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有一種友情叫北極馬拉松 梁小偉植永強攜手再征極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相識於南極馬拉松的兩個人,今次結伴去北極。

視障跑手梁小偉(Gary)與領跑員植永強(Andy)之間,就是這樣的一種友情。

冰天與雪地之間的熱血故事,他們期待着。

攝影:羅君豪

兩個香港人,視障跑手梁小偉(左)與領跑員植永強,相識於南極,2018年4月將攜手征戰北極。(羅君豪攝)

皚皚白雪,一望無際,像運動場400米圈的一個橢圓形,一邊是機場升降的平路,一邊是深及大腿的雪地,兩個人牽住手跑呀跑。

這就是Gary對於北極馬拉松的幻想。

「都差不多,不過運動場是全平路,北極馬拉松就有上有落,總之冰面沒怎樣整理,將最能跑的一個圈劃出來,就是賽道。」Andy把去年北極馬拉松的經驗告訴拍檔。

相識於南極 Gary跑100公里 Andy展開7日7洲7馬

5年前第一次訪問Gary,寫了他以視障跑手身分跑出3小時13分全馬的故事。他比許多人都跑得快,尋找領跑員不是易事,當時帶領他跑的是另一高手楊肇麟;後來跑波士頓,Gary身邊換上「消防男神」李宏俊;去年他遠赴南極跑100公里,曾於北極馬拉松奪季軍的社工張思縈成為領跑員;沒想到的是,Gary於地球最南端,認識了另一個香港人:植永強Andy。

Gary征戰南極歷程:
【跑步人誌】史上首視障跑手偕社工征南極100K 從自殺邊緣跑到世界盡頭
【南極馬拉松】視障跑手偕社工征南極100K 赴北海道零下15度練跑
【跑步人誌】港視障跑手不再猶豫 負傷完成南極100K創先河

「佢初馬就跑南極,一開波就曬冷!」這就是Gary(圖)眼中的植永強。(羅君豪攝)

去得南極,Andy當然不是「善男信女」。他去南極跑的不是100公里,是另一場南極馬拉松,但那是他「7日7大洲7場馬拉松」的首站,更是人生初馬!「張家輝那句『要贏,就要不自量力』啟發我很多,有時真的試過才知。」Andy絕不主張未經訓練就落場,但事實是他2014年才開始跑步,到南極前從未跑過一場42.195公里,「我心諗,跑完全馬都要休兩日,7日7連馬根本係impossible」,不過因緣際會獲得「7日7洲7馬」的機會,思前想後,他還是應承了,然後17日內練跑300公里,「我12月28日收到通知,我知道一定要練,於是由1月1日開始至1月17日出發,我跑了300公里,然後又真的能夠在7日內於7大洲完成7個馬拉松」。

去年北極馬拉松之旅:
【北極馬拉松】港產「長跑夫婦」揚威北極 潔貞摘銅 家豪Sub-5達標

植永強喜歡熱血的故事,所以特別佩服Gary,「係佢訓練我帶我咋,佢仲快過我」。(羅君豪攝)

兩人曾經環台 19日跑1000公里

完成人生壯舉自是可喜,但在南極認識了Gary,更是意外收穫。當時為Gary領跑的Jennifer是女生,照顧日常起居總有不便,Andy與另外幾個來自中國的參賽者,一起幫忙照顧Gary,回港後大家保持聯絡,兩個「氣袋」去年更與其他跑友一起環台,19日內在台灣跑了1000公里。Andy笑言經Gary提出的台灣一役,「瘦咗成個圈」;Gary則說「你初馬就南極直情曬冷」。兩個「找數真漢子」惺惺相惜,今次更結伴到北極。Gary說,當他知道有這機會時,「我已經叫Andy一定要帶我去」;其實他去年已想征服地球最北端,不過領跑的Jennifer早已跑過,所以兩人轉戰另一片極地,從未跑過超級馬拉松的Gary,更一下子由42.195公里越級挑戰100公里。至於Andy,今次是他第二次征戰北極馬拉松,去年他與陳家豪、姚潔貞伉儷,以及另一高手盧俊賢同行,以7小時45分40秒完賽,今年身邊換上Gary和手中的領跑繩,令他明明不想再去,都決定再次踏上征途。「去完一次真的不想再去,太凍了,當時我的耳、臉、肚都凍傷了,不過能夠帶Gary跑北極的人實在不多,自己完成了這件事,再幫人去完成,也是一種動力。我好喜歡熱血的故事,所以非常佩服Gary。」那為什麼Gary對北極如此迷戀?「南極我去過,我好想知北極是怎樣的,人人都說是一塊大冰,那到底是什麼感覺?Andy說,如果天氣好,工作人員會用直升機載我們到北緯90度,雖然我看不到,但我真的好期待站在地球『最高點』。」

地球的另一個最高點,叫做珠峰,Gary期待那是他的下一站。

植永強第二次征戰北極馬拉松,身邊除了拍檔梁小偉,尚有一條領跑繩。(羅君豪攝)

4月9日,北極馬拉松,有香港人梁小偉(左)和植永強(右)的身影。(羅君豪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