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號》撼《流浪地球》爭亞洲太空片No.1?衰同一元素力度過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韓國電影《勝利號》在Netflix上架。說來,這部電影也是命途坎坷。作為韓國影史上首部太空科幻電影,《勝利號》可以說是被寄予了諸多期待。這一點從高達24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43億元)的投資就可以看出——這是韓國電影史上最大規模的投資。但受疫情影響,該片由去年暑假檔推至秋季,後又再次延宕,直至今年2月才在Netflix上線。

【相關圖輯】《勝利號》下月改上架Netflix 新預告金泰璃出手怒打宋仲基

+11
+11
+11

對於一部太空科幻片來說,不能在大銀幕上與觀眾見面,觀賞性必然大打折扣。但若從電影本身來說,《勝利號》於韓國電影產業的意義,不亞於《流浪地球》之於中國科幻電影。在《流浪地球》上映時,曾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科幻電影難以在中國土壤生長?這個問題對於韓國同樣受用。

首先,受限於電影產業與電影文化的發展,韓國商業電影往往以災害電影著稱。而科幻電影,代表著電影工業的最高水準。不僅需要經得起嚴格科學推演的好故事,更需要工業化水平達到一定程度,才能呈現出與「科技感」不違和的質感。

除此之外,韓國創作科幻電影最大障礙是,人口基數限定了國內市場票房天花板,很難支撐起一個合理的預算。在《勝利號》之前,韓國電影在科幻片的探索,集中於怪獸片(《韓流怪嚇》)、災難片(《海雲臺》)、殭屍片(《屍殺列車》)等預算可控的題材之中。

國際化合作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末世列車》作為當年的「沖向奧斯卡」力作,由荷李活和韓國聯合出品,但影片80%的演員都來自英語國家。在《勝利號》之前,奉俊昊還曾為Netflix創作過《玉子》,這部電影的預算接近6000萬美元,這是韓國國內市場無法承受的。

因此,一直以來,拍最頂級的科幻片一直是韓國電影人的夢想。這一次的《勝利號》更進一步,相比於《末世列車》反烏托邦氣質濃厚的「軟科幻」,《勝利號》更接近「太空歌劇」電影,是典型意義上的「硬科幻」。

《末世列車》作為當年的「沖向奧斯卡」力作,由荷里活和韓國聯合出品,但影片80%的演員都來自英語國家。(《末世列車》劇照)

《勝利號》是韓國少有太空科技電影,因而備受關注!(按圖即睇精彩劇照)▼

+2
+2
+2

2092年,那時的地球已成為一顆黯淡的星球,漸漸荒涼以至人類無法居住。靜謐的深藍色太空,下面是隱約可辨的黑色雲層。直入雲天的電梯穿過大氣層,將人類帶到另一個充滿著濃重人工色彩的世外桃源。

在此故事背景下,《勝利號》也並非毫無韓國特色的荷李活流水線產品,電影沿襲了韓國傳統災難片的敘事套路,融入了韓國電影擅長的煽情元素。

四名太空工作者泰浩(宋仲基 飾)、張艦長(金泰梨 飾)、樸泰格(陳善圭 飾)、Sullivan(Richard Armitage 飾)曾經靠著清理太空垃圾為生,直至一次意外,四人發現一名小女孩。

+2
+2
+2

意識到她可能是被太空警察通緝的附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機械人,四人決定以她換取贖金。然而在見識到大BOSS的野心後,在和小女孩的日益相處中,勝利號船員一行的動機也由「牟利」轉向「救贖」。

在電影中,我們可以看到科幻片中那些熟悉的套路,包括「拯救」過程中的艱難、犧牲、患難與共,以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

【相關圖輯】《勝利號》、藍可兒懸案紀錄片…2月Netflix 10套最新上架影劇推薦

+23
+23
+23

更多南韓電影精彩影評:

《整容液》影評︰安已不!粗糙畫風加深驚慄 結局獵奇超乎想像

煲《#Alive》前要知的5件事!太依賴科技產品喺喪屍末日隨時GG?

《凶櫃》影評:恐怖片的孩子常「消失在衣櫃裡」?因缺愛而被吞噬

白頭山:火山浩劫影評︳自己國家自己救!富南韓特色的貼地災難片

《倖存者》影評︰韓戰慘烈!半桶水新兵被迫上戰場 面對恐懼掙扎

依靠溫情的劇情來推動劇情的發展,這是充滿套路又充滿情感的創作路徑。在末日背景下,人類的正常生活一去不復返,那麼人性與人情還能存在嗎?在生死存亡之際,是選擇眼下的利益還是未來?可以看到,《勝利號》試圖將所有情緒和慾望都放大至極致。這是典型的韓國電影特色。

但當人們把注意力放在主線故事上,那麼其突顯出的問題,與《流浪地球》類似。如果說《流浪地球》的製作水準已能夠與世界電影工業接軌,那麼它主題的深度和故事豐富性上卻相對單薄。除了老生常談的「拯救人類」,刻意加入的親情內容因用力過猛,顯得有些喧賓奪主。

如果說《流浪地球》的製作水準已能夠與世界電影工業接軌,那麼它主題的深度和故事豐富性上卻相對單薄。(《流浪地球》劇照)

《勝利號》同樣如此。宋仲基飾演的泰浩,因為女兒所以變得冷漠,想要賣掉小女孩賺錢,又因為女兒,幡然悔悟走上拯救人類的道路。而勝利號中其他成員行為動機的轉變,也很難讓人信服。值得展開一講的大BOSS蘇利文的故事,也是匆匆一筆帶過。以至於兩個小時過後,留給我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只剩下一個機械人。

電影有著強烈的主題先行之感。創作者似乎預設了救贖的主題,再用一系列可以證明其合理性但卻缺乏內在邏輯關聯的素材來編織故事。

不可否認,奇觀的作用是震撼我們的感官,但一個故事要真正讓我們產生認同,僅僅只有奇觀是不夠的,情感才是讓我們和銀幕上那些故事產生連接的紐帶。然而,《勝利號》在人物和感情上的羸弱,始終是繞不過去的罩門。

(《勝利號》劇照)

相對而言,電影對未來世界的設定倒是更讓人印象深刻。2092年,即便各國間已不再存在隔膜,但未來世界也會是階級分明的世界。大型跨國公司UTS建立了類似地球的太空殖民地,這是人類進入太空衛星軌道的新家。

但除了選定的5%公民外,非公民要麼留在荒涼的地球上,要成為太空工作者。這一設定既是對韓國社會分化的隱喻,也反映了全球化中形成的國際分工。而電影由此喊出的標語顯得荒誕而又諷刺︰

地球曾是生命的象徵,太空則是一片死寂,現在透過科技的奇蹟,人們能在太空的溪流釣魚,孩子們能在廣闊的綠色原野再次追逐蝴蝶,這只是UTS的起點。

就如同中國電影在集體主義上從不缺席一樣,大尺度、高能量、強情節的批判現實主義,大概也已經成為了韓國電影的「政治正確」。

【相關圖輯】《與神同行》再推續作、湯唯夫妻檔聯手…盤點2021年26部韓國猛片

+77
+77
+77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