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馬拉松2】6個香港跑友的故事 陳山聰克服腳痛爆出337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7年2月26日,東京,氣溫攝氏3至14度。

從東京都廳到淺草,往門前仲町折返經日本橋和銀座南下品川,再北上東京站衝線,東京馬拉松賽道,有6個香港跑友的故事。

「一U turn之後,我就爆到盡,斷腳都要爆!」如此一爆,跑出3小時39分53秒,若計晶片時間,更是個人最佳的3小時37分08秒。這個成績,絕對不慢。

陳山聰,的確是個認真跑的藝人。

李思詠、黃永俊東京直擊

陳山聰(右)跑了4年,第一次參與海外馬拉松,他與哥哥(左)、嫂子、姊姊和一班Crazy Runner跑友參賽,在東京留下美好回憶。(李思詠攝)

2月中渣打馬拉松,有網友在跑步群組上載「蔣老師」蔣志光的跑步照片,接着有人留言:「陳山聰今年有冇跑?」

他把2017年的目標,留給東京馬拉松。

Crazyrunner 東馬精華片段🤘🏿🤘🏿🤘🏿🤣🤣🤣

陳山聰 Joel Chan(@joelshanchung)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首戰海外馬 棄渣馬博東京

從東京站前行幸通的終點,向着日比谷公園步行,走到慈善選手領取行李的「粉紅區」,終於找到陳山聰。他衝線後,我一直跟他whatsapp聯絡,只聞其聲,都感受到他的激動與興奮。「最後一段,我好似有『神力』咁,一定要爆,死都要爆!」他的「爆」,不是「爆偈」的「爆」,是「爆發」的「爆」;但,他明明跑到中段腳痛,32至36公里更像跑極不完,教人洩氣。

「在東京,街當然逛過,賽道經過的地方我都去過,但這樣跑是第一次,有些路段好像跑不完,為什麼?」跑不完的4公里,是銀座之後過了日比谷站到品川折返點之前,跑手們都知道,品川是最後一個折返點,只要捱過32至36公里,就直奔東京站終點。這段路,大家都想快點走過,何以折返點彷彿無限遠?

延伸閱讀:
【直擊東京馬拉松.圖輯】食買玩以外的東京 用雙腳體會的感動

腳痛又如何?42.195公里無間斷的打氣聲,就是跑手最後的動力。(黃永俊攝)

不過考驗陳山聰的不止這段路,他跑到20多公里就開始腳痛,接下來的十多公里,他用偶像兼台灣超馬高手陳彥博的名句鼓勵自己:「『心沒放棄,身體便會跟隨』。只要不放棄,我一定回到終點」。從門前仲町經日本橋到銀座,是東馬最熱門的觀戰區之一,日語、英語、普通話的打氣聲不絕於耳,陳山聰一直咬緊牙關,終於捱到最後一個折返點,他在38公里吃掉留到最後的能量啫喱,然後一直忘我地跑,到了最後1公里,甚至盯着前面一個跑友去追,終於超越對方,衝過終點一刻,看看手錶,3小時37分!最終大會時間為3小時39分53秒,晶片時間則為3小時37分08秒,突破去年渣馬「PB」(個人最佳)的「338」。

銀座的彎位是東京馬拉松熱門觀戰點之一,包括最終奪冠的傑普生(中)在內的領先跑手經過時,市民熱烈打氣。(李思詠攝)

跑步改變人生目標 只盼跑到60歲

雖比「Sub-330」(3小時30分以內)的目標仍有距離,但陳山聰依然滿意表現,與家姐、兄長、嫂子和一眾Crazy Runner跑友來參賽的他自言,「已能跟香港的跑友交代」,尤其他一邊跑一邊看步速,從頭半程的「446」至「449」(即4分46秒1公里),到後半程偶爾跌至「505」至「515」,中途甚至拍了兩段短片又上了廁所。這個戰績,着實是一步一步認真去練而得來。

「藝人這份職業是生活支柱,無論成就如何,我都心足。跑步令我有不同的人生目標,只要收入足夠我偶爾去外地跑跑,就可以,我只想跑到60歲都繼續跑。」60歲還跑,大有人在,只願陳山聰不用60歲就達到夢想,以「PB」拿到波士頓馬拉松入場券,然後在這個長跑殿堂邁步向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