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下) 八爺:我其實不喜歡武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0年代後期,香港電影步入蕭條,徐克、林嶺東、吳宇森、周潤發等一大批香港電影人出走荷里活。去往荷里活之前,袁和平先來了內地,擔任了98年央視版《水滸傳》的動作指導。這一版《水滸傳》,因而擁有了那個年代內地電視劇中最精彩的武打場面。

撰文 石鳴 、莫竣威

98版《水滸傳》的梁山好漢們。(一条)

《水滸傳》之前,央視已經翻拍了《三國演義》,收視萬人空巷。然而觀眾公認的是這部劇文戲拍得好,武戲拍得“粗笨簡陋”。這一方面受制於當年內地動作導演的技術水準,另一方面也受制於“武戲文唱”的總方針。

到了《水滸傳》,劇組決心不再蹈《三國》的覆轍。《水滸傳》的總製片張紀中回憶說,為了保證武打場面好看,決定要去香港請袁和平:「他的風格非常實在,符合《水滸傳》的風格。」

張紀中(一条)

沒想到這一請,就請了三次,袁和平才終於肯出山。

第一次去香港,壓根沒找到人。「第二次,我知道他在杭州拍戲,就趕到杭州,但他沒有答應。我說你不用着急答應,仔細思考思考,我再來。」

袁和平在《水滸傳》拍攝現場。(一条)

張紀中那時候剛出過一場車禍,拄着雙拐才能行走。第三次去找袁和平,還是在杭州。袁和平前一天晚上剛拍過夜戲,張紀中到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沒起床。張紀中就拄着拐,搬了個椅子坐在賓館門口等,一直等到中午12點。

見到袁和平時,張紀中開了個玩笑:「你看我這樣了都來看你,古有劉玄德三顧茅廬,今有張紀中三下江南,你就答應我唄。」

袁和平哈哈大笑,說:「張先生,我看你拄着拐這麼連來兩次,我答應了!」

袁和平在《水滸傳》拍攝現場。(一条)

袁和平之前一直都在拍電影,從來沒有拍過電視劇。

他不想拍電視劇,電視劇要求和電影不同,時間又非常長。
張紀中

袁和平為《水滸傳》裡的每一位人物,都設計了一種能體現人物性格的武打風格:林沖的槍,魯智深的禪杖,武松的雙刀,李逵的板斧,燕青的摔跤,花榮的射箭……每一個人的兵器不同,動作也不同。

「事實上,是為後來的中國大陸培養了一大批人。對於後來我們整個電視劇動作片的發展,起到了黃埔軍校的作用。」

香港“星光大道”上袁和平的手印。(一条)

八爺闖蕩荷里活

李連杰給袁和平“天下第一武指”的封號時,袁和平的第一反應是“算了吧”,都是在中國拍戲,怎麼談得到“天下”?

後來去了荷里活拍戲,就變成真的了。
袁和平

1998年,《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製片人找袁和平當武術指導。那時袁和平還不知道,《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導演華卓斯基兄弟(Wachowski Brothers)看了他和李連杰合作的《精武英雄》後,成為了他的忠實粉絲。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成上世紀必睇經典電影!點圖欣賞更多劇照▼

+5
+4
+3

「我開始都沒有興趣做。我都不懂英語,去什麼啊?不去了。」那時袁和平片約不斷,手中還有一兩部戲在拍,對方請了一次兩次,他都拒絕了。「後來邵氏的總製片來找我,說人家很有誠意,也出了機票,讓我去談談,談不攏就算了。那我就覺得好吧,去談談看。」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最經典的場面。(一条)

打動袁和平的,是華卓斯基兄弟(Wachowski Brothers)的新想法,他們希望將荷里活先進的電腦特效,融入到中國傳統的武術動作當中。最終,片中奇洛李維斯閃身躲避子彈的慢鏡頭,成為了現代槍戰片的經典。這場戲,就是傳統的鐵板橋動作,加上特效和慢鏡頭處理而成。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片場花絮。(一条)

拍《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時,袁和平帶了六位武師隨行,把港式功夫片裡的吊威也技術傳入了荷里活。《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大量的動作戲,都是靠人力吊威也完成。

「他們以往慣用機器把人拉高,但其實很危險,加上機器控制到的角度不多,遠沒有我們用人手控制來得靈活。」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大量應用了袁和平帶去的吊威也技術。(一条)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上映後,在全球引發轟動,票房高達四億六千萬美金,荷里活自此興起了港式功夫片的熱潮。《廿二世紀殺人網絡2、3》接連開拍,袁和平繼任動作指導,《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系列最終成為了荷里活歷史上最偉大的科幻系列電影之一。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系列的成功後無來者!點圖重溫續集劇照▼

+6
+5
+4

1999年,袁和平成為李安《臥虎藏龍》的武術指導。

因為李安的別出心裁,這部電影的武打戲拍攝起來相當困難,李安把袁和平稱為他的“救星”。

夜間楊紫瓊與章子怡的飛簷走壁。(一条)

「我上學時就看他的電影,他超級厲害,打造了成龍和李連杰。他每十年都會有一些新做法,於是未來十年大家都效仿他。」據李安回憶,拍《臥虎藏龍》的時候,為了創新,袁和平的壓力大到每天吃兩顆安眠藥都睡不着。

用袁和平自己的話說:「一個人,兩隻胳膊兩隻手兩條腿,還能打得怎樣?整天想新招。」

《臥虎藏龍》片場中的袁和平。(一条)

「要和我們拍過的近百部香港武俠電影看起來不一樣,找到一套符合李安文藝風格的獨特的武俠審美,又要去適應美國的市場,讓美國人信服。」

李安想用輕功集中展現中國武術的飄逸美,又擔心美國人不吃這套,覺得輕功虛假。袁和平想到了借力:「不要讓人永遠停留在空中,而是不停地借力。借助屋簷、地面、竹林、甚至水面來完成動作,這更符合運動的原理。」

竹林周潤發與章子怡的搖曳追逐。(一条)

竹林一場對打,堪稱經典。「這個場景是李安提出的,一開始我和他並沒有十足把握能完美完成,但考察過實地條件後,我就覺得有信心可以做得到,因為吊車可以開進去,把鋼絲架起來。最後出來的效果還是很好。」

《臥虎藏龍》上映後,取得了與《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同樣巨大的商業成功,全球票房累計數億美金。獲四項奧斯卡獎,李安也因此成為了首位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華人導演。

《臥虎藏龍》榮獲四項奧斯卡大獎!點圖欣賞更多劇照▼

+6
+5
+4
我其實不喜歡武功。
袁和平

袁和平出生於一個廣州的武術世家。他的父親袁小田,是京劇武生出身,也是中國電影史上第一位武術指導(那時候還沒有武術指導這個稱呼)。

「拍《黃飛鴻》系列時,爸爸和關德興、石堅一起度招,我自小在片場玩大,十歲開始做點散工,有時演些神怪打鬥片的仙童之類的角色。」

袁和平有十個兄弟姐妹。窮人家的孩子,大都子承父業,袁小田的兒子們都從小習武。袁和平是長男,父親對他寄予厚望。

小時候的袁和平。(一条)

「其實我不喜歡武功。我比較喜歡靜,不喜歡動,所以我是喜歡看書,靜靜的想東西。父親讓我練功,我就練了。他在的時候,叫我怎麼練我就怎麼練,父親不在的時候,我就坐着發呆。」

父親的徒弟看不過去,刺激他說,你這麼懶,以後一定做乞丐。「我就想,會不會啊?我有五個弟弟,最不喜歡練武的是我,被父親罵的最多的也是我。」

年輕時的袁和平。(一条)

他十八歲前不敢在爸爸面前抽煙,只敢在片場偷空抽一兩口。沒想到,後來做武術指導,最先嶄露頭角的,也是袁和平。弟弟們功夫都比他好,於是上場打,他閒着沒事,就在旁邊想怎麼拍,怎麼套招。

他後來總結:好的武術指導不一定是功夫好的,最重要的是怎麼設計,怎麼用腦筋想動作。

奇洛李維斯練武。(一条)

拳拳到肉,腳腳到心

從小練下的童子功,讓袁和平的功底非常扎實。「一個演員夠不夠力,招數對不對,一眼可以看出來。」

擔任《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武術指導時,他讓外國演員示範動作。「一拳打出來不像,兩拳打出來還是不像。怎麼搞的?很簡單的都不懂。我就開始要求他們訓練了。」

不訓練不行,從基本功開始練,要扎實一點兒才好套招兒。
袁和平

寫實是袁和平武打動作最鮮明的風格之一。他對動作的要求是「快、准、狠」,打起來善始善終,主要人物一交手,常常是長時間的惡戰。

李安說,動作片中,為了保證觀眾的注意力,一次開打的持續時間不宜超過4分鐘。然而,袁和平和李連杰合作的《精武英雄》裡,霍元甲墳場一戰,打了7分10秒,在日本領事館,李連杰和周比利交手,一打就是將近10分鐘。

《精武英雄》劇照(一条)

從交手前的“蓄勢”到打完,整個過程專注於連續的動作本身,甚至沒有任何打鬥之外的畫面進入。「我很少用特技,我就不習慣,功夫片就應該用真實一點的功夫打,特效只是很少一點來幫忙。」

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對《精武英雄》的每一個鏡頭都能倒背如流。他找袁和平來當《標殺令》(Kill Bill)的動作指導,也是看中了後者“拳拳到肉、腳腳到心”的扎實功夫。

《標殺令》由袁和平擔任武指,點圖重溫更多劇照▼

+5
+4
+3

拍完《標殺令》,袁和平又應邀回到國內,接連為周星馳的《功夫》、李連杰的《霍元甲》、馮小剛的《夜宴》擔任動作指導。那個時候,港式動作片達到了自己的巔峰,同時也隱含了衰退的跡象。

此前,香港動作片也好幾次陷入危機,但每次都依靠創新,安然度過危機,甚至比之前更加火爆。然而,2010年以來,大家公認的是,中國功夫片沒落了,想要再掀起從前的“全民武俠熱”,恐怕很難了。

原因很多,演員變了,觀眾的口味變了。最致命的是,曾經被視為我們看家之寶的中國功夫,在國際上沒那麼吃香了。

“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一条)

2011年,《賽德克·巴萊》這樣的台灣電影,動作指導請的卻是韓國人了。2016年,吳京拍《戰狼II》,請的是《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動作指導、來自荷里活的Sam Hargrave。

徐皓峰把中國功夫片看作一個“已經死掉的類型”,它的內涵,已經被荷里活吸收之後消化殆盡。如今,「在荷里活,任何類型的電影,超級英雄電影、007電影、神話電影等,都在用香港武行設計武打動作。」但是卻不需要再找香港武行的師父們了。

《賽德克·巴萊》劇照(一条)

但是袁和平還在堅持拍自己的電影。「我拍了很多片子,我是這個風格,就還是這樣拍。很難定義什麼是港產片的風格,什麼是合拍片的風格,這個要大家接觸、做事才知道。」

甚至他年過70,依舊生龍活虎。2014年,拍《臥虎藏龍:青冥寶劍》時,他留給美國製片人一個最深的印象是他會“飛”:「有一次和袁導一起去看景,面前有一個圍欄,我們都是扶着圍欄邁過去,只有袁導是“飛”過去的!關鍵是他當時手裡還拿着一支煙,躍過圍欄後,煙還是在手上!」

《青冥寶劍》精彩動作場面連連!點圖欣賞《臥虎藏龍2》劇照▼

+4
+3
+2

《葉問外傳:張天志》,仍是一部硬橋硬馬的功夫片。他張口就是詠春的“八腳”:「詠春不光是手,腳踢出來也蠻好看的,觀眾也更加新鮮。」

拍片時,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他一直在現場,一個多月下來,恨不得天天通宵,“很多戲都是晚班通宵拍的”,有時候一拍就是連續20個小時。

《葉問外傳:張天志》中,袁和平堅持實打實的動作效果。(一条)

對袁和平來說,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當年香港電影的拍攝強度要大得多,全香港一年200多部,每個人都要拍兩三部。其實我的生活沒有什麼太多花俏,都很平淡的。平時喜歡看看電影、看看書,找朋友喝茶聊天,有時候打打麻將,沒有什麼大的嗜好。」

片場中的袁和平。(一条)

他的手上還有兩三部新片在操作,工作計畫已經排到了2020年。「我還沒有想過退休。退休就是享福吧?享福好像就是沒有什麼貢獻。我還能做得動,為什麼不做呢?有機會的話,我想再拍幾部好的電影。」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