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最豪放女英雄 She-Hulk情史連鐵甲奇俠都有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變形俠醫(Hulk),MCU最強大的英雄、同時也是最悲傷的英雄──畢竟沒人想跟情緒管理不佳的男生交往。這種不是最強就是最悲的設定實在太過極端,這也許是女變形俠醫(She-Hulk)誕生的原因之一。在最近的迪士尼D23博覽會(D23 Expo)上,宣布在Disney+上推出一部女變形俠醫專屬劇集。怎麼辦,Jennifer Walters表妹又贏過Bruce Banner表哥一次了──綠表哥(好難聽)的個人電影與劇集好像還遙遙無期。

女變形俠醫專屬劇集將會在Disney+上架。(IG@Marvel Studios)

1980年,Jennifer Walters終於有了自己當主角的漫畫。這位瘦小、膽怯的女孩,有個壯碩與生氣起來很可怕的表哥Bruce Banner。但是Jennifer Walters在加入變形俠醫家族之前得先挨一槍──邪惡老闆槍擊了她,導致Jennifer Walters重傷倒地瀕臨死亡。而變形俠醫馬上發揮兄妹愛,捐出他的鮮血──還是被伽瑪射線汙染過的鮮血──拯救了表妹一命。

Bruce Banner只記得表妹血型跟他一樣就捐了,忘了更重要的部分……(Marvel/漫畫截圖)

青出於「綠」 她是收放自如的賽車皇后

從此Jennifer Walters的人生變綠了,她從表哥身上的血液得到了「部分」的變形俠醫能力,能夠讓她因為憤怒情緒而變形成變形俠醫姿態的「女變形俠醫」。但因為原本就沒有接受過大量的伽瑪射線照射,所以Jennifer Walters的女變形俠醫並不像變形俠醫那樣肌肉隆隆,她也能在肉體變形的狀況下保持人格清醒。保有理智的女變形俠醫,其實從裝扮上就與變形俠醫有着巨大的差異:不管Bruce Banner原本穿着什麼衣服,當他變成變形俠醫爆體爆衣之後,只剩下一條小短褲,讓他看起來更近乎於純粹野性的野獸;但女變形俠醫身上總是穿着彈性纖維的緊身運動裝、長靴與護手套,看起來就像綠一點的賽車皇后。

「女變形俠醫」Jennifer Walters並不會像Bruce Banner那樣在變身時「爆衫」。(Marvel/漫畫截圖)

Jennifer Walters與Bruce Banner還有其他的不同,變形俠醫變身的時機點似乎更加難以控制,在Marvel電影宇宙(MCU)裏這種狀況更加明顯,而且還每下愈況。在《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裏Bruce Banner還可以耍帥地說:「我隨時都在生氣」,而後一秒變身;但到了《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他卻需要黑寡婦媽媽唱兒歌來解除變形俠醫狀態;最糟的是《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變形俠醫與Bruce Banner的兩個人格似乎在搶奪Bruce Banner的軀體;而到了《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變形俠醫已經失控到最高點,Bruce Banner花了一整集電影的時間,都無法變身為變形俠醫。

怎麼樣都擠不出來。(《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劇照)

但是女變形俠醫從來都沒有這種困擾,她從一開始就能做到表哥花了4部電影(外加5年)才辦到的自我控制。女變形俠醫幾乎可以半永久性的變身,她可以持續更久的變形俠醫狀態,也可以回到Jennifer Walters的狀態。不過這個宇宙不需要另一個女性版的變形俠醫,Jennifer Walters與Bruce Banner另一個差別,在於她雖然不像Bruce Banner那樣是MCU的天才科學家,但她卻是MCU裏少數有能力又有理想的被告辯護律師。

女變形俠醫與夜魔俠這兩位律師的確曾經在法庭上對決過。(Marvel/漫畫截圖)

即使在這個超英雄在天上飛的世界裏,法律仍然是判定正邪的重要依據。在將近40年的女變形俠醫漫畫生涯中,Jennifer Walters律師在法庭上幫許多人爭取正義。像是《內戰》(Civil War)裏,因為包括快速球(Speedball)等人的青少年英雄引發了嚴重的死傷事件,而導致了「超人類註冊法」(Superhuman Registration Act)的誕生。而誰會想幫罪魁禍首的小屁孩辯護呢?就是Jennifer Walters──看來女變形俠醫的正義感比她的鐵拳還要強韌。

Jennifer Walters律師在法庭上幫許多人爭取正義。(Marvel/漫畫截圖)

融合各種元素的《She-Hulk》劇集

根據2007年執筆《She-Hulk》的編劇Peter David表示,他認為女變形俠醫可以是Marvel世界裏的神奇女俠(Wonder Woman):「女變形俠醫有潛力能成為我們的神奇女俠,她有着強烈的正義感與為善的決心、她是四肢發達、頭腦不簡單的完美產物。完美的《She-Hulk》故事,應該同時展現她的力量與她的智慧。」

原著漫畫編劇認為女變形俠醫有望成為「Marvel」版的神奇女俠。(Marvel/漫畫封面)

事實上,比起《變形俠醫》劇集,我們更容易想像一部《She-Hulk》劇集會是什麼模樣。Jennifer Walters白天是律師、晚上是執行正義的怪力女變形俠醫,這已經可以拍成一部「法網威龍」類型的法庭動作劇集。此外,Jennifer Walters的桃花運也很不錯,這更是變形俠醫的罩門──我們害怕Bruce Banner在每集劇集結尾親吻女主角時,下一秒都會變成變形俠醫砸死所有人。Jennifer Walters原本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友Zapper,但他不能接受女朋友變成女變形俠醫這件事。沒關係,凡人太無趣了,Jennifer Walters之後交往的對象越來越大咖,包括了魁隆弟弟Starfox、MCU無法被阻擋的男人Juggernaut、希臘神大力士Hercules、Luke Cage……等等,我們忘了加上Marvel的花花公子兄弟了──Hawkeye與Tony Stark也都曾經是她男友。

這張圖非常簡易地交代了女變形俠醫部分情史。(Marvel/漫畫截圖)

所以《She-Hulk》劇集會有法庭戲、動作戲、愛情戲──這些愛情戲還可以順便介紹那些力氣很大的新Marvel角色(甚至是Luke Cage)──這些元素組合起來幾乎是一部王道風格的美式劇集了。事實上,《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也已經為女變形俠醫的登場鋪好前路:我們可以看到「性靈合一」的變形俠醫Bruce Banner,解釋他這幾年在「伽瑪實驗室」(Gamma Lab)裏,如何努力將兩個人格融合為一。這意味着,MCU裏的Bruce Banner,已經製造了另一個「製造變形俠醫實驗室」。這當然很危險,他沒想過如果他淘氣的表妹溜進去亂按了一些開關……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忘了鎖實驗室大門了嗎?(《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劇照)

+5
+4
+3

D23博覽會上公布了三部新劇集、三種不同類型風格的劇集,包括了青春少女追尋自我定位的《Ms. Marvel》、精神異常患者自我辯證的《Moon Knight》、還有結合刑偵元素的《She-Hulk》,可以看出Marvel Studios想要一網全包各式收視族群的野心。別忘了,連Jennifer的粗心表哥都為她獻上祝福!

Mark Ruffalo在社交平台上發文恭賀《She-Hulk》劇集登場。(Twitter@MarkRuffalo)

MCU影視計劃大晒冷!即睇第四階段有咩睇▼▼▼

+10
+9
+8

延伸閱讀:

【復仇者聯盟】浩克果然不讓人失望!「劇透王」馬克盧法洛表示《終局之戰》結局其實⋯⋯

李安版《綠巨人浩克》還是超級英雄電影黑歷史嗎?16 年過去了,讓我們回頭再看一次

【本文由「電影神搜」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