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章:國殤之柱非代表六四 「指鹿為馬」 先查擁有權再定去向

撰文:鍾妍
出版:更新:

港大於上月22日突然拆下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剛於今日卸任的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接受電台訪問時指,國殤之柱並非代表六四,指原創時非紀念六四,形容是後來「指鹿為馬」,稱是「有少少騙局嚟」,而支聯會於去年7月解散,在取得法律意見後,港大校委會即開會決定搬走。至於國殤之柱的去向,他說要先查究物品誰屬。

+5

李國章於商台節目《政經星期六》中指,國殤之柱「有少少呃人」,指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創作國殤之柱時並非為紀念六四事件,而是紀念1995年美國一場炸彈襲擊,但到港後由支聯會接收,就改為紀念六四事件,「但個啲人個啲像就冚唪冷唔係中國人嘅像,冚唪冷西人嘅像,咁點樣係紀念六四啫」。

國殤之柱全球有6座,各代表了不同屠殺事件,而過去20多年放在港大的一座,被漆上橙色,正面有紅字刻有「六四屠殺」,以及「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港大學生會於每年六四前夕,亦會洗刷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早前情況▼

+3

李國章說,當時支聯會曾表示為國殤之柱擁有人,但支聯會在7月解散,「如果打風個條柱跌咗落嚟,跌傷咗人邊個負責呢?」故當時尋求法律意見是否有權搬走,而孖士打律師行原表示沒有問題,李說當時10月「好高興」已說要搬走,惟孖士打收回意見,「冇法律意見就唔可以孤獨自己做嘢」,令校方要再諮詢獨立法律意見,等待兩個月後至上月才確認有權搬走。

國殤之柱現放在港大嘉道理中心,問到其去向,李國章稱,要先搞清國殤之柱屬於何人,要解決法律問題。問到校內是否不能再悼念六四,是否政治議題不能存在?他指,「完全唔係」,「你呢條柱唔代表六四,我都講好清楚,但你指鹿為馬,你話呢個就係,實在唔係你猛話係,咁邊一個啱呢?」

+3

李國章上任港大校委會後,首次主持會議有數百港大學生往會場示威,當時亦涉及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被拖延委任為副校長最終被否決一事。李國章把責任歸究於政黨,稱是「公民黨班人嚟圍攻我哋」,又指有關事件是中美關係的潛在氣旋。

港大於反修例事件後,校方與學生會「割席」,李國章指,「我哋唔係壓迫學生,係講清楚有咩唔可以做」。但問到要如何令學生信任學校,他又說「一定要聽佢哋意見」,指年輕人有抱負亦熱血。反修例運動期間,多名學生被捕入獄,他們出獄後能否返校就學,李國章指,年青人被一時誤導,若證實真心悔過,院校應給予機會,但問到是否即他若在校委會就會收回學生,他就說「每一個人都睇情況,唔係話冚唪冷都收返晒」

他回顧過去6年工作,指能夠讓學生知道,「入大學係追學問追理念,唔係去打交、去掟氣油彈」,認為「紀律方面我哋係做得好好」。他不評價自己6年工作,但稱「好多人都唔捨得我」。

+2

李國章亦身兼行政會議成員,被問到會否角逐特首,他表示「係好有趣問題」反問主持有無興趣,主持表示沒有興趣亦沒有能力,他就指「或者我要跟住你咁講」,主持再稱坊間盛傳他有機會,他回應「我冇聽到喎」。

他期望新一屆政府是「講得到、做得到,唔好議而不決」,認為要重整政府,公務員要賞罰分明,不能維持「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政府唔做好自己,係做唔好香港」。他亦期望新一屆立法會與政府有商有量。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