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Sir講轉行】辭別中大 50歲「出軌」轉戰幕前:跌唔死就OK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教中文教到家喻戶曉,調九聲調到進駐九展,從學術跨界到舞台,香港或許只有Ben Sir歐陽偉豪做到。

幕前詼諧又抵死的Ben Sir去年悄悄步入半百之齡,50歲送自己的生日禮物,是告別中大的清幽小徑轉而踏上藝人之路。事業「轉軚」,他說沒什麼「生涯規劃」,也沒野心要700萬人都喜歡Ben Sir,人生只需要找一個「夠」的位置就好。

(場地:Playground Studio)

古云「五十知天命」,Ben Sir的50歲更知抓緊時機,人生下半場才剛開波。(鄧倩螢攝)

一切有定時,comfort zone再舒適,也終有說再見的一天。Ben Sir於去年9月不再續約中大教席,跳出了任教十多年的安全網,笑言是時候「下山」:「Ben Sir都50歲了,不能再等,繼續留在大學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巿場價值。」

許多人不明白好好一個大學高級講師何解不安分守己,偏要「出軌」。這位學術明星以「50歲任性一回」作解,實情是Ben Sir之名在巿場炙手可熱:「說出來好像很囂張,但有段日子我每天都推job,就是因為自己要安分守己教書。」推到一個地步,他忍不住和太太計計數,「既然家庭負擔不算大,再不跳出去,自己究竟想點呢?」明白勢頭有限時,Ben Sir開宗名義只揾5年快錢,也作好最壞打算:「如果一日無人再看Ben Sir就回頭教書。走出來的底線很簡單,跌不死我就OK。」

事實上Ben Sir要跌死有難度,今天有樓有舖的他,人生走到「輸得起」的階段,連退路都想好,是算盤打得清清楚楚才上路。在這個風光顯揚的時刻訪問來時路,Ben Sir沒有裝高深、扮成功,只坦白攤開手道:「你現在看Ben Sir的前半生好像很well-planned,其實我那年代哪有什麼生涯規劃,不過是見步行步,盡力事事做好。」

「從前升不上大學仍有很多路,也不流行說夢想,因為夢想即是發夢,衰嘢嚟。」(鄧倩螢攝)

今天做老師的比從前要兼顧多許多非教學工作,而且合約只得一年,教師變相年年揾工。Ben Sir不禁感嘆:「當一個只有一年合約的老師向同學說要有夢想、社會有好多機會時,老師自己都冇機會,社會對佢咁殘酷,我不知他說這些道理時可以說得幾深刻。」(鄧倩螢攝)

博士笑匠不是一個一步到位的品牌。高考成績未能升大學,Ben Sir見步行步轉讀教育學院做小學老師。看似兵來將擋順勢而行,但他強調要懂得前瞻思考。「教下去慢慢就會想,到50歲挺着肚腩是否仍能做體育老師呢?自己覺得唔make sense,就去進修。」於是他修讀學士,慢慢拾級而上讀博士,過程未有太大野心要向學術發展。「如果有大學教席當然是好,但我不完全為此而讀上去。人生哪可以規劃太多,我只是盡力make sure自己明天過得比今天好,明天拿到的又比今天多一點。」

得到大學教席,Ben Sir又自嘲「娿哿」(音:屙個),想在規範之下做自己。「教學是一條很平淡的路,我自己本身喜歡講笑,不想走純學術的路,便在平淡中搞點變奏。」變奏就是在大學裏的通識課教粗口,學生的課堂評分成為今日Ben Sir彈起的最早期支持數據。

「做任何事總有人喜歡和不喜歡你,我教書只要保持3班喜歡我,其餘2班不喜歡我也不打緊;今天Ben Sir出來做藝人也不是要700萬人都喜歡我,你找到自己一個『夠』的位置就行。」

Ben Sir本身喜歡搞笑,即使成為學術界一員,也試圖做自己「玩吓花臣」。(受訪者提供)

Ben Sir認為一個搞笑和博士的混合體是巿場所缺,這足以教他有一個「夠」的空間從大學走出來。「暫時大家都是看中Ben Sir搞笑,『hea hea哋』之餘有時又拋一句滿睿智的說話。大學只是一個工作環境,離開大學我依然是個博士,學歷不會因此而離開,我相信娛樂圈有空間讓一個『癲癲哋』的博士碰撞一點什麼出來。」

從Ben Sir學堂、研究院、睇樓團,再亮相電視劇,這位博士「拋個身出嚟」確實碰撞到意想不到的空間,Ben Sir笑言拿自己來做實驗,不知未來還會「搞邊科」:「我早前又開多個page叫『Ben Sir同你學教仔』,如果有天Ben Sir搞笑不好看,可能講教仔也有巿場。」道理說白了,就是要挖不同臉向拋出巿場,看哪一瓣sell得掂。Ben Sir一下子就以記者做例子:「做記者固然需要好的語文能力,但如果今天突然要直播,你寫得之餘又講得,講得之餘又出得鏡,這就是你的selling point;道理放在其他工作一樣,我有做金融的親戚,懂得分析數據之餘一樣要對鏡頭說話。」

「找一樣最核心、你最執着的事情做到最專,同時不斷的碰撞,不斷的嘗試,大纜扯唔埋的也沒關係。這些試驗就算最終失敗也不用太上心,因為你有你的核心事業,你知道自己每天在核心事業上有推進就夠。」

年輕時覺得不可以50歲時挺着肚腩教體育,今天Ben Sir50歲卻依然fit到漏。(受訪者提供)

「術業有專攻」,許多人中學時代也讀過,如果自己執着的術業是文史哲一類,在香港這個現實環境,豈不是「百無一用是書生」?自己作為中文icon,Ben Sir在這個節眼上小心措辭回應:

「我想,書生有許多不同的位置,如果你是法律、經濟、數理方面的書生當然很快就被社會吸納,但若你身處一個未必能即時被看見、被認同的位置,也無需過份介懷⋯⋯雖然這樣說你肯定又覺得Ben Sir在講廢話!」廢話與否由讀者自行判斷,不過Ben Sir前半生確是從未被看見的小學老師,一路愈讀愈精走到鎂光燈下。

半年前玩票性質開show,本月尾Ben Sir再踏台板,所不同是今次再沒有大學教席做安全網,Ben Sir身價值多少,門票銷量就是誠實指標。轉行尤如人生180度轉方向,Ben Sir一句務實心法總結:「做好最壞打算,自然能夠寬容迎接挑戰。」

【老師辛酸】小學老師畫插畫吐苦水 :PR、Admin、Designer一腳踢

老師的工作是什麼?「不就是上課和改簿嗎?」這樣回答的話,一隻小小、胖胖的粉紅兔子「露思」就要跳出來,為你的回答劃上「交叉」了!由本地插畫師,筆名「灰若」所開設的專頁「Miss Rosie Rabbie露思兔子」,於今年中上載的一張「老師工作冰山圖」,馬上就被一眾教師和粉絲瘋傳,紛紛向她哭訴「畫得太中了!」

【開聲恩物】燉檸檬獲教師、護士鍾愛 車站交收人龍長過排隊增值

有否曾試過因工作而說話太多,結果令自己失聲?曾擔任實習老師的「關小姐」關豔玲(阿Ling)就試過,她為此更開始鑽研兒時吃過的「古法燉檸檬」,並把經改良的食譜放在網上群組分享,誰不知這食譜卻一夜爆紅,她亦日日收逾百個inbox message。如此反應為她意料之外,因此她及後決心捨棄教席,由教室轉戰廚房,日夜把檸檬切切切。

到底這樽日售約300樽的黑漆漆燉檸檬有什麼奧妙,甚至受到教師們的追捧?且聽關小姐說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