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4》綠幕背後(上) 逐步解構「魁隆」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佐斯布連(Josh Brolin)最近在全宇宙發動一場滅絕戰爭,而全宇宙的英雄們都想要對他除之而後快。大家紛紛把衛星、太空船與大石頭砸向他飾演的魁隆(Thanos),儘管我們知道這些砸過去的東西許多是電腦動畫技術畫出來的,但是魁隆需要表演的特技仍然比我們想像中多。

「魁隆」佐斯布連本人比190公分的「雷神」基斯咸士禾夫矮一截。(花絮)

佐斯布連的銀幕硬漢形象,經常讓人忘記其實他也是個小個子──身高約178公分左右──51歲的他要演出這些動作橋段,也許有點吃力。沒問題的,他的複製人很樂意代勞,他不怕被砸、他不用休息、他還可以活得很久很久──絕對比佐斯布連本人還長壽。

佐斯布連走進去,魁隆走出來

顫抖吧,你在科幻小說裏讀到的複製人惡夢,已經在荷李活實現了好久:根據報導,數位替身(digital double)如今已經是一門非常成熟的電影視覺科技。儘管佐斯布連5呎10吋的身高、還有80公斤的體重,似乎比起能單手舉起洛基(Loki)、8呎高、250公斤以上體重的魁隆嬌小了點。但是這對佐斯布連的數位替身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魁隆」戴上無限手套一幕是這樣拍出來的。(花絮)

這是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動畫公司的精心傑作。這間與Marvel影業合作的視覺特效製作公司中,有個部門光是名稱就讓你的科幻小說警覺神經全面繃緊:數位角色部門(Digital Humans Group)。他們負責產生Marvel影業需要的數位替身,許多人類明星踏進這個部門的大門,幾天之後,他們的數位替身就此誕生,將為這些大明星們演出人類望之即畏的特技。

看來佐斯布連在拍攝時並不會與對手對上眼,因為對手的眼線都放在他頭頂上的魁隆紙牌。(花絮)

佐斯布連的數位分身是這樣誕生的:他走進一個精心設計的攝影棚中,數百台單眼相機宛如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的千鞭攻擊直擊我們的魁隆,將穿着緊身衣的佐斯布連全身上下、包括臉部都通通拍成數千張的高解析度照片;而後進入「動態學習階段」,佐斯布連先生需要念幾段預先設定好的台詞,並且移動肢體擺出各種的姿勢,這些過程同樣會以高畫質形式記錄下來;最終佐斯布連還要在一整排的攝影機前做出不同的臉部表情,表演在不同情緒下念出不同台詞。透過這些流程,才能製作出擬真的數位替身。

佐斯布連為「魁隆」拍攝數位替身過程繁複。(網上圖片)

隨着光學技術的優化與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處理速度的增進,能夠讓技術人員將更多高品質的素材餵養給這些快速成長的人物模型,讓他們更擬真、更生動。最終,當佐斯布連領到了他在Marvel電影宇宙(MCU)流血流汗換來的支票走人後,魁隆卻仍然存活在這個宇宙裏。如果──我們只是說如果──如果佐斯布連先生今晚不幸仙逝了,我們仍然能期待,明年Marvel推出一部不甘心的魁隆決定逆襲地球的電影。在其中我們仍然能看到佐斯布連飾演的魁隆,那是他的數位替身在演戲。

鐵甲奇俠與魁隆在戲中打到飛起,戲外卻情同足手。(花絮)

點圖看更多《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高清劇照▼

+18
+17
+16

先別說本尊了 你有聽過數位替身嗎?

我們從演員身上擷取了這麼多資料,而這些資料都會留存在我們的系統中對吧?我們擁有這麼龐大的演員大數據:包括了他們的外型、他們的肌理運動等等,數字王國的數位角色部門總監Darren Hendler非常自豪他們的傑作:

我們使用這些大數據創造了看起來非常真實的分身,他們的肢體運動與外型看起來有如相片一般真實。
Darren Hendler

Darren Hendler與視覺特效總監Kelly port。(網上圖片)

事實上,Marvel電影大量依賴數位角色部門的研發技術,而這種技術早在Marvel影業的母公司迪士尼內部研究已久。在《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裏,我們就看到嘉莉菲沙(Carrie Fisher)仍然在銀幕上演出,這是嘉莉菲沙的數位替身,來自於嘉莉菲沙拍攝《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時所掃描擷取下來的成果。

《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出現了嘉莉菲沙的數位替身(右)。(劇照)

而嘉莉菲沙的例子,比起佐斯布連的例子更容易令我們毛骨悚然:嘉莉菲沙已經在2016年仙逝,但她飾演的莉亞公主(Princess Leia)卻在後續的星戰電影裏出現。這是不是代表,演員從此變成了一種一次性的素材,只要你到數位角色部門來喝杯茶,往後數百年內我們都能擁有活跳跳的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或基斯伊雲斯(Chris Evans),他們可以繼續任勞任怨地擔任英雄角色?

Darren Hendler解釋:「當我們在掃描擷取某位演員的資料時,其實我們不清楚這些資訊的未來用途會是甚麼。也許是拿來當作特技演出用的替身、也許是用來當作打鬥橋段的替身,有太多種狀況需要考量,因此,為了未雨綢繆,我們會盡可能取得這個演員的所有資料,以防萬一需要透過這些數位資料,來製作整部電影。」

左邊不是雷神的數位替身,是勞苦功高的真人替身:Bobby Holland Hanton。(花絮)

比雷神更大隻?即睇Bobby Holland Hanton爆肌相▼

+4
+3
+2

(下篇待續……)

延伸閱讀:

【復仇者聯盟】薩諾斯之父,漫畫家吉姆史塔林:原本設想的「演員」是他

《星際異攻隊》有位隱形人,成就影史最靈動的混蛋浣熊(一):在多才多藝的兄姊之中,他就只是個……老么

【本文由「電影神搜」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