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馬拉松4】抽不中東馬又如何 到皇居感受半世紀跑步文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往採訪東京馬拉松的路途上,碰到不少香港跑友,他們不是中籤的幸運兒,卻特地飛到東京觀戰。

未能參賽,卻能參與。觀戰以外,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例如去皇居附近跑幾圈。日本的長跑文化,豈止一個東京馬拉松?皇居跑步第一代,可以半世紀前的事。

李思詠、黃永俊東京直擊

區嘉倫(左)和劉廣文(右)身後的櫻田門,就是皇居緩跑道的名勝之一。(黃永俊攝)

這趟日本行,我到過皇居兩次。第一次是周六下午,是東京馬拉松前一天,由今屆渣打馬拉松最快香港華人魏賡的教練村尾慎悅帶路,從銀座經有樂町到東京站再過皇居,同行的還有兩名跑手劉廣文和區嘉倫;另一次是周二早上,我找來旅居日本的香港跑友Cola,一嘗皇居附近的跑站的服務。

皇居外圍一圈大約5公里,起伏有致,最宜緩步跑。(黃永俊攝)

皇居跑步文化 緣自1964年

皇居位於東京千代田區,從前叫江戶城,是天皇居住的地方。一路上,請教村尾教練關於皇居跑步的事,他卻「講故仔」:「40年前,我已在皇居練跑。櫻田門那邊有個鐘,從前科技不先進﹐我們沒有跑步錶,於是日本田協造了個時鐘,讓教練為跑手計時,跑一圈皇居剛好5公里。」皇居的跑步歷史,上網找找看,有指是円谷幸吉於1964年東京奧運獲得男子馬拉松銅牌後,40名在銀座附近工作的酒吧女郎舉辦「皇居一圈跑」的活動,一班在皇居附近工作的國會圖書館職員讀到「皇居一圈跑」的傳媒報道,因為「佢哋得,我哋都得」的心態,於是發起午飯時間到皇居跑圈,漸漸培養出皇居跑步文化;大抵他們沒想到,半世紀後的今天,皇居成為東京跑步聖地。

皇居櫻田門附近的大鐘,原來有段古,香港田徑隊客席馬拉松教練川尾慎悅娓娓道來。(黃永俊攝)

從東京站前的行幸通由和田倉門進入皇居,已見不少跑友沿住外圍大圈跑步。「皇居裏面不准跑」,川尾教練提醒我們,只能在皇居外面拍攝跑步照片,「正門石橋、櫻田門都很美,那邊適合拍照」。皇居跑步有九大規矩,列在川尾教練說的那個大鐘的旁邊。周六下午二時多,跑友絡繹不絕,「跑的人固然多,但我更留意跑友的年齡層,由十來歲到老人家都有,而且周六下午是逛街熱門時間,沒想到如此多人練跑」,劉廣文不住觀察擦身而過的跑友,大伙兒逆時針地跑,穿過櫻田門,經大手門、平川門、北桔梗門和半藏門,返到櫻田門起就是一圈,大家速度和跑姿不一,但都努力地跑。

皇居裏面不准跑步,但跑友們不妨步行至正門石橋留影。(黃永俊攝)

皇居緩步跑九大規條:

道路使用權以步行者優先

不要阻塞道路

走至狹窄路段請「單線行車」

逆時針方向跑

注意速度,別跑太快

步行或跑步時別聽歌或看手機

騎單車者必須減速

別遺留垃圾

道路使用者要互相禮讓

5公里一圈 只准跑皇居外圍

皇居之美,不止因為櫻田門、二重橋和護城河等有幾百年歷史的文物,也因為她位處東京的核心地帶,附近全是政府機構總部,包括國會、財務省、外務省、檢察廳、首相官邸等,配合跑友們這道流動風景,市中心有這樣一條5公里「跑道」,最叫人心馳神往。是皇居孕育長跑文化,還是跑友建構皇居,或許是「有雞先定蛋先」的問題,反正兩者不可分割,跑友們到東京一遊,不妨加插皇居跑環節,不一定要跑東京馬拉松,才能感受日本長跑的味道。

同場加演:皇居跑記
去皇居練跑 衫褲鞋襪都唔帶?(詳情按此)

皇居是東京核心,「核心內圍」的「外圍」有條緩跑道,附近盡是高樓大廈。(黃永俊攝)

轉個彎,高樓大廈不見了,彷彿走到世外桃源,這就是皇居跑步的味道。(黃永俊攝)

皇居是東京長跑聖地。跑友喜以櫻田門為起點,逆時針經大手門、平川門、北桔梗門和半藏門,返到櫻田門起就是一圈,每圈5公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