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馬拉松2018.人物篇】Joe:這是一場跑出低谷的馬拉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踏入2018年1月,每天會跟大家分享一個跑手故事,以窩心或勵志金句為跑友們打打氣)

跑步不能解決問題,但令你有能力解決問題。

像Joe,他去年失業、失戀、受傷,硬着頭皮完成人生最艱難一次馬拉松,也是最有意義的一次馬拉松。

「視障拍檔鼓勵我捱下去,跑過30多公里後,原來都捱到,最終就順住去。我跑過的,不止是一場42.195公里。」

是的,馬拉松,從來不止42.195公里。

攝影:鄭子峰

(鄭子峰攝)

一世人流流長,總有「撞牆」的時候。2017年初,Joe跑過渣打馬拉松後受傷,大半年都跑不了;然後工作不如意,失業半年才找到新工;9月,女朋友離他而去﹐以為大家同樣熱愛跑步就有共同話題,結果還是緣盡。
十年前,Joe因為想追同校的「運動女神」才學跑步,雖然最終未成功,但因此愛上跑步;十年後,跑步成為他走出低谷的人生意義。

問:跑步如何幫你走低谷?
答:2017年11月,我與視障拍檔智順參加台中馬拉松,其實當時不想跑,但既然報名了,就要盡責任。
我記得,我到上線的時候都沒信心,只是硬着頭皮,沿途一直靠拍檔鼓勵,到了30多公里,我發現自己捱到,愈跑愈順,終於完成全程。這次是我最有感覺的一次馬拉松。

問:是什麼感覺?衝線後有沒有哭?
答:沒有立即哭,情緒之後才慢慢出來。2017年,我的人生跌到最低點,花了半年才找到工作、女朋友也離開了,甚至因為受傷不能練跑,當時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直至台中馬拉松,我真真正正在比賽中走出低谷,拍檔鼓勵我說「贏人,要先贏自己」,雖然很老套,但真的說到我心坎;比賽之後,我徹底明白什麼叫「自信」。

(鄭子峰攝)

(鄭子峰攝)

問:所以,跑步對你的意義是……
答:我自小就不是讀書料子,運動又不標青,總之沒什麼人生目標,「hea吓hea吓」又一日。全因為當年想追一個女同學,想要襯得起這個羽毛球和長跑健將,才開始跑步;我後來沒有表白,卻愛上跑步,報名參加跑班,陸運會3000米由最後幾名跑到第4,是跑步令我知道什麼是目標和自信。直到去年人生遇上低潮,也是跑步令我有勇氣克服難關。

問:這些年你憑什麼信念跑下去?
答:記得2012年我第一次跑渣馬,我以為3000米已是我的盡頭,原來我有能力跑10公里,之後漸漸上半馬、全馬,一個一個挑戰吸引我一直跑。
還有就是獎項的吸引力。中學時候好想一嘗「攞獎」的感覺,可惜最後沒成功;2014年一場8公里賽事,終於第一次上頒獎台了!那種感覺……總之好鍾意。

(鄭子峰攝)

沒有人不喜歡「企櫈仔」,尤其過了這麼多年,竟然在某個比賽重遇中學的女神,但自己已是得獎運動員,不再是「nobody」。不過獎項帶給你動力,也令你迷失。Joe直言,他也曾囂過。

答:2016年是我最風光的時候,與視障拍檔一起取得不少獎項,當時感覺飄飄然卻不自知;到了2017年,連步都跑不了,有幸拍檔和其他跑友鼓勵我,沒放棄我。
2016年台北馬拉松,我矢志跟拍檔在視障組爭取Sub-4。那次真的跟目標無比接近,但他在38公里抽筋,最終不能窗破4小時大關。坦白說,當時我心裏也埋怨過。直到去年台中馬拉松,反而是視障的拍檔支持我、引領我,易地而處,如果拍檔當時埋怨我,我是什麼心情?到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了。

問:這些經歷對你的人生有什麼體會?
答:回想起來,我對獎項、PB、甚至跑步、感情,都太執著。一個低谷令我近乎失去所有,一切重新再來,但也不是不好吧?只要放開,相信自己,原來看得更多。

問:跑步的態度因而改變了?
答:我想推動更多人跑步,借跑步改變社會,哪怕只是一丁點!以前覺得一定要跑得快,現在則覺得最重要信自己,就算累,跑不動,要行,都對得住自己。我跑我路,跑出人生我態度,能夠完成全馬,人人都是英雄!

人生幾十年﹐放下眼前所有、手中所握,是一種勇氣;但原來過了這一關﹐我們看得更闊、感受更多。世界何止一個細細四方格的頒獎台?誰能料到每天遇到什麼人和事?正如Joe也沒想過抽中東京馬拉松,下月將到日本挑戰人生第一場六大。就從今年渣馬10公里開始,重新體會人生的闊度和深度。

(鄭子峰攝)

(鄭子峰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