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短評:儘管充滿色情描寫 但絕不敗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儘管色情,但絕不敗德。也因此,這篇文章以下內容也很正常,想看我開車的人恐怕要失望了。(笑

文:罵克伍陸

今年的春季動畫《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看似敘述了一個很情色的主題:冒險者們前往各種族開設的夢魔店嫖妓,詳述「獵豔」的經過,並對體驗進行公開評價。當然,情色描寫是重點之一,但我看來,反而像是訴說評論家如何撰寫評論的故事。原因很簡單,看個幾集就能發現,即便冒險者今天欲求的不是風俗娘,是電影、小說、戲劇、模型、甚至按摩、桑拿、美食餐廳等等…這整個故事還是成立的。

【相關文章:好評新番《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開播 認真妄想奇幻性交流!?(按圖預覽)】

+32
+31
+30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的道德保險

怎麼說呢?讓我們從《異種族風俗娘》的世界觀說起。雖然故事充滿了色情描寫,但並不敗德:因為這是一個可以透過魔力避孕、免除性病的世界,沒有不願意接客的小姐、沒有嫖客爭風吃醋、沒有勉強小姐做不願意的事的奧客;更重要的是,沒有性剝削、沒有羞辱式性愛(即使有,也是雙方同意下的一種展演)、而這些私密經驗公開分享之餘,沒有演變成N號房的集體凝視暴力,還能達到評論者、觀眾與夢魔店三方互利皆贏的狀態。老實說,沒有比這個更政治正確、更理想、更不真實的情慾世界了。進一步舉例來說,《風俗娘》最後一話中,透過魔導師與魔王的對話,說明了異世界(即現實世界)及風俗娘世界的重大不同:

你覺得沒有魔法的世界,那裡的夢魔店會是什麼樣子?像是懷孕或疾病之類的,他們無法使用阻斷懷孕或疾病的魔法陣吧。首先,會在男人硬起來的那邊,套上像氣球一樣薄薄的橡皮膜,像這樣捲下來,接下來就直接這樣插下去。
什麼!他們都用這種粗糙又不確實的方法在經營夢魔店?

這一個小小的不同,揭示了雖然同是嫖妓,《異種族風俗娘》指出了一個美好的性愛世界,但與現實是天差地遠的。但也是在這樣的設定保護傘下,評論風俗娘就跟評論食物、電影、音樂幾乎無異,不會受到任何道德的譴責。值得注意的是,這點對於觀眾也是一樣的:觀眾純粹是想知道「動畫會如何呈現異種族交媾體驗」,並不想背負像現實中一般承重的性議題。也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異種族風俗娘》主觀評論的客觀性才得以成立,車速也不至於過快。

主觀評論的公共性:評論作為一個平台

何謂「主觀評論的公共性」呢?自西方啟蒙以來,私人經驗的公開化成了一種常見的書寫方式。盧梭回憶自己過往,寫下《懺悔錄》。書信中與他人的交往,往往也是公眾關注的對象。人們渴望從他人的私人經驗中,找出與自己共鳴的部分。而書寫者透過公開自己的書信,爭取他人的認同-這是公私領域交集與對話的開始。

套到《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中,私人誠實地公開分享的獵豔經驗,從自己的觀點出發,經驗的美好與否可能取決於種族、對異種族的幻想、自己的大小、性癖、偏愛的服務等…這些自然是私人的、因人而異的,但當這些事情被刊登在冒險者的酒館-一個公共領域公告的同時,這些評論就不再只是單純「爽不爽」的問題,而是經評估後,閱讀者必須自行取捨「這些意見是否管用」的開始,換句話說,理性批判的開始。一個最好的例子是,在《異種族風俗娘》中唯一得到所有人一致滿分的性服務就是「客製化服務」-一個將陪伴嫖客三天的女魔導師替身人偶,這段時間她什麼都能做、可以滿足客人所有的需求。身為嫖客,重要的不在於他人的推薦分數,而是如何透過他人的經驗分享去滿足自我的欲求。這促使每個人反思,自己在哪些部分是與評論者有共感的、哪些部分是沒有的。也因此,每間店都打滿分的評論對於觀眾來說是無意義的,因為這無助於他們挑選夢魔店;反之亦然。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Twitter擷圖)

《異種族風俗娘》動畫停在一個恰好的地方:評論者們的評論大受好評。因為他們不受外力影響,忠於自我感受,想去哪間夢魔店就去哪間、因為自己實力高強,基本上也不需靠寫評論維生,寫評論更像是種另類興趣。甚至出現了黨派透過邀請冒險者進行惡魔族體驗,想藉此洗清族群的負面形象來贏得選舉。換句話說,針對風俗娘的評論成了大眾間的溝通平台-它們不分種族、熱烈地討論著某種族的風俗娘,這些評論激發了對話、開啟了輿論。一個哈伯瑪斯口中的「公共領域最典型的機制」,意外地在《異種族風俗娘》得到呈現。

但這後面呢?後續將會如何?正如哈伯瑪斯所指出的,這種理性的和普世政治的、從經濟和政府脫離出來的私人領域,也將被最初形成它的同一力量破壞掉。舉例來說,或許會有夢魔店拿出錢來,要求評論者們寫出有利於自己的業配文;或許會有更多夢魔店拿出錢來,要求評論者刻意在評論中貶低他人;是否會出現專做某客群的夢魔店,要求更深入的評論?在評論者中,是否會出現某夢魔店的代言人?評論者間,各自的文筆迴響不一是否會導致了酬金的不同?評論者的文章,是否受到某種內在/外在的審查制度影響?《風俗娘》在上述許多層面中,忽略了評論者會遇到的眾多問題、也無意處理。我們可以說,《風俗娘》討論了評論者,討論了獨立評論本身作為一種公眾平台溝通的可能,卻也美化了評論者。畢竟沒有評論者可以完全屏除他人的影響,僅從自身出發。這點不論是在異世界或是現實世界,我想都是一樣的吧。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罵克伍陸,原文:《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論主觀評論的公共性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