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罷工.拆局|白牌車檢控難、搜證成本高、懲罰輕 非警方首要

撰文:鄧宇詩
出版:更新:

有的士業界原定在今早(22日)罷工三小時,以示不滿當局任由網約白牌車搶奪的士業利益。有的士商指出,網約車以應用程式付款,涉及第三方,執法部門檢控上有困難,因此相信即使提高罰則及罰款,亦未能從根底解決問題,必須修改相關法例才可根治。

據了解,警方交通執法的重點針對影響道路安全的罪行,以減低可能引致的人命傷亡;對付非法載客取酬的白牌車司機,需要精心策劃「放蛇」拘捕,需大量時間及人力資源投入,檢控搜證也困難,但定罪懲罰可低至只罰1,000元,與警方投放的資源根本不成正比,故非警方交通執法工作首要。

的士小巴商總會理事長:檢控困難是核心

17個的士團體召集逾500輛的士,原定今日早上11時至下午2時在林村許願廣場集體「曬車」,罷工三小時抗議網約車平台Uber。不過由於大埔鄉委會昨(21日)突表明拒絕租出停車場,宣布暫時取消罷工計劃,並稱昨日與運輸署會面後,當局釋出善意。有關抗議行動一直未有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香港的士小巴商總會理事長周國強表示,樂見政府願意與業界相討,檢視網約白牌車出租平台問題,從根底解決問題。

他點名網約車平台Uber,指乘客以應用程式付款,涉及第三方,檢控上有困難,因此即使提高罰則以及罰款亦未能從根底解決問題,因為本身就難以檢控,「我唔明Uber Taxi 喺香港搵咁多錢,點解佢(Uber)仲要繼續用白牌車,蠶食的士業。」因此他認為必須修改相關法例。

香港的士小巴商總會理事長周國強表示,樂見政府願意與業界相討。(盧翊銘攝)

稱Uber消失後會同意政府增加發的士牌

周國強表示,當Uber在市面上消失時,業界願意增加發牌,以滿足市民需求。

他指業界一直致力改善服務質素,以往曾向政府提議安裝面對車內的錄影機,惟政府指涉及私隱拒絕批准。他表示,現時乘搭Uber乘客不受保險保障,署方為保障道路用者權益,應該盡快檢視相關法例。

+1

警方對取締白牌車多少面對「不能也」局面。正如周國強所言,核心問題是難以檢控,原因是網約車平台流動應用程式的伺服器通常位於海外,增加調查及舉證困難。

據了解,警隊一向以「放蛇」方式,派遣警員喬裝乘客坐白牌車,才可拘捕違法司機。由蒐集情報至安排人手進行放蛇,需要大量時間及調配人力資源;預約需透過流動應用程式平台進行,個別平台甚至會對乘客進行背景審查,增加放蛇的難度。

即時警方投入人力物力去拘捕非法載客取酬的司機,但根據過往的判刑紀錄,定罪一般罰款1,000至5,000元,以及吊銷汽車牌照3至6個月,相對阻嚇力亦成疑,可謂與警方投放的調查資源不成正比。

警方交通執法的重點,一直放在針對影響道路安全的罪行,以減低因交通意外做成的人命傷亡,因此對取締白牌車這種高投入、低回報行動,並非首要工作。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