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監製專訪|純拍港片難成出路? 爾冬陞肉緊古天樂︰睇住銀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論有沒有疫情,香港電影都好麻煩。」電影監製方平說。

今年一場新冠肺炎令全球各行各業都步入寒冬,疫情對港產片的影響更是雪上加霜。
香港電影圈四大監製爾冬陞、方平、黃斌及鄭保瑞接受專訪時,分析港產片其實早就走進了困局,失去昔日的賣埠、現今題材的規限、市場狹窄等問題。行內人亦相當頭痕,甚至指出「香港電影可能已經完成任務」,到底將來單靠本土電影翻生是否死路一條?

香港電影圈四大監製爾冬陞、方平、黃斌及鄭保瑞早前接受專訪,分析香港電影的困局。(梁碧玲 攝)

香港電影是中文電影的先驅,八、九十年代最興盛的時期,風靡整個亞洲,甚至出口賣埠到全球,風頭一時無兩。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香港電影,到九十年代末開始走下坡。

經常有人說「港產片已死」,部分人歸究於電影題材追不上時代、故事不夠「純種」、合拍片令港味漸漸消失,觀眾沒有意欲入場,同時面對香港市場太狹小的問題,而得出以上結論。

+15
+14
+13

香港觀眾與合拍片的距離愈來愈遠

「合拍片,香港觀眾不滿意,他們會覺得不夠好看,黑社會片不能拍,暴力的、情慾的很多規範,所以慢慢地合拍片與香港觀眾的距離愈來愈遠,現在基本上是不能回頭。」爾冬陞說。這說法正正跟鄭保瑞早前的訪問所講︰「香港電影放棄觀眾在先」的理論不謀而合。「阿瑞的意思是我們沒有顧全到香港觀眾嘛,所以他們就放棄你,市場上有那麼多電影選擇。韓國片,要甚麼有甚麼,日本片、台灣電影的審查都比香港鬆。」

+16
+15
+14

因為觀眾覺得不好看選擇不看,這正是港產片沒落的主因,而自從有不少老闆開始進入大陸市場,慢慢衍生出的問題,直至今時今日也影響著本土的電影工業。

很多人都會好奇如果合拍片不合大家口味,齋拍香港電影又能否生存?(梁碧玲 攝)

純拍港產片能否生存?

爾冬陞、方平、黃斌及鄭保瑞四位都是代表不同年代的資深影人,專訪期間也坦承對香港電影的發展感到擔憂,甚至覺得工業「愈做愈縮」。身兼監製、導演、演員的方平與老婆鮑起靜入行超過半世紀,他提到一個大家都很關心的議題︰既然香港觀眾不愛看合拍片,如果靠純種港片來翻生又有可能嗎?」

方平叫在座幾位撇低所有賣片去外埠的選項,「不要想大陸、台灣,全都不要想,因為現在別人都很進步,以前喜歡看我們的電影,當年還有星、馬、泰、印尼,英國、荷蘭、美加華人等都會看,如果現在純拍香港電影能否生存?」

方平叫在座幾位撇下所有賣片去外埠的選項,「不要想大陸、台灣,全都不要想」,然後問了一個大家都很想知的問題,「如果現在純拍香港電影能否生存?」(梁碧玲 攝)

現實歸現實,如果完全沒有外埠沒有出口,只有香港這市場,爾冬陞坦言︰「如果我自己做老闆?你叫我拿100萬出來開戲,然後沒有外埠市場,傻了嗎?100萬如果我拿來拍一部戲,額外再用30萬元做宣傳,都冇乜嘢好睇,沒有成效,甚至還要求傳媒幫忙。」

爾冬陞舉例指,例如有130萬的預算,要回本的話,票房至少要有3倍,亦即390萬。因為拍一部戲宣傳、租office、很多林林總總的行政費,「還要搞慶功宴,樣樣都是錢。」身邊的方平、黃斌及鄭保瑞都無奈笑指︰「那麼沒有慶功宴了,還開party嗎?」

爾冬陞坦言拍攝一部戲的成本很高,幾位監製就話,一部100萬的電影,就算最終收400萬票房,原則上都有很大機會要蝕錢。(梁碧玲 攝)

四大監製專訪|新導演難大展拳腳 鄭保瑞:缺資金只能拍赤貧電影

「其實有沒有疫情,香港電影已經好麻煩。」

幾位監製提到一部100萬的電影,就算最終收400萬票房,原則上都有很大機會要蝕錢,方平坦言︰「所以我是比較悲觀的,如果單靠香港電影。」正因為香港電影本來已存在很多問題,市場細、資金不足,轉去拍合拍片又不合觀眾口味,眼前似乎是一個死局,難怪方平都慨嘆︰「其實有沒有疫情,香港電影已經好麻煩。」

方平坦言仔對香港電影是比較悲觀的,「其實有沒有疫情,香港電影已經好麻煩。」(梁碧玲 攝)

爾冬陞寄語古天樂︰「睇住個荷包呀」

純靠本土電影生存的話,最重心的問題就是資金有限,投資港產片很大機會是倒貼錢的蝕大本項目,偏偏古天樂近年就成立電影製作公司,玩自家製作出心出力,推動本土電影。被問到會否替古仔擔心,爾冬陞透露有直接跟他說︰「喂,睇住個荷包呀,我有直接跟他說,當然他有拍很多廣告,或者他本人又不是揮霍,使費不大只是愛收藏。我亦不會打擊市場唯一這麼熱血的人,最多只能關懷一下。」黃斌也表示,古仔這樣熱心,是值得他們支持,爾冬陞就寄語︰「好心會有好報的。」

投資港產片很大機會是倒貼錢的蝕大本項目,偏偏古天樂就成立電影製作公司,玩自家製作出心出力,爾冬陞都話自己戥古仔擔心。(資料圖片)

電影是一門藝術但同時是一種商品,它所需的成本很高,不像畫畫只需筆和紙就可以隨心創作,方平以一個簡單易明的例子做比喻︰「大家去餐廳,是先吃飯再付款,但拍戲是要老闆先給一大筆錢,他當其時還是不知道自己會有甚麼『吃』,無可否認是一場很大的賭博。」

社會的變遷、警民關係的急劇轉變,警匪片作為港產片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片種,未來的發展該 如何是好?(《門徒》截圖)

未來仲會有警匪片?

社會的變遷、警民關係的急劇轉變,警匪片作為港產片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片種,未來又將如何是好?爾冬陞就認為最近還是處於「社會事件中」,事情還未成為歷史事件,不只導演、監製的個人睇法,這還包括投資方等等,在這個情況下,難以下定論。

「很難說,突然很多事件會敏感了,我都在想例如我的戲入面,《旺角黑夜》警察有打人,有賊贓,當時這是戲劇性,現在會否出問題呢?」而《門徒》入面也有海關捉到吳彥祖之後,瘋狂打他的情節,這些現在暫時沒有人試,不知反應會如何,可能會有一定的社會效應。「會否因為一場戲,有人歡呼、有人讉責?」現在是較難判斷,不同的劇情相信都會很易引起話題。而鄭保瑞就提到現在來說拍警匪片是較難處理,但香港人的適應力特別強,未必要所謂避重就輕,他覺得港人總會想到一些自己的方法去創作。

+14
+13
+1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