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83】電影跑手.從朝9晚27的影業人生跑上馬拉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迷路跑手」唐雪雯留給「電影跑手」陳嘉倫的話是:「你可以跑得更遠,更快。」

我是一名音響設計師,在大專院校教授音響設計和數碼多媒體設計課程。同時,我也是健身、瑜珈和路跑愛好者。

陳嘉倫走到朋友的錄音室,他笑言行內人一看這張相就知是「扮工」。(受訪者提供)

我的跑步故事,應由從事電影業時說起。很多人認為電影工作者日夜顛倒,其實不盡然,我大部分日子都是「0927」,09是早上9時上班,27的意思是凌晨3時下班。5年間,我參與超過60多部電影、動畫、廣告和遊戲的後期製作,工時之長,絕無誇大。但話說回頭,這份工作的工時雖長,但我很快樂滿足,只是要放鬆自己兼保持頭腦清醒,絕不容易。電影人很多時選擇抽煙(本人從不抽煙)、吃零食和宵夜,這都是讓我們停下來的藉口。但可以想像的是,工時長、飲食過量,我們怎有時間做運動,保持身體健康?

那時候,我需要的是一個讓我下班沖涼再上班的地方。適逢朋友需要幫忙,他的女朋友於灣仔一家健身中心工作,要尋找客戶,我就與健身中心簽約了。沒想到我取得會籍不久,他倆就分手了!但不要緊,灣仔是公司與我家的中轉站,那個健身中心,至少可以讓我洗澡,後來更開始嘗試參加團體健身課堂。讀書時期我喜歡游泳,沒想到事隔多年,運動終於再次出現於我的生活中。至於跑步,則是我離開電影業後,踏上教學工作之路才開始的。

重投運動,他的身形愈來愈好。(受訪者提供)

十年前,院校鼓勵員工參加香港渣打馬拉松,我對長跑毫無認識,竟然參加半馬拉松組別。同事告訴我,比賽當日只要跟住他,他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就可以了。我對他投下信任一票,結果開賽不久,他就像箭一般消失於人海中。我唯有靠自己,跑手們跑就跟住跑、喝水就跟住喝,他們停下拍照,我沒有帶手提電話,只好繼續跑。還記得第一次走到西隧,好驚!怎麼跑極都跑不完?為什麼從尖沙咀出發要跑過隧道?原來終點在銅鑼灣,這是我跑畢全程才知道……

選用這張毫不清楚的相片,只因這是陳嘉倫(右一)第一次參加長跑比賽。(受訪者提供)

第一次參與長跑活動,就是半馬拉松。這個經歷沒有嚇怕我,反而讓我正式開始跑步。原來沒有準備跑半馬拉松都不會死,還能順利完成。往後10年,我都持續練習,仍慶幸一直都沒有傷患困擾。往後,我愈來愈享受跑步的獨處時光。朋友說過,結婚後,每年要自己去一次旅行,增廣見聞之餘,也學習獨處思考;畢竟結婚後習慣用「家庭」做思考單位,獨自旅行讓我有機會整理自己,跑外國的馬拉松賽事,更給我獨處機會。

走過金沢、高雄、台北和大阪的比賽,有馬拉松和10公里,感受到各種不同的挑戰。例如,台北不及大阪的氣氛熱鬧,一段長距離都跑在河旁和高牆間。單調,卻讓我體會堅持。我不介意獨跑,也開始愛上簡單的努力,跑步愈純粹愈好。當然,透過跑步,我認識到更多有熱誠的跑步朋友,大家給予我許多支持和幫助。

陳嘉倫與SD runners隊友們跑到日本。(受訪者提供)

由電影業後期製作走到數碼媒體教育,我的運動過程在室內與室外間遊走。全職電影製作人很難抽時間做運動,但電影工作者就是有股熱情和抱負,大家都很簡單直接,接了工作就盡力做到最好。回望過去,我慶幸見識過電影業的多姿多彩。同時,我喜歡現在能抽空跑步和健身,讓自己生活與工作中尋找平衡。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想睇跑手接龍,即click以下文章:

【跑手接龍37】琴師跑手.誰說拉低音大提琴的不能跑步?

【跑手接龍二・60】領航跑手・視障人士讓我學懂謙卑

【跑手接龍二.82】迷路跑手.從路癡變越野跑搞手 賽前夜夜失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