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人誌】今屆波士頓最快香港選手 何永昌走出機舖的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何永昌第一次跑到5公里,因為想慳錢,「反正成日塞車,地鐵又迫人,不如跑步返工」。

短短的路程,慳了車錢事小,走出「由細蒲到大」的機舖事大。他的雙腿不再踏在跳舞機的圓形方格上,卻由本地的3公里短途賽開始,跑到10公里、半馬、全馬,早前在波士頓馬拉松跑出2小時38分36秒,是今屆波馬最快的香港跑手。

攝影:余俊亮

認識何永昌,緣於2018年渣打馬拉松的「千金先生」系列。

那次訪問,我們站在大埔一間舊式機舖前,他訴說着沉迷跳舞機的瘋狂歲月,從小時候去西九龍中心的兒童場,到了16歲「夠秤」入成人機舖,後來出來工作,一放工就沉醉於遊戲世界,放假打足7、8小時,雙腿隨着強勁節拍擺動,偶爾使出鑽研已久的花招,圍觀「機迷」拍爛手掌。有時他更請求機舖老闆,讓他在跳舞機上裝攝影機,記錄過程,好等自己檢討表現,改善弱點。

「01齊跑」已經上架 按此下載《香港01》App 用汗水換獎賞

「呢個位有Battle,一路打一路做Squat,啱啱好!」這就是何永昌的跑步習慣。(余俊亮攝)

正是這種「遊戲王」本色,我對何永昌有深刻印象。這次再找他訪問,他同樣認真對待:2013年10月開始代步跑、2016年7月24日開始玩Pokemon Go香港版(所以為了捉精靈而通街跑interval)、2016年8月正式告別機舖開始練跑、2017年1月跑3公里賽……這些資料,他答得鉅細無遺,「也好,是一次讓我研究自己的好機會」。

何永昌2017年才開始跑步,今年以2小時38分36秒成為今屆波士頓馬拉松最快香港跑手。(余俊亮攝)

一年沒見,何永昌依然是個「大細路」,「馬拉松係我嘅另一隻game,一樣可以『放電』,不過唔使好似機舖咁要排隊輪機」,但他已不止是渣馬的「千金先生」,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他以2小時38分36秒,成為今屆最快香港跑手。「今年波馬天氣不錯,我算是『死好命』吧。跑『二三幾』是我的願望,特別是見到許多外國跑手都跑到,為何就是自己不能?波馬之後我知道,嗯,原來我可以。」

「238」三個數字,對何永昌充滿意義。(余俊亮攝)

比賽獎牌於何永昌而言,除了實力證明,更是他與世界各地跑手的交流機會。(余俊亮攝)

跑步為何永昌帶來的改變,他形容是「走出機舖」。他談起兩年前在大埔元洲仔公園為一個3公里賽備戰,爆盡1.5公里再折返,衝完面色發紫;來到今天,他跑過日本和美國賽事,又跟過東京和紐約的跑團練跑。他說,跑波馬前,只道這個人人奉為殿堂的比賽,不就是海外馬一個,「仲要咁貴飛過去,又遠」,到過當地跑一趟,才知當地人對於素未謀面的馬拉松跑手,是如何尊重甚至關心。「世界各地的人怎樣以跑步表達生活?大家的文化又是怎樣?將東京跑團那種秩序搬到香港,肯定不行;跟了紐約跑團練習,那裏有不同國籍的人,整體又跟東京大不同。當然,我去了解別人的文化同時,別人也想從我身上了解香港人的態度和習慣。」

一邊伸展,一邊打機,然後跑步,一次完成三個任務。(余俊亮攝)

以「我們的5公里」為題做資料蒐集時,有人說沒跑過5公里,有人建議我應找初學者、不宜找全馬跑手,有人早已忘掉當年的感受,也有人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對於今天的何永昌,5公里是不消20分鐘的事,但沒有當年那些代步慢跑的5公里,又怎有後來的經歷?跑步是一種語言,讓他明白世界不止機舖那部跳舞機的四方格,跑步這個遊戲,與打機一樣有助「放電」,充滿挑戰和樂趣,更可以拓闊眼界。「不少跑手說我有潛質,說我跑到什麼什麼時間,有時我都會有壓力,大家就『食花生』,哈哈哈!但想深一層,即管去試吧,就算失敗收場,但至少試過,問心無愧,不用『心掛掛』。」像何永昌那樣從回憶中「研究自己」,莫忘初衷,我們會更珍惜跑過的每一步。

沒有當天的代步跑,今天的何永昌,怎會成為2019年波士頓馬拉松最快香港跑手?(余俊亮攝)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