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從躁鬱症阿東看穿香港人集體悲劇 幾秒鐘蘊藏時代縮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小時四十二分鐘的片長,納入了污名的社會眼光,運用親情、愛情、事業三大軸線來闡述社會是如何把一個人逼瘋的。不只是疾病污名對一個人的影響,《一念無明》還呈顯了現代人在追逐金錢、名利的過程中如何犧牲了生活品質,蝸居的睡房空間是香港很好辨認的一個特色,「家」應該是一個自我療癒的地方,但在許多所謂都市的黃金地段,卻因著寸土寸金,而將家變成了一個睡覺的地方,人心是開闊的,最後卻被禁閉在資本的牢籠。

余文樂飾演主角阿東,是一名被診斷為躁鬱症的精神病患者,會因為小事開心、充滿希望,又因為打擊而挫敗,變得沮喪、變得「不正常」,心情的兩極是無奈也是常態。

↓↓↓19張圖快速看完《一念無明》影評精華內容↓↓↓

+13
+13
+13

在資本主義的時代,「責任心」值幾錢?

污名,是一種社會專屬的偏見,它是人們被分類為正常、不正常的根據。阿東是家裡的長子,同時負有責任心,但從小到大所獲得的關愛永遠不及遠在美國成家立業的弟弟,他無法像弟弟一樣一走了之,過自己想像中的生活,他的責任心不允許,而在現代社會裡,責任心是可貴,也是最痛苦難奈的,因為資本主義的運行規則,讓事情變得簡單,也因為專業化分工,我們好像可以把「交給專業」掛在嘴邊,然而,就像飾演主角爸爸的曾志偉在片中說的一句話:「我們真的甚麼都可以交給別人做嗎?」如果甚麼事情都是可以被取代的,如果甚麼東西都是錢可以解決的,那我們是否該反問自己,甚麼是活著的意義?

阿東的責任心令他無法像弟弟一樣一走了之。(《一念無明》劇照)

我們都需要一個信仰作為慰藉,指引方向

整部片隨著主角的心情大起大落,一下是風光明媚的步上天臺與鄰居弟弟種植花卉,一下又是看到新聞裡傳出昔日好友因承受不住工作壓力而跳樓輕生,將阿東再次擊落情緒深淵的,是曾經的未婚妻Jenny,Jenny告訴阿東她加入了一個團體,在這個團體裡,她學會了寬恕,所以過得越來越好。Jenny說的團體是一個宗教團體,而片中所呈現出來的寬恕,其實是自我欺騙。神父邀請Jenny上台分享她寬恕的故事,當Jenny在闡述的過程中卻是撕心裂肺,昔日遭遇的痛苦如影隨形,我看到的不是寬恕,是她想藉由信仰的力量掩蓋自己不願回憶的過去。

Jenny在台上分享的寬恕故事,對於神父與教友來說是虔誠信仰的見證,而對於阿東來說,卻像是公審的場合,他的過去被一一揭露,他對Jenny造成的傷害被拿出來檢討,她潰堤的不斷說著:「我真的好憎你啊,但是我選擇寬恕……」或許對Jenny來說,麻痹痛苦才是當務之急,才能有勇氣繼續堅定的面對未來,找到人生新方向。

Jenny在台上分享的寬恕故事,闡述的過程中卻是撕心裂肺。 (《一念無明》劇照)

這世代有太多需要背負的責任與難題,都壓得人喘不過氣

在被Jenny數落完後,阿東是徹底的崩潰了,他跑到便利店狂吃朱古力,好似藉由這樣的形式作為發洩,周圍開始有人圍觀、拍影片記錄著這荒唐的一切,隨著人聲、媒體的報導,阿東沈默的過去又再次被掀起,籠罩著精神疾病的污名,所有人把他視作意外的源頭,精神疾病遠比家暴來的更聳動,便是因為家暴是以家庭為單位的個人家務事,精神疾病卻是暴露在外界的不可控因素,而為了去除掉危害健康發展的因子,社會會不顧一切的將其剷除。

在被Jenny數落完後,阿東是徹底的崩潰了,他跑到便利店狂吃朱古力。 (《一念無明》劇照)

房東夥著租客們一起商議要求阿東父子搬離,每一個鄰居的發言都代表了一種顧慮,綜合起所有意見,最好的辦法便是將不符合常規、邏輯的事物排除在外,精神病院隔離的不只是「有問題」的人,還是社會的心病。

房東夥著租客們一起商議要求阿東父子搬離,只有小孩不介意與阿東聊天。 (《一念無明》劇照)

生活是甚麼?生活需要甚麼?

在現代社會,我們很常會聽到「過度活躍症」這個病徵,它有著注意力不集中的特徵,它會影響學習的成效、班級的秩序,但為何以前在談教育的時候不常聽到過過度活躍症呢?因為從前的孩子放學之後就需要去田裡幫忙,農暇時餘也沒閒著,大家都趕著找同齡的鄰居在鄉間跑跳,去田裡採小黃瓜、去溪邊抓蝦,不知不覺間就耗盡了體力,反觀身處都市的孩子,不要説學習是一節課接著一節,許多人放學後還得去參加各種才藝班,學校以外的街道,更少有「被規劃」的公園提供孩童玩耍,其實不只是大人出社會後會背負著種種責任,在成長過程中,我們早已消磨掉對生活的熱情,因為再多的熱情也無處宣洩,於是在消費主義的氛圍裡,壓力大的時候需要來一瓶精釀啤酒、點一根雪茄、去卡拉OK歡唱、去商場裡囤積各種早已備足的生活用品,我們不斷的被灌輸要及時享樂、要追求最好的。

回歸純樸,極簡主義是近幾年越來越多人奉行的生活模式,將生活空間去蕪存菁,化約成最輕便的狀態,除生活模式外,極簡主義更是許多人正在實踐的人生觀,透過斷捨離的過程認識自己,反思:「甚麼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是顏色齊全的彩妝,還是能迎合各種場合的服裝?」

生活是甚麼?生活需要甚麼?(《一念無明》劇照)

結語

《一念無明》呈顯了一個社會被壓抑的狀態,片中很多橋段我都感觸很深,即便是幾秒鐘的動作、神情,都是一個態度的縮影,整部片看下來不會覺得冗長亦或多餘,每個橋段、環節都安排的很好,不管是特寫或是長鏡頭。電影最後收在阿東父子倆一起待在湖邊甚麼話也沒說,然後鏡頭慢慢拉遠,我覺得這部分很厲害的地方在於,不交談代表著阿東需要沈澱的心,也代表著阿東爸爸陪伴的心,雖然阿東爸爸說過他甚麼也不懂,所以選擇逃避,但此刻的陪伴,便是對阿東最好的支持與理解。

阿東爸爸說過他甚麼也不懂,所以選擇逃避。(《一念無明》劇照)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老奶奶檸檬旦糕,原文:「瘋」是一種社會共構的混亂,從《一念無明》看高壓社會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