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of London香港疑突然全線結業 英國Victoria's Secret破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傳Links of London全線結業】零售寒冬,繼希臘配飾品牌Folli Follie全線撤出香港的同時,由6月8日起,同一母公司的香港Links of London全部分店(僅旺角moko商場官網公布8日起暫停營業外)皆無預警下疑全線停業,記者(10日)逐一致電香港各分店皆無人接聽或號碼停止使用,香港官網亦已停止運作,在品牌facebook亦無法搜尋到香港區有任何分店。

與此同時,曾風靡全球的內衣巨頭Victoria's Secret,過去的經營手法以及審美標備受抨擊,其銷售額與品牌形象急劇下跌,日前(5/6)英國分部申請破產保護,預料牽涉800多名員工與25間門市。

圖為Links of London又一城分店,仍然顯示在又一城官網內,但記者致電已無人接聽。記者再向商場職員查詢,商場職員指已搬遷。(festivalwalk.com.hk圖片)

Folli Follie及Links of London亦不敵零售寒冬?

希臘配飾品牌Folli Follie於本周一(8/6)全線撤出香港,涉及5間分店與60名員工。據集團公告,FF旗下香港子公司FF Group Sourcing Limited於上周通過清盤議案,並委託德勤中國副主席黎嘉恩及合伙人葉華明為清盤人(延伸閱讀),根據英國雜誌Professional Jeweller的報導,FF集團除了Folli Follie,更包括英國首飾品牌Links of London,而Links of London於6月8日起,香港共8所分店及專櫃陸續暫停營業,官網停止運作,官方Facebook亦顯示香港已無任何分店,暫時未知有多少員工受影響。

Links of London疑全線結業 有一個關鍵死因?

Links of London近年人氣大不如前,先後面對Pandora、Monica Vinader等主要小資首飾品牌競爭對手,可惜款式風格皆相對保守,近年亦鮮有話題作。品牌去年換新創作總監Dominic Jones上場希望一洗頹風,可惜未見起色。

而品牌最大致命傷,相信也與母公司Folli Follie有關。據《Retail Insider》報導,Links of London創立於1990年,並於2006年以5千萬英鎊售予希臘品牌Folli Follie。公司早於2019年3月已出現財政危機,及至同年7月,Folli Follie被揭發報大2017年年度收入預算逾10億歐元,Folli Follie隨即在雅典證券交易所停牌,最終被罰款逾2千萬歐元。同時Folli Follie在2019年及2021年所需繳還的債務有指高達4億3千萬歐元。如此一來,醜聞令Links of London更難找到新買家注資。品牌亦已於早前關閉加拿大及美國所有店舖。

而在香港,Links of London分別在中環IFC、太古城、銅鑼灣希慎廣場、九龍塘又一城、旺角moko新世紀廣場、沙田新城市廣場、尖沙咀及銅鑼灣祟光百貨等設有分店或專櫃共8間。

內衣巨頭Victoria's Secret英國分部申請破產保護。(GettyImages)

Victoria's Secret英國不敵生意下滑,申請破產

另一邊廂,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Victoria's Secret英國分部已陷入行政管理危機,在繼續經營業務之下申請破產。業務接管人德勤(Deloitte)表示,將會嘗試為Victoria's Secret英國尋找買家,或重新協商其租金,在此之前,暫時不會裁員。

Victoria's Secret向來以「性感、完美」為品牌風格定位,性感與喱士的元素更教女生傾迷;對於時裝與模特兒界來說,能夠成為維密天使更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肯定。不過,近年卻似乎有所改變。

即使Victoria's Secret母公司L Brands早已於2月份以5.25億美元賣出品牌的55%股權予私募股權公司Sycamore Partners,實行將控制權易手,但品牌走到破產這步,或許早已有先兆。

Victoria's Secret近年銷售額持續下降,美國53間分店早已關閉,更於去年首度將被視為年度盛事的內衣時裝騷取消。加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全球肆虐,Victoria's Secret早於3月17日開始將美國和加拿大所有門市暫時休業至今,令營業額再受打擊。

Victoria’s Secret今年3月份發佈了最新春季系列廣告,改為採用不同種族、年齡、身材的模特兒。(realbarbarapalvin@Instagram)

春季系列廣告展現多元化美,抺去過去單一審美觀?

為挽救形象與生意額,Victoria's Secret曾做出多項改變,希望藉此重塑品牌的聲勢,亞洲、大中華區請來楊冪、周冬雨代言,而今年3月份釋出的春季全新系列廣告亦如過往有所不同,改為採用不同種族、年齡、身材的模特兒。新廣告以「Body by Victoria」為題,不論是所推出的新產品款式還是拍攝的陣容都讓人認為Victoria's Secret準備重新出發,猶如把過往鼓吹性感、瘦削身形的意識一一抺去。

先是在模特兒方面,不再單一採用「天使身形」的模特兒,反而邀請了一班不同種族、膚色,甚至身形大為不同的模特兒,包括品牌首位徵用的巴西跨性別模特兒Valentina Sampaio與大碼模特兒Candice Huffine、Solange van Doorn,展現多元化的女性美態。

Victoria's Secret新廣告以「Body by Victoria」為題,猶如重新出發。(valentts@Instagram)

美麗不再單一化

新一輯廣告亦由51歲、曾擔任過Victoria's Secret模特兒的Helena Christensen執鏡,與前維秘天使Daniela Pestova以女性視角共同拍攝。廣告的風格亦沒有如過往一樣夢幻華麗,反倒是簡約的環境下配合柔和燈光呈現,同時配合反撲歸真的產品款式,仿似訴說美不應只有一種,亦不該再由男性主導的概念。Victoria's Secret春季的產品款式並沒太多Push Up、喱士,甚或是性感的透視款式,設計傾向平實、大地色系的單色為主,猶如品牌成立初期的設計氛圍。

Victoria's Secret今年取消內衣騷 過份鼓吹單一美模特兒也反枱

改變是真心還是公關技倆?

Victoria's Secret的新廣告似乎帶來了創新的改變,另外品牌亦於5月一改品牌代言人的常態,宣布周冬雨成為大中華區品牌代言人,而亞洲區品牌代言人則為楊冪,似是希望進一步打破大眾對其固有的印象。

縱然品牌不再沉迷於「34-24-34」的女性「完美」身形,但仍未知品牌所做的一切是真心改變,希望透過自身改變從而影響社會的審美價值觀,還是只是為了群眾壓力而維穩,因生意額下滑而製造大眾希望看到的假象,透過公關技倆為品牌洗底。

Victoria's Secret於去年3月首次選用模特兒Barbara Palvin,但外界指Barbara Palvin只是微胖身形。(realbarbarapalvin@Instagram)

品牌物化女性形象太深 過去醜聞也讓形象進一步受損

不過,Victoria's Secret多年來建立物化女性形象的負評似乎更為深入人心。除有前任天使公開指責品牌追求不健康美態,更有模特兒發起呼籲,希望大家抵制品牌的時裝騷與不再購買品牌的產品。2018年,Victoria's Secret首席營銷官Edward Razek接受《Vogue》訪問時,卻直指品牌的時裝騷是一個夢幻且充滿娛樂性的節目,即暗示不需要跨性別和大碼模特兒參與。

即使其後品牌急發聲明道歉並作出澄清,但品牌於形象方面也進一步受損。後來於去年3月,Victoria's Secret首次選用模特兒Barbara Palvin時,對外指自己用上大碼模特兒,同樣引來陣陣的抨擊,外界指Barbara Palvin只是微胖身形,未能如大碼劃上等號。外界除了不接受Victoria's Secret的改變,亦似是認為品牌對女性的體態仍存在進步空間,歧視問題依舊。

+6
+5
+4

Victoria's Secret近年來犯上不少錯誤,如單一審美觀、前首席營銷官Edward Razek的歧視言論,以及對員工及模特兒進行性騷擾的性醜聞等,都讓品牌變得不再撼動人心,未來Victoria's Secret英國分部將嘗試擴大在線業務,以緩解過去生意下滑,以及店舖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期間休業而損失去的收入。未知,品牌會否尋找到買家以助解決經濟危機?與此同時,未來又將實行何等的銷售政策以挽救形象,重新將品牌注入民心,還是只有其空殼,不斷輪迴等待他人救亡的階段?

最後,《香港01》新聞亦曾致電Victoria's Secret香港店查詢,職員表示他們從新聞中得知英國分部申請破產的消息,但暫時未有接獲任何指令。

(資料來源:每日郵報, Business InsiderCNBC, Harper's Bazaar uk, Retail Inside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