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毒2】再演《神鵰俠侶》楊過?劉德華:年齡在鏡頭前不是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複習上一篇:【掃毒2】劉德華患創傷後遺症!同馬合照都怕 點走出墜馬陰霾?

這個時代不需要巨星

自述:劉德華 撰文:倪楚嬌(一条)

《掃毒2》是一部會讓你熱血沸騰的電影,是一場視覺盛宴。這個戲一開始只是找我當監製。我那個時候身體不太好,也沒想到那麼快接這種有體能活的電影,所以就想從監製慢慢起步。確定古天樂演地藏以後,我就一直在想誰可以和他搭戲。因為真的是要有壓力(才能演好),比如要麼就我,要麼就周潤發。我覺得是時候跟他拍拍戲,就這樣開始了。

我和古天樂上次合作已經是12年前了,2007年的《門徒》,也是一個和毒品有關的故事。但是我們沒碰到,完全沒有對手戲。拍一部電影,當監製和當演員二選一怎麼選?我很喜歡劇本,又有能力出演的話,我一定選擇演員。演員是直接透過你的媒介到達所有的觀眾。

劉德華與古天樂上次合作已經是12年前的《門徒》。(《門徒》宣傳照)

+4
+3
+2

我在毒品堆裏長大

在戲裏,我的爸爸是吸毒的,我兒子也因毒品死了,我恨毒販,要殺光他們。我演的這個角色,小時候生活在地下城木屋區。其實我自己小時候在香港木屋區生活了好多年。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吸毒的人,他的家庭發生了甚麼。每一個黑暗的地方,地上都有火柴,都有那些吸毒的用品。我爸爸是消防員,他每一天都會在家跟我們說:

千萬不要吸毒,千萬不要吸毒。打劫都可以,就不要吸毒。

因為吸毒會讓你放開你的尊嚴,去做很多很多壞事。哪怕你有錢,你吸上毒了,你也喪失了你的尊嚴。確定我演余順天以後,劇本就把我在現實生活中的一些背景也放進了戲裏。比如余順天是太平紳士,呼籲禁毒等等。

我一直都有在做禁毒的公益。今年我還專門拍了一個禁毒的宣傳短片。這些公益項目找到我,我覺得是緣分。因為世界上有很多種不同的慈善活動,而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我很榮幸我的時間分配在這些事情上面。

《掃毒2》片段

影帝影后在片場話家常

我們這部戲有很多很多影帝影后,我很久沒有跟他們一起了。其實大家各自都忙,真正聚在一起聊天的機會並不多。沒事打個電話,約出來喝個茶,這種事會很奇怪。所以在片場遇見,我們都會聊一下家常的事,或者把以前的生活拿出來聊。

林嘉欣在片子裏演我的老婆。她跟其他幾位以前根本沒有接觸,她就聽我們講那些過去的故事,她對我怎麼樣,我對她怎麼樣,現在看到我是甚麼樣,以前我是甚麼樣。唯一的遺憾就是這種聊天時間短了一點點。我希望未來,真的可以有一個機會,有充裕的時間讓我們好好聊天。

《掃毒2》片段

我和古天樂這一次,有很多對峙的戲份。但是我們不比拼演技。演技不是用來比拼的,是用來互相幫助的。我們最後的決戰要到地鐵裏面飛車。因為我和古天樂有私仇,需要一個比較封閉的地方去解決。這是劇本還沒有寫完就定了的。

在地鐵tunnel(隧道)裏面是黑黑的暗暗的,每一次的聲音都會有回音的。就剩下我、古天樂、苗僑偉演的警員在裏面,那個氛圍很不一樣。

劉德華和導演邱禮濤。(一条)

 「你愛我,我不愛你,沒有為甚麼?」

我跟導演邱禮濤,其實在1990年代《法外情》就已經認識了。以前他是攝影師,在我們公司拍了很多片子,我記得有一個《中環英雄》,後來有《愛情夢幻號》,很多很多。但是如果真的說溝通的話,真的是這幾年。這幾年,香港電影的產量減少了很多。所以,每一部戲大家都有時間去聊,這個戲我們應該表達甚麼。一個戲不能貪心,動作戲花時間的話,文戲是不是應該簡單一點?

大家就慢慢找到同一個節奏。這幾年我都跟他一起合作。現在,最能理解我的一些新的概念、接受起來最容易的人就是他。

電視台不時亦有重播劉德華主演的《法外情》。(《法外情》劇照)

+4
+3
+2

比如這部戲,大家都以為雙男主設置,講的就是兄弟情嘛。其實,我(的角色)並沒有把古天樂(的角色)當兄弟,也很少把戲設置成「雙雄」的感覺。古天樂真的一輩子就認為就我一個兄弟,所以他才那麼執着。但我只是告訴他,我有家庭,我有愛人,我有責任。你販毒,我就不理你,是這種不平衡的關係。

這種「雙雄」有一點點怪怪的。但是我們的生活裏,常常出現這種情況,它跟愛情沒甚麼兩樣,就是我愛你,你不一定愛我。有些人非要追問,我愛你,你不愛我,為甚麼?沒有為甚麼。你當我是兄弟,我沒有當你是兄弟,為甚麼?沒有為甚麼。人的愛是可以全部給一個人的。但與此同時,也會產生一種矛盾,他生命可能就為了那一種情,就全然改變了。

1:1還原香港地鐵站。(一条)

 「我是那種該花錢時就花錢的人」

這個戲我也兼任監製。他們找我做監製,就是因為我跟導演邱禮濤做《拆彈專家》的時候,整個製作預算的掌控,都達到了老闆的要求。《掃毒2》花錢最多的場景,就是地鐵飛車。本來我們也考慮過不搭景的,因為很貴。但是我覺得,這場戲裏面有很多很多我們開車時的眼神表演,非常細膩,需要有一個很穩定的環境讓我們發揮。所以一開始,就決定把預算放多一點點在這裏。

「我特地去幾個地鐵站體驗了一下,當然是把頭纏到跟蜘蛛俠一樣。」(一条)

我們搭了三個月,1:1搭了地鐵站的景,花了差不多一千萬。蠻難的,我們需要的景要兩層,搭的時候只能搭一層。拍完第一層,我們就把它拆了換景。從頭到尾,整個設計像牆甚麼的都要保持一樣。最後車撞地鐵的那一下,是真的撞。撞車的戲,我們就拍了一條,因為我覺得撞的那些是命,撞一次,(效果)好就好,不好還是好,這個意外沒有人可以計算的。

劉德華在現場說戲。(一条)

瞭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年輕的時候是有脾氣的。只是後來學會了不發脾氣。我跟導演邱禮濤聊天的時候,他說:「我真的,沒看你發脾氣好像二十年了。」我說:「對,因為發脾氣,其實沒怎麼解決到問題。」

但是當老闆以後不一樣,要協調各個方面,兼顧太多的東西。有的時候,我就會板着臉跟燈光師說:「演員只有4個小時在場,你昨天就知道了,你今天為甚麼慢慢打燈呢?」 就會有一些些脾氣。脾氣有時候是一種手段,可以幫你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和更好的質感。但是在片場我不會大聲。我開會的時候聲音最大,開會最會罵人。

劉德華學會了不發脾氣的藝術。(《掃毒2》劇照)

+20
+19
+18

這個時代不需要巨星

我甚麼劇本都可以演,只要你給我一個角色,我就會想很多。演員真的不應該有任何的角色是你不能演的。因為你喜歡電影,你就喜歡所有類型的電影。如果甚麼都是你自己來選的話,可能就會永遠停留在同一類東西上。因為你的口味和你的性格,是相對固定的。

所以為甚麼要有casting manager(選角導演)?因為他們會非常有好奇心。比如說他們會去想,如果讓古天樂拍一個膚色很白的、不曬太陽的人怎麼樣?要鄭伊健剪頭髮怎麼樣?那可能就會有不一樣的出現。

到現在,我自己沒有一個特別想演的角色。現在好像沒有太多的東西,我很舒服就可以辦到。我希望我身邊的人、觀眾、所有人都可以在我身上找一些好奇點,然後給我很多不同的意見。比如「你可以演女的!」我也可以想一想。因為現在好像不敢想。

劉德華曾經在《暗戰》一片中男扮女裝。(《暗戰》劇照)

+4
+3
+2

我不覺得「帥」阻礙我的戲路。我不怕、也習慣了別人給我貼這個標籤。你甩掉,他又把它放回來了,這個是改不了的。我覺得不要在這上面花時間了,就好好地去演戲。只要他們有信心給我演,有這個機會,我就會演好。如果你敢在我身上賭,我就會讓你贏一大把的。

我不算是一個賣(票房)的演員,我是一個正常的慢慢工作的演員,也代表了大多數。我其實不懂市場,我覺得只要你一路努力,你的作品一定會達到你在社會上的價值。我也沒有那種香港電影後繼無人的感覺。只是他們機會少,大家能接觸到他們的機會不多。現在世界各個地方的電影市場都已經慢慢成形,比如美國的新人,我也沒看到有幾個。

好演員我覺得有很多,只是怎麼樣能把他變成明星。找巨星也簡單,但是現在不需要巨星了。香港電影的未來,我覺得不用想太多,它好就好,它不好你也改不了,努力過就夠了。我一個人不夠,我們演藝圈基本上大家都非常努力。現在我們在一個比較驚險,比較辛苦的斜坡,我們往前走的速度很慢。但越險,能到的地方越高,所以很拼命,辛苦還是需要的。

「我覺得年齡在鏡頭面前不是問題,可能在心理上問題比較多。我再演一遍小龍女楊過可不可以啊?可以。但是他快60了,觀眾會說。」(一条)

不想當導演的演員不是一個好監製

我當了那麼多年的演員,其實我剛剛開始的時候是寫劇本的。我也很想當導演,但是一直下來,沒有很大的機會接觸到幕後的事情。大概2000年吧,我就想當導演了,一眨眼睛就已經18年以後了。

醞釀(導演)好幾次了,結果都交給其他人拍了。曾經《無間道》想當導演的,那個時候是因為另外的問題,生活的不順利,開公司的不順利,所以就沒當成。後來有很多機會,比如公司有一些專案,一個叫《兩個半爸爸》的文藝片,剛剛開始我想拍,想一想,又找了其他人拍,最後用了一個新導演。

可能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缺乏信心吧。但是我一定會做,導演是一個非常非常值得我去邁進的崗位。不一定是現在這種商業大片,但是它一定讓大家看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我的世界觀的一部電影。

華仔會願意《神鵰俠侶》楊過嗎?還有其他問題,華仔在置頂視頻中一一解答,歡迎欣賞。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