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中國改革開放正經歷百年未有的最大變局

最後更新日期:

中銀香港(2388)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於「《香港 01》2019 經濟高峰論壇」中指出,中國改革開放正經歷「百年未有的最大變局」,須面對全球化及新興市場的冒起,未來金融改革將強調市場准入、負面清單,以及體系機制的創新,走向全面的市場互聯互通。

她提到,中國債券及股票市場的境外投資仍有很大增長空間,可為香港帶來機遇;過去資本市場開放及人民國際化,幫助中國在全球推廣人民幣資產,並以本地優先作為重要原則。另外,自貿區政策如發展大灣區,與香港的定位有重要關係,在新環境下,香港將致力發展創新及科技,打造成更有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

中國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認為,人民幣國際化的確對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帶來一點影響。(資料圖片)

鄂志寰:香港科技金融較中國落後

她亦就本地金融發展提出三大方向,涵蓋創新金融、民生金融及綠色金融。其中民生金融即滿足港人北上的生活需求,包括開戶、支付及繳費等,現時本港已有遠程開戶,未來將有更多南下發展,包括財富管理、股票及保險等。她強調,目前香港在發展科技金融上較中國落後,未來須追上內地步伐,把內地的領先科技與外地做好連接。

鄂志寰指,今年剛好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第十年,在過去十年人民幣國際化從無到有,而2016年人民幣加入SDR,是重要的里程碑。她指出,新的金融開放情況發生變化,人民幣國際化的重點也發生變化,其中最重要的是原本由離岸人民幣驅動人民幣國際化,可能會走向主場驅動。

鄂志寰解釋稱,主場驅動概念即是中國債券、股票市場加大對外開放,更多的國際投資者將來會移在國內市場配置人民幣資產,而離岸只是其中一部分,滿足不了大量國際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產。所以准許國際投資者進入中國債券、股票提供了更多便利,提出了更多優惠政策。

中國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右一)稱,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是希望「把蛋糕做大一點」。(羅君豪攝)

她認為,這一方面的確對香港帶來一點影響,因為過去長期在離岸市場活動的金融機構可能會轉移到在岸市場,可是轉移的過程是長期的過程,同時人民幣國際化包括在岸遷移,其實是「把蛋糕做大一點」的過程,其中香港也是不斷的發揮自身作用,加上香港本身有先發優勢,是最早做離岸人民幣產品開發、整個離岸人民幣架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