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陳湛文親解拍攝現場 玩鱔玩人奶︰執生能力要提升200%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三夫》由開始宣傳到正式上畫,話題一直都在,不少朋友以獵奇心態進場,到底何謂超三級?如何在情慾與藝術之間任意遊走。

電影媲美日本AV,既性愛大戰連場,亦沒有實實在在的連貫性,不過畫面上的剌激就讓你看得目瞪口呆。不過這些肉搏場面,並非旁人眼看得這麼風流快活,甚至說羨慕當男主角的陳湛文(Peter)。「當某些鏡頭你只能高速有力量地使用部分肌肉時,你心中只會想著,快點拍完。」陳湛文說。

拍攝時,陳湛文未想過出來效果會引起大家歡樂,這是意料之外。(陳順禎 攝)

具動物性的知識份子

《三夫》中曾美慧孜演的角色,是個近似智障的人物,沒甚麼對白,只懂傻笑和叫喊。至於陳湛文飾演的四眼,都是傻更更的,但就是個會看歷史書,有文化的傻小子,層次不同。「他有獨特的世界觀,是個具動物性的知識份子。說他傻嗎?他懂得對住警察講大話以脫罪,但面對小妹,又會突然失去智商般,愛得徹底。」

Peter是舞台劇演員,舞台劇是一氣呵成,逐步演繹角色亦逐步演變,但電影是需要跳拍,加上小成本製作,為遷就成本,會跳拍得更肆無忌憚。「起初是吃力的,始終是第一次拍電影,很多感覺未捉得緊,特別是頭兩個星期還未知自己在演甚麼?隨後總算捉得緊那份感覺。」以為頭兩個星期的東西都會刪掉,但陳果就是有本事將不知所措的演出,跟後期的收放自如混剪成一體。「我看後都覺得好厲害,是完整的一個人物,看不出我擔心的尷尬。」

【三夫】陳湛文首日開工已拍情慾場面 「陳果仲話可能要嚟真!」

【三夫.專訪】性愛場面背後的意義 導演陳果:香港人折磨香港人

陳湛文坦言要花時間去揣摩四眼一角︰「他傻不了,但又精不起。」(陳順禎 攝)

每場情慾場面都是在狹窄的空間進行,陳果要遷就機位已經一頭煙,演員要做的就是盡量遷就陳果的要求。(劇照)

好開心可以黐膠紙

由於陳果一直都跟他說有可能要「嚟真」,陳湛文對這要求都耿耿於懷,直至首日開鏡,埋位前一句︰「去黐膠紙吖!」就似一句解咒靈藥,放下心頭大石。「第一次黐膠紙冇經驗,黐得不好之餘,又不曉先剃體毛再黐,撕走一刻痛入心!」由於拍攝時間長兼動作大,不時拍到大汗叠細汗,好易甩膠紙,所以每次黐都要落足料。

至於拍攝過程會否感到尷尬?Peter起初是有的,所以埋位前有跟曾美慧孜講要帶住自己,她實在幫了自己不少。「其實戲中所有動作體位都是跟足導演指示,幾個拍攝空間包括船艙、公屋與泥頭車的空間都非常狹窄。在擺鏡頭上,陳果都已經夠煩,若我們還扭扭擰擰製造更多麻煩,只會拍得更久,屆時更尷尬,倒不如快快完成它吧!只要放好機位,我們就擺放自己的身軀去遷就。有些動作只可高速並用力地運用你部分肌肉,但部分肌肉就要固定不准郁,這是一個形態的訓練。」

+12
+11
+10

【三夫】女主角真有其人? 盧亭人魚傳說道出港人悲哀

【東京直擊】《三夫》超三級性愛場面 女主角︰導演將我寫成神獸

人奶一幕有橋妙

入場的觀眾,都應該被其中兩場戲震懾,一幕是女主角小妹在晚間性癮發作,船上三個男人都筋疲力竭,要借用鱔魚去充塞小妹,以滿足她無限的苛索。這一幕在戲院現場惹來狂笑,但Peter在拍攝時並不覺得會是笑點。「這些幽默位完全捉不到,因為拍攝時覺得部戲充滿社會議題,對我來說只是陳果用他的幽默來舒緩氣氛。」

一起拍攝的兩位老人家,這場戲要拍至深宵,都相當吃力。(劇照)

「而拍攝玩鱔一幕,本身都已拍到深夜,大家體力都下降,但小美要表現得好亢奮,要不停揮動手腳,拍攝時我便硬食了幾腳,但我不可以叫她就住,這樣又會影響她演出,出來會不好看,所以拍攝時的執生能力要提升到200%。」

至於擠人奶一幕,效果相當逼真,有人曾懷疑是真的,實情全是CG效果。而Peter滿口奶水的畫面,就要靠他來處理。「埋位前我要飲一口維他奶,然後一邊拍一邊吐出來,這個流量就要靠自己控制。」Peter稱看劇本時,文字上是帶點悲情,想不到最終在戲院會帶給觀眾歡樂。「無論是嘲笑好還是甚麼都好,你都是被電影掀動過,都算成功。」

陳湛文讚歎陳果可以將兩個演出狀態的自己,混剪成一氣呵成,是完整的一個角色。(陳順禎 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