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與尼泊爾丈夫疫下零收入轉行賣餃子  媽媽:對兒子感內疚

撰文:鄧煥儀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打擊各行各業,任職導遊的媽媽祺祺(Carrie)也不例外。疫情初期,她在尼泊爾意外滯留半年,在奶奶身上學得一手包餃子技藝,回港後與丈夫一同另起爐灶,開設尼泊爾手工餃子店。「收入停晒,要搵食嘛,就要絕處逢生。」夫妻二人經營小店,要犧牲的自然是親子時間,不違言每天也感到內疚:「唯有盡快收工返去陪小朋友!」
攝影:龔嘉盛(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4

失去理想工作 疫下零收入

與尼泊爾丈夫結婚後,祺祺便投身導遊行業,主力帶本地團。「做咗導遊 3、4年,工作係好自由。認識好多旅客,自己都係旅行緊嘅感覺,做得好開心。」不用出埠、工作時間彈性,正好方便她照顧現時2歲半的孩子。「以前剩係帶朝早團,1點收工,晏晝就陪仔周圍玩,係好ideal(理想)嘅生活。」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她的工作全被煞停。「起初唔係話好心急,以為好似03年沙士咁,都係幾個月啫,咪陪下個仔。」誰知停工的日子無了期,加上丈夫經營的酒吧,在疫情下也被要求停業,兩夫妻霎時變得零收入。

+3

滯留尼泊爾 跟奶奶「學師」

去年2月,她跟隨丈夫回鄉探親,碰巧遇上疫情爆發。「3月就封咗國,冇飛機返嚟香港,滯留咗半年。我不嬲唔係一個煮餸叻嘅人,喺尼泊爾就日日跟奶奶學煮餸。」

祺祺從奶奶身上學到的,包括製作當地的傳統餃子和街頭小食。回港後靈機一觸,決定創業開店。「十幾年前同丈夫拍拖,喺香港嘅尼泊爾餐廳接觸過尼泊爾餃子,就一試愛上,當時已經覺得香港人一定中意。橫掂而家有空檔,又學識咗做呢個餃子,咁咪試下囉。」

創業犧牲親子時間

她分享,夫妻二人不是出身飲食業,縱然丈夫經營酒吧,但工作量與食店截然不同。「每日要預備食材嘅時間係非常之長,一開頭唔識分配時間,好似有返工冇放工。」她與丈夫分工合作,每天早上8時先回到店子製作餡料、醬汁,9時開店後,便由丈夫接力顧店。「佢就洗廚房,切定啲材料,等我聽朝煮得方便啲。」日做13小時的她,為了生計,唯有犧牲親子時間。

店子開業5個半月,祺祺指,收入終可應付家庭日常開支。「因為我哋係冇收入成年,細舖一定唔會話賺好多,但至少唔再需要憂心。」雖然經濟狀況改善,但她自覺未能好好平衡工作和生活,兼顧店子與照顧家庭,甚至「由朝到晚都見唔到小朋友」。

「每一日都好內疚,我真係一個好差嘅媽媽。而家小朋友交俾我媽咪同工人姐姐睇住,朝朝未瞓醒我已經走咗,Daddy話阿仔訓醒第一件事就喊,好心痛,唯有盡快收工返去陪佢。舖頭逢星期一休息,就全日陪小朋友。」

主張放養 減少比較

店裡張貼了不少在尼泊爾的生活照,她分享,一家人在尼泊爾的居住地遠離城市,以務農為主,適合度假,卻並不打算讓孩子在當地成長。「如果喺嗰個環境成長,怕佢會難啲發展,適應唔到其他地方。」

談起與孩子的相處,祺祺笑言,自己不是個「很有宗旨」的媽媽。「如果樣樣嘢都好多guideline(指引),真係好大壓力。」對兩夫妻而言,只希望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我哋都唔覺得小朋友一定要讀名校,好多際遇、選擇都會影響你人生條路。我都係放養,唔想佢同太多人比較。太細個去追進度,會影響佢成長同情緒。」

相關文章:疫情影響生意蝕過百萬 九龍城泰菜館爸爸堅持帶兩女派飯劵給長者

+1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