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廢校】活化障礙多 荒廢30年村校變危樓 舊校欲變墟市受挫

最後更新日期:

紙紮舖後,棄置逾三十載的沙田排頭學校,已淪蛇蟲鼠蟻之窩。歲月不饒人,昔日學生已踏中年,首屆學生藍小姐指母校棄置多年,日久失修變危樓,隨時倒塌。村民曾向政府申請改變校舍用途,亦願自費300萬拆石棉瓦,惟仍未有回音。有團體申請將廢校改為社福機構「集中地」,善用校舍舉辦墟市、補習及興趣班等。但政府部門稱,有辦學團體申請作臨時校舍,臨時打退堂鼓,將團體計劃書推翻,負責人李大成批評港府「官僚、搬龍門」,令不少廢校發展無期!

沙田排頭學校因收生不足已遭殺校,事隔多年,校舍卻已滋生蚊蟲,並面臨倒塌危機。(蔡正邦攝)

沙田排頭村荒廢逾30年 第一屆學生斥政府「嘆慢板」

排頭學校第一屆學生藍小姐指,以前每個學生收取收5蚊學費。(蔡正邦攝)

排頭學校第一屆學生:有錢先讀書!

早於60多年前,沙田排頭村的村長,將村內一塊約籃球場般大的土地,捐予政府興建小學、作育英才。昔日舊生已成家立室,1960年排頭學校第一屆學生藍小姐,與家人於村內落地生根。她指,老一輩藍氏子孫,均是排頭學校子弟,「姓藍收一蚊學費,唔係姓藍收五蚊,有錢先讀書!」她表示,60年代的小朋友普遍8歲入學,每班級有非同齡學生。校園曾經擴建,全盛時期有近300多名學生。

殺校荒廢30多年 村民借拆校建丁屋

隨社會發展,排頭學校因收生不足已遭殺校。事隔多年,如今舊校舍滋生蚊蟲,並面臨倒塌危機。早年,校舍曾開放予村民辦小組活動,惟近年被署方封鎖。由於母校有倒塌危機,藍小姐指:「荒廢咁耐有危險,都唔知幾時會冧,壓到我間屋就大件事喇,不過政府做嘢真係好慢!」

沙田排頭村學校收生不足殺校,村民藍小姐亦是該校學生。(蔡正邦攝)

村民已向政府申請拆校。(蔡正邦攝)

村長感署方「嘆慢板」 申請逾5至6年無下文

棄置逾30年,村民向政府申請改變校舍用途,作建丁屋之用。排頭村村長藍先生,亦是該校的第一屆學生,他指村民已向政府申請拆校,估計該地可建至少4間三層高丁屋,「排頭村好少地土,(排頭學校)係嘅鄉村發展用地!」藍指,該地申請逾5至6年,但政府一直未批出用地,有感署方「嘆慢板」。

村民願自費300萬元拆石棉瓦 

「申請都好麻煩,政府話唔負責拆卸(廢校)屋頂嘅石棉瓦。」村長稱,村民願簽承諾書,自費300萬元拆卸屋頂有毒的石棉瓦,之後再取回土地建屋。他續指,附近有另一土地,向政府申請近20年仍未批核,惟署方稱仍欠一點建築費,需向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以平整地台,但署方仲未有申請期限。

團體深水埗覓廢校作墟市 政府臨門拒批核 

聖方濟愛德小學舊校舍荒廢多年,有團體向局方申請改變用途,但是遭到局方拒絕。(王譯揚攝)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幹事李大成表示,聖方濟愛德小學舊校舍已荒廢多年。(邵沛琳攝)

為墟市覓地 向局方申請改變校舍用途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幹事李大成表示,聖方濟愛德小學舊校舍荒廢多年,他們曾向局方申請改變用途,並向坊間基金申請資助,再與區內NGO(非政府組織)及社福機構合作,討論如何善用校舍。其間,他們尋救深水埗區議會協助,對方亦認同需為墟市覓地。

感官方部門「搬龍門」拒承接

李大成認為,區議會贊成團體辦墟市,他們亦與區內其他團體合辦,例如:設立多功能用途地方。但需要有官方部門接頭,他曾向不同部門查詢,但有部門指團體需要整棟大樓承接,否則不批申請。李則有感,各部門「搬龍門」,「(政府)好死板,咩嘢都唔諗,只得一年嘅時間,點樣做呢?」

問題就係好官僚,係唔畀就唔畀!教育局覆返我哋要用部分課室,突然之間所有嘢就告吹哂!
李大成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幹事

聖方濟愛德小學舊校舍荒廢多年,校園內多處地方雜草叢生及有蚊蟲滋生(王譯揚攝)

校舍作臨時課室 取消墟市用途申請

「問題就係好官僚,係唔畀就唔畀!」李大成續指,他們一直都去信教育局查詢,向該校申請借用禮堂作墟市,但局方指該校舍只可借用一年。當準備得如火如荼,早前他們接獲局方通知,稱有學校申請校舍作臨時課室,取消其申請。李無奈道:「當時我哋呆哂!教育局覆返我哋要用部分課室,突然之間所有嘢就告吹哂!」

校園蚊蟲滋生影響民居

本港仍有183間荒廢校舍有待發展。李大成指出,與其閒置地方雜草叢生、蚊蟲滋生,倒不如善用空間回饋社區,「政府真係好嘥,全港仲有幾間市區廢校,附近咁多民居同屋邨需要,點解唔善用呢!」另外,除了立法會的投票日,校園基本上拒開方公眾,晚上校舍是閒置,他們曾倡議將地方借予其他團體使用,「香港土地同資源、租金咁寶貴,點解唔可以共享呢?」

(王譯揚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