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劇之王影評】靠復刻栢芝回眸sell情懷? 星爺3招致敬舊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於喜愛香港電影的人來說,周星馳絕對是港式喜劇的代表人物。他的喜劇電影裡總有一種小人物的倔強和執着,以及與「正常」二字背道而馳的荒誕不經,甚至有意而為之的破壞。這也使他的電影笑着笑着會讓人哭,哭着哭着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新喜劇之王》的第一條預告片裡,幾乎每一個在《喜劇之王》裡的經典畫面:比如踩腳趾教演技、女主角穿着豹紋衣裳的一回眸,都出現在其中。這引起了一群曾經被「情懷」伏過的觀眾的質疑:周星馳都要靠「情懷」Cap水?甚至炒冷飯?

不管是在海報宣傳語上直接回敬,還是在發佈會上表示「我只炒過揚州炒飯」,周星馳對這些質疑的回應都足夠「無厘頭」。而最終呈現出的這部《新喜劇之王》,則像是他對這些質疑之聲最後一份擲地有聲的反駁(官方宣傳照)

1. 談命運——過了二十年,你「認命」嗎?

和《喜劇之王》一樣,《新喜劇之王》也是一個關於「努力!奮鬥!」的故事。鄂靖文扮演的如夢,是一位懷着演員夢的小鎮大齡女青年,她沒有什麼外在優勢,只有對演戲的一腔熱血,可惜這樣的一腔熱血在劇組的其他人眼裡就是「麻煩」的代名詞。和尹天仇一樣,如夢代表着身在娛樂圈最底層的一種人。他們幾乎沒有尊嚴,就像一塊哪裡需要就往哪裡搬的磚頭。作為一名女演員,如夢身上缺乏了娛樂圈對女性最看重的一件東西:樣貌。許多導演只是看她一眼,就直接劈頭一句「唔掂」。

按圖看鄂靖文經典復刻張栢芝《喜劇之王》神回眸一幕▼

回到現實,鄂靖文或許也經歷過同樣的惡意。甚至當這部電影的預告片出來之後,她模仿張柏芝的回眸同樣經歷了無數對其外貌的評論。尹天仇身上帶着周星馳自己的影子,如夢身上也必然有鄂靖文的過去。這不是對一個角色的簡單「性轉」,而是周星馳為鄂靖文重新打造的一個女主角。

二十年前,尹天仇雖然被罵了無數遍「死茄呢啡」,但最後也受到了杜娟兒的賞識,並且最後在現實中的臥底戲裡展現了自己最精湛的演技。而到了《新喜劇之王》這裡,故事就遠沒有那麼浪漫了。周星馳並沒有給如夢安排一段能夠讓她功成名就的愛情,事實上,如果電影裡有這一段,反而顯得爛俗。從頭到尾,如夢依靠的,都只有她愚蠢的堅持和近乎天真的樂觀。

《喜劇之王》有感情線,《新喜劇之王》則大走溫情風致勝▼

+3
+2

努力就能成功。這句話不管是在《喜劇之王》,還是在《新喜劇之王》裡,都要打一個問號。周星馳要拍的從來不是一個仿佛心靈雞湯一般的童話故事,他想要給觀眾看的,只有一個「死茄呢啡」撞了無數次牆,也要往前沖的一腔孤勇。經歷過痛苦,並仍舊在痛苦中不斷努力的人,並不會輕飄飄地把一切都歸咎於「命」。就像如夢,當小米勸她要認命,她卻會反問一句「命是什麼?」

在周星馳心裡,「認命」並不是一個人成熟的體現,而不過是一個承受不住磨難的人向生活舉手投降。

從《喜劇之王》到《新喜劇之王》,周星馳都在探討「命運」這個命題。對着大海嘶吼的尹天仇不認命,在海邊跳廣場舞的如夢同樣不認命。當「星仔」變成「星爺」,我們卻仍能看到這種叛逆的表達,這無疑十分令人欣慰。

2. Sell情懷——二十年前,我們談情;二十年後,我們談談家

或許是為了符合賀歲檔這個特別的時期,《新喜劇之王》裡有着一條動人而寫實的家庭線。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庭背景之後,如夢的人設比尹天仇更為豐滿。執着地在大城市裡做茄呢啡的女兒,和傳統的、追着女兒揍,卻又在劇院座位上為女兒無聲流淚的老父,似乎是這個時代所有的年輕人與自己父母之間的縮影。

劇中的笑點有許多都設置在如夢的老父身上。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國父親,望女成鳳,因此反對女兒當演員。但同時,他又擔心女兒在外受欺負,會到影視城偷偷地探望女兒,甚至為女兒出頭。在二十年前的《喜劇之王》裡,尹天仇有一群溫暖的街坊。而到了如夢身上,周星馳把這個角色虐得體無完膚之後,卻慷慨地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家庭,讓她有了一個堅強的後盾。

新舊版喜劇之王各有不同的「後盾」十卜主角▼

+3
+2

《喜劇之王》裡,尹天仇想要一個飯盒,卻被場工罵走。到了《新喜劇之王》裡,如夢經歷了同樣的事情,但卻正好被父親看見。一個乾瘦的老頭跑去和身體健碩的場工叫板,逼得人不得不追上要走的如夢,塞給她一個飯盒。這是非常有趣的一幕,會讓人笑得前仰後合。而在春節回家這個特殊的時間點,想必也會戳中許多人的淚點。

嚴父和「蒸生瓜」的女兒之間,註定會有很多公開的摩擦和對抗,但背過臉去就開始操心女兒的出路,甚至不惜赤膊上陣去鋪路,是很多耿直父親的套路。嚴格說起來,這比《啥是佩奇》裡的爺孫情,更有普適性。(編按:《啥是佩奇》是動畫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Peppa Celebrates Chinese New Year)的宣傳片,劇情卻與電影無關,講述農村老人李玉寶為了孫子,在全村尋找「小豬佩奇」的故事。)

3. 捧新星——「新喜劇之王」不止一位

從1999年的《喜劇之王》到2019年的《新喜劇之王》,周星馳可能用了二十年來琢磨這個「新」字。一貫擅長把所有正經元素打碎重組成「無厘頭」式喜劇的周星馳,這次選擇了打碎自己曾經塑造的經典之作,並要在二十年之後重新培育一位新的「喜劇之王」。這次的「喜劇之王」,周星馳選了鄂靖文。這位有着豐富舞台表演經驗的女演員,演出了一個和二十年前的尹天仇一樣堅韌,而比尹天仇更加溫情的茄呢啡演員。由於《喜劇之王》裡許多情節都來源於周星馳的親身經歷,他所飾演的尹天仇身上總是帶着一種不得志的憤怒,以及在成功後回望艱難歲月的唏噓。

按圖看為何相貌平平的鄂靖文能得到星爺的明睞演出如夢一角▼

+4
+3
+2

而鄂靖文,這位頻繁出現在喜劇節目,以及話劇舞台上的專業演員。她所演繹的如夢更加樂觀也更加樸實。如夢沒有尹天仇那樣的乖張和憤怒,而是以一個女性的身份,含着眼淚堅持着自己的道路,並對一切不公保持着低聲下氣的謙遜。

二十年前,周星馳起用了沒演過戲的張柏芝。而這次,他用了張全蛋。張全蛋在影片中飾演如夢的男朋友查理,是個得把口,卻沒有什麼真材實料的男人。這個出現在《暴走大事件》第三季中的「質檢小哥」,在網路上迅速走紅。這是只有這個時代的娛樂環境才能造就的一位「網紅」。比起專業演員,這位草根演員的演技一開始雖然略顯僵硬,但隨着劇情發展,他的僵硬實際上卻是一個恰到好處的伏筆。

似曾相識?按圖睇周星馳歷年電影裡負責下把位搞笑的經典丑角▼

+9
+8
+7

王寶強扮演的過氣演員馬可一開始像個有些瘋狂,甚至有些扭曲的角色。各種虛張聲勢的耍大牌行為讓人看着可笑,又有些心酸。馬可的設置有些類似當年的杜鵑兒,但他與如夢之間的關係卻更為純粹,只是兩個演員之間的互相鼓勵和惺惺相惜。如果說《喜劇之王》裡的娛樂圈是一個勢利的,急躁的,但好歹有些人情味的地方。《新喜劇之王》裡呈現出的娛樂世界則更為光怪陸離,這裡的「戲精」比演員要多得多,浮躁、混亂、扭曲得令人發笑。

在電影中,處處可見周星馳對自己,以及他身處多年的電影圈的自嘲和尋開心。不管是片中的「豎店影視城」,還是馬可扮演的白雪公主要逃到唐人街一陣廝殺。這些荒唐的「惡搞」情節在影片中時不時就出現一下,似乎是有意地告訴觀眾:眼見並非為虛,而是現實太荒唐

和當年的《喜劇之王》一樣,《新喜劇之王》是一部和預告片完全不一樣的電影——也是一部很周星馳的電影,箇中精彩,需要你細細來品(《新喜劇之王》官方宣傳照)

和當年的《喜劇之王》一樣,《新喜劇之王》是一部和預告片完全不一樣的電影。當人們習慣於從預告片來窺視電影的全貌,甚至評價電影的好壞時,這部電影笑嘻嘻地就打破了人們對它的預期。這不是一份二十年後翻炒的冷飯,也不是一碗用情懷熬煮的雞湯,而是一部糅合人情冷暖,世間百態的「黯然銷魂飯」。或者不用比喻了,這是一部周星馳的電影,箇中精彩,需要你細細來品。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