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現場】張繼聰係難頂豬隊友 姜皓文︰遇過更扯火嘅即場鬧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犯罪現場》在內地開畫票房理想,今個星期輪到香港上映。電影除了主角古天樂、宣萱,仲有兩位重心人物姜皓文同張繼聰。

阿聰在戲中是黑哥的下屬,行事求求其其,遲到早退唔在講,去到兇案現場仲會唔覺意破壞環境證供,屬於豬隊友系列。結果惹來黑哥一句︰「垃圾!」現實中,豬隊友周時出現,就連黑哥同阿聰都遇到,仲試過令黑哥火遮眼,史無前例地即場鬧爆!

撰文:許育民

攝影:陳順禎

短片:黃卓敏、顏漢真

剪接:黃卓敏

二人首次合作是《陀地驅魔人》,主力一齊搞笑。(陳順禎 攝)

姜皓文︰句「垃圾」係發自內心

兩位其實早在張家輝執導的《陀地驅魔人》中已經首度合作,當時仍是新人的張繼聰,坦言全程只聽家輝哥指令,任何事佢收貨就OK。不過去到跟姜皓文合作一幕,兩位都創意無限,希望為情節加多點趣味。姜皓文︰「我有留意佢呀,搞笑咁叻,家輝叫我同佢一齊搞笑,我驚唔夠佢好笑呀,所以要落足力。」

去到今次《犯罪現場》,二人合作關係變成上司下屬,而這位下屬更叫人一秒着火!姜皓文︰「最深印象是Deep(吳浩康)死那場,大家去到兇案現場,佢輪盡到會絆跌到屍體上面,又咀了一下屍體。所以我戲中那句︰『垃圾』是發自內心。」

兩位本才狗咬狗骨,直頭面對生死關頭,終於合作緝兇。(《犯罪現場》劇照)

姜皓文︰最嬲係鬧完對方都唔知自己錯乜

張繼聰都承認今次角色研究得非常仔細,一直跟導演度橋,目的就是要激到爆血管。「我個角色是會不停激嬲上司,不應該電話響時電話響,還要接聽,畀上司望住自己時,會要求待我傾完先再講,又走去信隻鸚鵡係證人,同佢落口供,所有不識時務的舉動,我全部做晒!」

角色設計離譜,但現實中的確有這種人,如果唔好彩遇上了又如何面對呢?姜皓文就有一個真實體驗,而且對象仲要係位女演員。「以前在電視台(亞視)遇過一位女新人,她不單止會借故去廁所偷懶,有次還詐肚痛,最後原來偷偷回家唔打算返來,終於等到她回到片場,我便忍不住當場狠狠地罵她!我從未試過在公司罵一個女人罵得這麼厲害,最嬲是你罵完她,她都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還偷偷問︰『點解要咁惡喎,我累嘛,累便回家休息下先』結果累到整個攝製隊在現場等她。」

聽到呢度,都應該好想知到底係邊個,黑哥當然要「保護證人」,但以這種工作態度,在圈中又能否活到今天?「我怎會知道?不要提吧!」姜皓文說。

講到拍攝時跟鸚鵡對戲,張繼聰已經消除恐懼。(陳順禎 攝)

張繼聰為角色死撐唔驚雀:以前你拎隻雞過來會調頭走!

張繼聰今次戲份甚重,除了跟黑哥在對手,另一主要對手係一隻鸚鵡,要帶住佢周圍緝兇,看似非常有默契,但其實阿聰本身最驚就係鳥類。張繼聰︰「我最怕係雀鳥類,細個你掉我跟狼狗玩都不怕,但你拎隻雞過來我會調頭走,就連經過街市雞檔都好驚。」這是阿聰自知的弱點,但當導演馮志強跟他說,今次角色要帶住隻鸚鵡走來走去,有冇問題?「我為得到這個演出機會,當然死撐話冇問題,第一日試造型,劇組仲叫我去跟牠溝通,我話好好好,但只要劇組人員走開我便立即彈開。」

有問題就要克服,於是請教主人點樣可以同鸚鵡溝通?張繼聰︰「佢教我俾隻手指鸚鵡咬!」唔係講笑,呢個真係同鸚鵡玩的最佳方法。「即是在一段關係中,要用血和痛來建立,牠會咬得好開心,而我見主人真係成手血痕。」有趣是經過幾次的「手指放題」後,鸚鵡對阿聰真的友善不少,亦較之前願意親近。「連咬我的力度都變輕了。」張繼聰說。

+2

鳴謝︰

姜皓文
服裝: 速寫@JNBY
髮型: Jove Shek@La Môd Salon
化妝: Herrylaiming Make-Up

張繼聰
Hair: Jobbyli@Leighton Aveda
Makeup: LevinaBo

場地提供: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