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唐詩三百首 優美散文探訪詩人幽秘心靈︱中國文學

撰文:轉載
出版:更新:

【藝文編按】《唐詩三百首》一直是華人世界裡相當普及的詩歌選本,可惜多年來大家對其中詩歌的理解多半止於蜻蜓點水的簡評,辭不達意的語譯,隔靴搔癢的解讀,甚至以訛傳訛的說明,始終缺乏對這本書作全面細膩而深入的賞析與導讀,因此無法讓大家真正悅愛詩歌,享受到美好的賞讀經驗。本文節錄自李昌年《不廢江河萬古流──悅讀唐詩三百首》有關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和杜甫〈月夜〉兩首詩的闡釋內容,讓讀者從中看到作者如何以清暢優美、言簡意賅的散文,讓讀者領略唐詩藝術的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原文: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本詩每四句為一個獨立的段落,隨情轉韻,共分三段;段與段之間,採用跳脫和突接的手法,既造成雄奇奔放、跌宕頓挫的氣勢,同時也使詩意變得飄忽閃幻,難以捉摸,有如天馬脫韁,揚蹄翻飛,既無法羈握,也難以追蹤。惟其如此,全詩的旨趣,便顯得撲朔迷離,晦澀難辨;各句的意蘊,也眾說紛紜,難有確詁。……正由於全篇意象之變換,有如龍騰虎躍,兔起鶻落,迅捷豪快至極,因此氣勢或如江河奔放,一瀉千里;或如風雨驟至,動人心魄;音調忽而淒切悲壯,忽而慷慨激越;情思之波動起伏,則忽如大鵬展翅,摶扶搖直上九萬里;然而才轉瞬間,卻又已如流星隕地,一落千丈矣!因此《唐宋詩舉要》引吳北江之感嘆說:「首句破空而來,不可端倪;(三句)再用破空之句作接。非太白雄才,那得有此奇橫?」

反覆推敲本詩之所以有倏起倏落,大開大闔的構思,令人有飛黃騰踏,奔逸絕塵之感,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在於:詩人只截取高樓餞行的片段記憶和雙方交談時的零星雋語入詩,並沒有呈現比較完整的送別過程,所以才使情節顯得奇突橫斜,不可捉摸。大概當時酒入愁腸之後,雙方志概昂揚而胸膽開張,血脈沸騰而豪氣鼓盪,於是醉言快語和離樽別觴共傳,奇氣豪情與逸懷雅興齊飛!一旦酒醒人遠之後,追憶酒酣耳熱時飛揚跋扈,高談闊論的情景,就只剩下肝膽相照的肺腑之言使自己刻骨銘心,也只留下俯仰古今,揮斥天地時的豪興與壯思讓自己唏噓悵嘆了!因此詩人思前想後,棖觸百端之餘,便以謫仙特有的靈思妙筆,追述一場情深酒濃而又意奇語俊的餞席。其間開合無端、承轉無跡而又斷續無痕的奧妙之處,似乎只有痛飲狂歌、放浪縱恣過的當事人能夠心領神會;局外人除了目眩神迷而驚嘆稱奇之外,恐怕很難窺知當事人波濤洶湧、瞬息萬變的心境。(第二冊頁215-216)

這首想落天外,興象超忽的名詩,之所以顯得奇趣橫生,不可捉摸,除了只是擷取酒氣四射時豪言醉語的一鱗半爪入詩,因此令人有難窺全貌的驚疑與困惑之外,還可能因為李白和李雲兩人是在酒酣耳熱時玩起一唱一和的聯句接力遊戲。大抵當時兩人都有憂國傷時,壯志難酬之感,因此酒入愁腸之後便催化出激昂發越的聲情,由李白發唱繼而李雲應和(也就是說單數句屬李白,雙數句屬李雲),經過彼此各逞奇思,競發豪情,激盪出高亢健爽而又擲地鏗鏘的金章玉句之後,便由李白以高明的藝術構思,元氣淋灕地揮灑出雄文勁采,記錄兩人針鋒相對,旗鼓相當的機智對答,完成這一首章奇語雋的聯吟傑作。

(第二冊頁221)

書目:《不廢江河萬古流──悅讀唐詩三百首》
作者:李昌年
出版社:萬卷樓
出版日期:2022年5月

杜甫〈月夜〉

杜甫〈月夜〉原文: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雲鬟溼,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兩句,是以濃麗的筆墨描畫出詩人遙憶妻子時心中所浮現的情景。詩人藉著「濕」「寒」兩字,把霧氣瀰漫而清輝籠罩的情境,點染得相當清幽靜美,藉以勾勒妻子孤單的形象,側寫她淒獨的心境。不僅妻子獨對冰輪之苦、佇立中庭之久、懸念夫君之深與記掛焦慮之切楚楚動人的形象,宛然可見,同時也流露出詩人既纏綿又細膩,既疼惜又體貼,既感念又不忍的複雜情感;因此王嗣奭說:「語麗而情悲。」唯其體貼與疼惜之情真,所以能寫得情景如畫而又柔情似水,使人深受感動。如果不是關心入微,怎能把妻子雲濃玉潤的髮膚勾勒得如此鮮明傳神而又氣韻生動呢?如果不是鶼鰈情深,又怎能把妻子佇望之苦描寫得如此景麗情悲,悽惻動人呢?即此而論,杜甫何嘗只是忠君愛國、悲天憫人的「詩聖」而已?應該也稱得上「暖男」而無愧了;無怪乎《杜詩詳注》引劉克莊之言說老杜「篤於伉儷如此!」這一聯雖不言「獨」,而其幽獨的形影,入目驚心;雖不言「思」,然其思憶的淒哀,動人愁腸。只此一聯,足可抵得上李白〈玉階怨〉:「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所表達的象外之神、言外之意了。(第二冊頁367-368)

作者簡介︱李昌年,現任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基礎教育中心國文組副召集人、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樂齡大學授課講師。曾任國立高雄科技大學語文中心國文組召集人、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國文組召集人、文化事業發展系專任教師,講授李商隱詩、修辭藝術、歷代文選,詩經(課程名稱:先民的歌唱)、文學概論、李杜詩選等課程;並開設通識課程:唐詩之美、古詩之旅。曾任高雄市古典詩學會「李商隱詩」授課老師。

【本文由萬卷樓授權轉載,按語、標題及唐詩原文為編輯所加。文本並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