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一周年看《流感大流行》:瘟疫爆發前的300分鐘神預言

撰文:方格子
出版:更新:

在去年農曆新年期間,武漢傳出了新型的流感傳染,該地染病者因為中國春節返鄉潮擴散病情,使得全球造成恐慌,首當其衝就是在春節大規模人口流動的中國各個省份。

↓↓↓13張圖快速看完《流感大流行》紀錄片評論精華內容↓↓↓

+8

看似一般但又致命的流感如今走過幾個世紀下,在現代是如何防治?《流感大流行》(Pandemic: How to Prevent an Outbreak)是一部六集的真實防疫紀錄電影,裡面記錄在新冠病毒爆發之前,上一波疾病感染時各大醫療與醫護所要面對的戰鬥與困難,內容包括:醫療人員、政策方案、宗教信仰、偏鄉醫療、研究實驗、現代與當代流感歷史等,是一部有助於了解前線防疫人員與大眾在流感爆發時能做什麼作防疫的知識紀錄片。

因為當今大城市醫療技術的發達,藥物能治癒病症的種類越來越多,流行感冒成了常態,漸漸的容易被人們所忽略其危險性。有病吃藥;不舒服看醫生。但當發生無藥可醫的情況下又該怎麼辦?

在過去人類曾在十四世紀遭遇無藥可醫的黑死病,當時因為醫學常識不足和宗教的干政造成千萬人的死亡,而如今隨著時代漸漸對於疾病資料庫的累積,讓人類免於疾病所苦,但仍有許多未知與新型的病毒細菌是人們還無法解決的,例如愛滋病能獲得傳染控制也是近幾年世界醫學的努力成果之一。

黑死病造成千萬人的死亡。(《流感大流行》劇照)
比戰爭更致命的是,現代疫情與人類醫護文明的拔河
《流感大流行》

《流感大流行》是一個六集約300分鐘的紀錄長片,用當今全球醫學水平和體系所遭遇的狀況來說明現在醫學對抗流感,並不只是醫療人員努力就可以達到,它必須牽扯到許多項目,例如在非洲部落地區如何使部落長老們從庸醫和巫師轉移到真正的醫學團隊和對於疾病的了解。

這並不只是帶著疫苗進入打針就結束的事情,而是要透過溝通和傳達,這時候地方人士和專業團隊彼此之間的交流就會顯得非常重要,而不止於醫療進步與否,而是願不願意相信現代醫學。

紀錄片以各方面醫學相關努力的學者、政客、研究人員,醫療團隊等角度來看不同的防疫工作上有什麼樣的困境和盲點,例如開發流感疫苗的研究新創團隊必須透過大財團的計畫資助才有研發的可能,而研發團隊也不能完全肯定疫苗的研發會成功。

醫療人員努力對抗流感。(《流感大流行》截圖)

偏鄉醫療和貧民醫院所拿到的資助遠低於城市許多,導致在防疫上會有很多漏洞,例如檢測病毒和疫苗的使用上,只要一爆發群聚傳染而又用完疫苗,很容易造成嚴重的的後果而無法收拾。

雖然紀錄片並沒有敘述新冠病毒的相關訊息,而是以過去許多傳染性疾病的防疫工作來說明流感的嚴重性。在1918年全球爆發的『西班牙流感』因病造成的傷亡遠高於戰爭死亡的人數,總估計約5000萬,光是印度便有1850萬人患病死亡。

《流感大流行》以麻疹、伊波拉病毒、SARS等當時讓全球恐慌的病毒為說明的重點,來敘述防疫狀況和困境,而這些並不是過去式,如非洲地區許多地方還是飽受伊波拉病毒肆虐之地,造成人心惶惶。

人口密集的印度至今仍面對着伊波拉病毒的威脅。(《流感大流行》截圖)

紀錄片中也敘述了一些有意思的問題,例如在歐美一股『拒打疫苗運動』風潮崇尚自然產生抗體,拒絕侵入式的治療,甚至不相信醫生的診斷。這讓醫院護理人員和疫苗推動的政府官員相當困擾,因為他們明顯已經忘記人類透過接踵疫苗能降低多少發病率和死亡率。

而面對疾病無法根治的問題上,許多人往往會透過宗教慰藉,而這時宗教心靈的依靠遠比醫生與護理人員的關心更有撫慰效果,故兩者相互合作反而更能有效的防疫病情,讓病患與一般群眾降低流感帶來的恐慌。

過去透過船隻和遠處旅行的方式較少,但礙於醫療技術的不發達而造成遺憾,但今天的狀況反而是相反,因為各種交通便利到遠方,縱使醫療發達,但如果無法有效的降低傳播速度,依舊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SARS是如此、新型的冠狀病毒也是一樣,每個生物科技研發人員和前線醫療團隊都在和時間競賽。

這時候最不需要的反而是人為的破壞與政治意識的操作。在你正準備到論壇上潑婦罵街,濫罵台灣政府沒派發口罩的同時,試著用腦想想我們可以在這共同防疫體系中做些什麼.是比敲打鍵盤濫罵更有意義的事。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陸坡 (LUPO),原文:《流感來襲》20世紀後的防疫大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