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行做護士 見證疫情嚴峻未卻步 學護:想快啲出嚟做護士

撰文:江麗盈
出版:更新:

家人患病入院、工作時遇上有人墮樓,這兩件事分別觸發兩位學護黎曉蓁及伍子慧修讀醫管局的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立志成為護士。在第五波疫情下,公營醫療系統一度瀕臨崩潰,她們從新聞上都見過急症室爆滿的畫面,知道醫護工作辛勞,不過,她們說並無因而卻步,反而更想前行,修畢課程投身做護士。

▼兩位學護分享入讀醫管局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的過程▼

+2

純文科生因家人患病立志做護士

伊利沙伯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一年級學生黎曉蓁,自言是「純文科生」,在大學修讀中文系,畢業後曾在非政府機構工作,她的妹妹是護士,兩姐妹閒時雖然會分享工作逸事,但黎曉蓁坦言當時對妹妹分享做護士的苦樂不以為然。

直至媽媽去年入院,她在醫院裡手足無措,相反妹妹熟知醫療程序,能理解媽媽的病因及病情,出院後更能教媽媽要如何照顧自己,「就覺得原來護士呢個專業幫到身邊嘅人、幫到病人。」

可能大家都聽過,護士學校出嚟嘅護士都比較打得,我都想成為一個打得嘅護士。
伊利沙伯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一年級學生黎曉蓁

黎曉蓁:想成為一個打得嘅護士

這件事觸發她立志做護士,不過無理科背景,很多課程都無法修讀,但醫管局的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並無要求申請人一定要有理科背景,便選讀了這個課程,她續說:「可能大家都聽過,護士學校出嚟嘅護士都比較打得,我都想成為一個打得嘅護士。」

屋苑工作遇墮樓事故 重燃護士夢

而伍子慧則是屯門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一年級學生,雖然中學時曾有過做護士的理想,但文憑試成績未足以令她入讀大學的護士課程,改為修讀化學,畢業後更投身物業管理。但去年屋苑發生的一場墮樓事故,又再令她重新想起做護士的理想,「望住消防員喺上面搬屍體落嚟,我都會諗自己仲可以做到啲咩去救人,或者參與到救人嘅過程,而唔係負責報警或者圍封現場。」

她現時雖然未是護士,不過也早已將所學應用在家人身上,課程中有一科教長者護理,當中有談及初老病徵,「好似我爸爸,有時啲工作易受傷,年紀開始大,我都會叮囑佢,飲食方面、休息時間要夠、心境開朗,要多啲出去交朋友。」

望住消防員喺上面搬屍體落嚟,我都會諗自己仲可以做到啲咩去救人,或者參與到救人嘅過程,而唔係負責報警或者圍封現場。
屯門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一年級學生

第五波疫情嚴峻 更想投身做護士

提到第五波疫情,兩位學護都說看過不少報導及畫面,知道公營醫療系統當時承受極大壓力,醫護工作相當辛勞,不過,她們並無因而卻步,相反更因為眼見醫護工作辛苦,更想向前行,盡快畢業投身做護士。

黎曉蓁在疫情期間更主動參與醫管局支援確診人士熱線的服務,她坦言有些病人等得久,病時會鼓譟,不過當他們的問題得到解答,都會衷心向她道謝,令她覺得「原來入護士呢行,無行錯呢條路,呢個疫情令我更加堅定自己決心行護士呢條路。」

▼第五波疫情下,多間公立醫院急症室爆滿▼

+2

體驗學習感受不同患者所需

醫管局的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亦設不少體驗學習,包括製作軟餐、到訪黑暗中對話體驗館、長者友善家居模擬單位等,讓學生體會到不同人生活面對的情況及需求。伍子慧提到,曾在長者友善家居模擬單位戴著耳筒模擬長者聽力不好,才明白長者會因而講說話變得大聲。

黎曉蓁則說,到訪黑暗中對話體驗館後,明白到「佢哋喺黑暗裡面行緊自己條路,唔預期有其他嘢去騷擾佢。」往後在街上遇到失明人士,即使想幫助對方,亦會想多幾步,譬如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是來幫忙,盡量不要嚇到對方。

▼醫管局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學生上課情況▼

+2

三間醫院各收100人 張可耘:背景不太重要 心態重要些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校長張可耘指,醫管局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為四年全日制課程,期間需修畢30個核心科目、完成1400個小時的臨床實習。學生畢業後即可成為註冊護士,並可銜接到明愛專上學院的健康科學榮譽學士(護理學)課程。張可耘指,只要年滿18歲,能講流利英文及廣東話,能書寫流暢中英文,在文憑試成績最少取得「33222」,即可報讀課程。

張可耘認為,學生學術背景不太重要,反而較重視學生心態。(余俊亮攝)

現時明愛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及屯門醫院每年各設100個名額。張可耘續指,過往收生率均達100%,有信心今年收生同樣達100%,不過由於報名至本月22日才截止,加上文憑試未放榜,而近年愈來愈多其他課程的畢業生或已投身社會工作的人報讀課程,暫未知今年的競爭情況會如何;而面試將於7月29日至8月3日進行。

張可耘提到,課程不一定要求報讀者有理科背景,是因為參考過往學生成績,非理科生的成績不會比其他差,認為背景不太重要,「反而覺得心態重要啲。」她又透露,面試會設中英文題目,有個人及小組問答部分,當中會有情景題,希望從中了解面試者的應對技巧及對不同事情的看法。

▼2月7日 伊院急症室要等5小時▼

+9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