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戶不合資格申請過渡屋 逾四成因輪候公屋未滿3年

撰文:王潔恩
出版:更新:

為解決劏房問題,政府近年大力推展過渡性房屋,但不少項目均要求申請人須輪候公屋三年或以上。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的調查結果顯示,有逾一成受訪者表示自己不符合申請資格,當中分別有四成人因無輪候公屋,或輪候時間未滿三年。
有劏房戶指,由於現時只輪候公屋約一年,故不少提交過的申請均石沉大海,只得一個有面試機會,惟選址偏遠,租期亦只得兩年,附近亦無學校,故為了女兒學習著想,最終亦只能放棄,寧願繼續居於劏房,更坦言:「已經無咗希望。」

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今日公佈調查結果,發現有逾一成受訪者表示自己不符合資格申請過渡性房屋。(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提供)

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4月8日至7日期間,共收集103份有效問卷,了解葵涌區不適切居所住戶對過渡性房屋的看法。

16.5%不合申請資格 四成人因排公屋未滿3年

結果發現,雖然有近5成人表示自己符合資格申請社會房屋,但有16.5%人不符合申請資格,另有34%人則不清楚自己是否符合申請資格。

聯盟指出,上述不符合申請資格的受訪者中,分別有逾四成人因無輪候公屋,或輪候公屋未滿3年。此外,亦有部份人因家庭人數不達要求,而不符合申請資格。他們表示,雖然有過渡性房屋可讓輪候公屋未滿3年人士申請,但名額較少,故希望可放寬門檻。

不少劏房環境欠佳,基層生活水深火熱。(資料圖片)

社會房屋、酒店賓館平均分較低

此外,現時坊間推出有不同的過渡性房屋種類,例如社會房屋、酒店或賓館項目、組合屋等。調查發現,若以10分為滿分,社會房屋、酒店及賓館項目的平均分最低,分別只有 1.92分和 2.42分;而組合屋的分數較高,平均分達5.89。

聯盟解釋,有關項目都不設獨立廚房,亦可能要與他人共用設施,故不少受訪者均不考慮申請。

過去《施政報告》曾公布,將資助非政府組織租用酒店或賓館作過渡性房屋。(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只得一次可面試 但租期僅兩年:已放棄

劏房戶梁女士表示,她們一家三口居於百呎劏房,但由於只輪候了公屋約一年,故不少過渡屋項目均不合資格申請,「遞咗表,好多都好似石沉大海咁,根本無回覆。」梁女士又指,過去曾三次申請過渡屋,但只得一次有面試機會,惟項目較偏遠、位處屯門。她憶述,當時對方表明,遭受逼遷、輪候公屋滿3年人士才獲優先處理,而該項目附近並無學校,故學位較緊張,租約亦只得兩年期,

她說,一旦無法轉校,女兒每天或要跨區上學,車程甚遠,「(早上)5點鐘起床都唔掂。」她又指,即使可以轉校,但由於租期只得兩年,租約滿後,屆時女兒已是五年級,需要考呈分試,故擔心不斷轉校會影響學習。

因此,梁女士最終放棄申請,寧願繼續居於劏房,更坦言至今已放棄,「已經無咗希望。」她形容,最大願望是希望政府可放寬申請條件。

劏房戶何女士表示,因疫情正面對失業,但現時不合資格申請過渡性房屋,成為「門外漢」。(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提供)

疫情失業 未申公屋成「門外漢」

另一劏房戶何女士現已七旬,獨居在葵涌區內劏房。她形容該劏房面積細小,如同將儲物室改裝,雖然有獨立廁所,但房東表明不准煮食,而未計水電費,租金已約4000元。

何女士表示,疫情下正失業,收入大減,但由於過去有工作,收入超過限額,故未有申請公屋,但現時卻成為「門外漢」,不合資格申請過渡性房屋,「連入場資格都無」。她又指,不少過渡性房屋並非位於本區,故即使其他基層有機會入住過渡屋,亦有機會要跨區上學或工作等,並需要重新適應,「好似生活係盲嘅世界入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