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後口供不被信任?專欄作家控告特朗普被嘲:文章應放小說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性侵的故事,怎說都不會妥當,特別是有關當權者與制度。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持續,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日(10日)與學生舉行對話會,其間有女學生脫下口罩,指控被拘留期間遭警員性暴力對待。議論眾說紛紜,各有各一套的見解與說法,卻可能沒想到二次傷害這回事。

這樣的故事,可悲在並不新鮮。或小說、或劇集、或新聞,以下三位女性的故事,你或會找到一個比容易下咽的方式?

說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最多人引用的就是:「你硬插進來,而我為此道歉。」(林奕含@facebook)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已故作家林奕含:「很多事情都不能得到新生,死掉的人就是死掉了。」

作家林奕含因受精神病困擾而自殺,逝世兩年,遺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改編自自身經歷,寫一個女孩被「誘姦」的故事,在訪問中表明,不希望讀者看完後就以「幸好只是一篇小說」的慨嘆而放下它,而是與「房思琪」一同痛苦與悲傷。

說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最多人引用的就是:「你硬插進來,而我為此道歉。」然而,筆者翻查資料,覺得最觸動人的卻是她在台灣媒體《女人迷》的訪問中提到討厭悲劇中的美好結局,她說到:「很多事情都不能得到新生,死掉的人就是死掉了。」由書本到現實,這是一個絕對的悲劇,沒有開脫的餘地。而我們可以做的事,卻不是硬要在悲劇中榨出一點光芒,而是先正視與擁抱黑暗,才可避免有更多「房思琪」。

專欄作家指控總統特朗普在1990年代中在一間百貨公司內藉徵求購買內衣的意見為由,於更衣室強姦她。(Getty)

專欄作家指控特朗普性侵  特朗普回應文章應該放在小說區

現年75歳的專欄作家E. Jean Carroll本年六月在《紐約雜誌》發表將於7月發售的新書《What Do We Need Men For? A Modest Proposal》節錄內容,指控總統特朗普在1990年代中在一間百貨公司內藉徵求購買內衣的意見為由,於更衣室強姦她。特朗普否應,回應指從來沒有見過她,而她的文章應該放在書店的小說區。

Carroll在文章中回憶,指特朗普把她推進更衣室,按着她的頭並強吻她,進行性侵犯。她在中途逃跑出來,卻因太害怕而沒有報案。雖然,不少報章都有廣泛報導,並附有二人的合照,可是特朗普卻指自己完全沒有遇見過她。

她在一次《Business Insider》訪問中說到:「我覺得那是我的錯,不斷責怪自己。我跟自己說,我是最愚蠢的女人,好幾年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後來終於䆁懷:「只是三分鐘,我是一個成熟的女人,生命還是會繼續。我終究也是一個快樂的女人。」然而,筆者卻認為,即使跨不過去,也無關成熟與否。

《不可置信( Unbelievable)》改編自Marie的故事,她不幸被性侵,到警局報案,但警察不但沒有緝拿犯人,反倒懷疑是女生說謊,罰款美金500元。(《不可置信( Unbelievable)》劇照)

+3
+2

延伸閱讀:【不可置信】警方反控告被強姦女生:真相太難堪 便沒人相信你

Netflix新劇《不可置信》:少女被強姦,反被警察控訴

悲劇開展,是由陌生漢闖進她的住所,並在那兒把她性侵;悲劇延續,是沒有人願意相信她。

《不可置信( Unbelievable)》改編自Marie的故事,她不幸被性侵,到警局報案,但警察不但沒有緝拿犯人,反倒懷疑是女生說謊,罰款美金500元。她出生在一個不完整的家,與生父只有一面之緣,母親卻把她交給男友照顧。她的童年,就是從一個寄養家庭,搬到另一個寄養家庭,當中還混集着性騷擾與暴力。

後來她搬出來獨自居住,卻遭陌生漢強暴,到警署報案,卻因混淆了被性侵的細節,以及反應過於「冷靜」,警員由是逼令她推翻口供。直到後來另外兩位女探員把她的故事連繫到另一系列的罪案,並在連環強姦犯的證物中找到Marie的相片,才令她沉冤得雪,當局賠償15萬美元,可是當時間失職的警員則沒有受到處分。

參考資料:Refinery29Business Insider , 女人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