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工遇著Old Seafood難合作?即睇4步自保方法 唔再怕被「老屈」

撰文:紅出版集團
出版:更新:

好多人在我的培訓中說跟千禧一代難合作,但當我去問他們其實跟老海鮮合作難或是跟千禧一代合作難,他們想一想之後,他們大多都轉軚說其實跟老海鮮合作更難。
(以下內容節錄自《識腦就識撈》。)

▼▼▼點擊先睇以下故事,之後再睇應該點處理?▼▼▼

+4

為什麼老海鮮可能更難合作?有一些老臣子似乎在公司做了一段時間,跟錯一些壞老細,做壞了手勢,年紀又大了,自己及旁邊的人也都固步自封,自然難以改變。另外老海鮮也通常代表一些跟你職位差不多但已經在這位置上逗留了一段時間又上了一定年紀的同事,他們可能有一些會覺得等退休,又或者會有一些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尤其看到一些年紀輕的同事比自己升得快,心裡面便會覺得不是味兒。

雖然似乎有證據表明,人的神經可塑性(Neuroplatisticy)在20多歲中期開始緩慢下降。但這是平均水平,而不是某種臨界值,有很多可變性。但是神經可塑性終生持續存在,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成年人也有能力獲得新知識和改變自己習慣的原因。所以老海鮮也不一定一成不變,只是要去改變他們不合作態度,可能需要用不一樣的方法。然而改變他人之前,不如先去改變自己跟他合作的方法。

小職員生存小貼士▼▼▼

+5

1. 分辨是單一事件,或是老海鮮普遍的問題

很多時合作出現問題,我們腦袋的自然反應是會怪責對方的問題,加上飛哥跟Ken年紀相差一大截,不期然下腦袋就會將飛哥這個Gen X當成為out-group,而通常我們當為out-group的人,我們潛意識會將他們變成敵人,會更加對他一點點的不合作行為認為他是針對自己。其實在合作上出現問題,有不少的可能性是自己工作上手勢的盲點,令對方有誤會也不知道,也有可能在開始合作時,互相的職責不是界定得十分清楚。

如果自己在反思的時候覺得自己也有一些責任,主動約飛哥單獨談談通常是上策。作為晚輩,用多一點點謙卑但具勇氣的態度,通常能夠讓老一輩的同事感覺到被尊重,例如:「飛哥,其實好想一早約你傾一傾我們喺呢個project互相分工嘅配合,不過一直無呢個機會,等到上個禮拜出現問題嘅時候,令到老細都知道,相信大家都唔想,我諗大家都希望搞番掂個project,不如我哋諗諗下次出現類似問題嘅時候,我哋兩個應該點樣互相補位?老細少啲緊張我哋,我諗大家都會做得開心啲」。多去用「我們」,儘量少用「你」及「我」通常會令對方產生少一點被指責的感覺,而且將矛頭指向未來的合作,及共同的敵人(老細),也儘量不要提及過往篤背脊的問題,就好像聖經說「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相關圖輯:準時收工竟被上司發送訊息單打 還向經理打小報告怎知結局竟是…▼▼▼

+11

2. 小心部署對付真「老海鮮」

當然,也有可能對方真是又老又臭的「海鮮」,用心不良將隻「鑊」卸給你,如果他不太願意和你傾談,你也需要作出自保的行動。一般來說,如果飛哥一向做事風格都霸道無理,喜愛推卸責任,通常其他同事也會是受害者,如果你收到風也有一些同事有同感,那麼主動要求一起與老闆解釋清楚,責任誰屬。如果他答應,自然皆大歡喜,不過自己也要做足功課,將一些有關文件整理好,如果他繼續卸膊,你也有足夠證據給老闆判斷誰是誰非。

3. 長遠「老海鮮」對策

當然就算你將這次事情解釋清楚,飛哥仍然可能態度依舊,那麼你可以聯合其他同事,不但一起圍爐取暖,也一起共謀對策。這樣做有幾個好處:

1.當人感到被他人支持(Social support),大腦會分泌催產素(Oxytocin),催產素會令人感到安全舒服,減少恐懼。研究發現:人類的同理心,能幫助到大腦去舒緩被「老屈」的冤氣,令心情得以改善,腦筋亦會更清晰去面對困難。

2.可以聯合其他同事,去與飛哥一同抗衡,以群眾力量去製造一些壓力,叫飛哥明白到大家不能接受他的劣行,若他繼續,將會眾叛親離,對他沒有好處。

4. 逼不得已,跟老闆解釋

如果以上的方法都嘗試過,也不能改善的話,可能真的是要叫老闆出場了,不過真的要將這些事跟老闆商量的時候,先平復自己的情緒,搜集證據,也要調校自己的態度,才去見他,態度盡量不要只是指出對方的不是,而是指出需要老細幫忙的地方,例如去釐定清楚不同的職責,不要只是將問題告訴老闆,而是將自己的一些解決方法的可能性向他陳述,好讓他去定奪。

書名:識腦就識撈
作者:馬文藻博士
高宏國際顧問公司的創辦人及行政總監,為企業客戶、NGO、大學及教會提供培訓及領導力諮詢服務;過去多年致力修築兩代之間的鴻溝,期望在職場裏重建兩代合一的橋樑。

【本文獲「紅出版集團」授權轉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