訓練學校的教官,他同意香港消防救護學院有東南亞最大及先進射訓練場地,主要進行室內煙火特性及行動策略訓練,課程內容理論及實踐兼備。每一個新人消防員均須進行為期6個月的訓練,現職消防員亦須定期進行訓練。惟黎同意學院於2015式並沒有設立針對迷你倉的訓練。

憑火的顏色及煙等評估火場情況

黎當時進入火場的主要工作為進行動態風險評估,但他除了第一次外均沒有攜熱能顯像儀進入火場。黎解釋指,進行動態風險評估並非只依賴溫度,還包括有煙、空氣流入速度、火的顏色等。他作為教官對火的溫度有一定理解,加上現場環境惡劣,帶上熱能顯象儀,反而會阻礙其行動。

環境複雜未有使用引端繩及個人繩

提及為何當日不使用引端繩及個人繩,黎指引端繩的作用是在大面積及間隔複雜的地方方便出入,惟當日火場內有鎖及鐵枝伸出來,引端繩有機會勾住,加上準備需時,使用引端繩反而阻礙行動。黎認為消防喉可以取代引端繩,但同意消防喉有機彎曲摺疊,因此令到消防員沿著消防喉撤退時花費更多時間。

至於個人繩則是配合引端繩使用,及將各隊員連繫在一起,惟黎認為當日他與隊員帶緊密的聯繫,而且會「Keep住問對方冇無問題」,所以不需要個人線。黎更認為使用個人繩的害處多於益處,因為若通道中間有障礙物反而有機會將個人繩勾住。.

案件編號:CCDI-333/2016(SH)、CCDI-334/2016(SH)

兩名消防員在迷你倉大火中殉職死因,主要證人供詞。(詳看下圖)

+29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