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人生.專訪|導演被撤資仍堅持 胡子彤:香港電影絕對唔會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何力恒執導,譚耀文、胡子彤主演的港產片《二次人生》,演繹一段廿載的師生情,二人各自在失落的人生中,藉著長跑為自己人生歡呼。較早前導演何力恒、胡子彤接受《香港01》訪問,分享了拍攝《二次人生》的感動以及辛酸史。

導演何力恒跟胡子彤都是身體力行支持港產片的代表。(劉智源 攝)

胡子彤感恩現實有多位伯樂扶持

戲中講到胡子彤跟譚耀文有很深厚的師生情,而現實中胡子彤都有同樣經歷。胡子彤:「我好好彩由讀書到打波到入行都遇到好多好好的師傅,中學的體育老師十分鼓勵我發展體育,知道我要去外國比賽都好支持。直到打波更是遇到非常好的教練,在我態度囂張或迷茫時都在我身邊,到我入行又遇到現時的經理人,幸運的是在不同階段都有一個老師或伯樂在身旁。」

譚耀文與胡子彤,演出兩師徒的動人。(《二次人生》劇照)

導演何力恆堅持行「拍戲死路」

導演何力恆曾在《二次人生》映後會中,提及「拍戲被形容為是死路一條」,咁點解導演仍要堅持走這條死路呢?他回應:「主要睇你有多強的信念,有多堅信自己的劇本、人物、想傳遞的訊息、有幾大信心觀眾會有共鳴,對於以上種種,你有信心都有人會鍾意的話,這就是我的堅持要去拍,亦是我自己由細到大好想拍電影的理想,就堅持一定要做到、拍到為止。」

胡子彤自言現實猶如戲中一樣,在不同階段都有伯樂在身旁。(劉智源 攝)

《二次人生》遇投資人撤資 導演:一定要捱去終點

事實上在拍攝《二次人生》中,曾經有投資人撤資,不過導演何力恆仍能堅持拍畢整套電影,他續指:「首先當然很熱愛,現時捱到電影可以上映,真的在沿途為我打氣的人有很多,有人問我子彤個角色係咪投射緊自己,其實唔係,但竟然在拍攝的過程中是自己愈來愈似佢,要捱去終點。現實中監製幫我頂好多事,支持我繼續拍,當時心態都只是拍得一日得一日,團隊都有好多廿幾三十歲的年青人,雖然他們後生但拍過很多戲,電影工作經驗又多過我,得到佢哋、後期很多的支持,感謝電影出來後有不少正面的評價。」

在拍攝《二次人生》的過程中,導演何力恆遇上投資人撤資,令他都非常大理壓力。(劉智源 攝)

胡子彤拍完先知咁大鑊 直言導演係黐線佬

即使拍攝時大家有心想捱去終點,但導演何力恆都坦言有難處:「當其時的問題在於『究竟聽日開唔開工?』始終要解決最現實的問題──資金,每日食飯盒都要錢啦,直到目前都有些問題仍未解決,不過有信心在電影上畫前能拆解,所以大家都能想像到拍攝的困難。」反而主演的子彤對當時撤資一事未有聽聞。胡子彤:「我拍的時候唔知道,佢(導演)點會同我講,佢同我講我都會諗『你得唔得㗎導演?搞唔搞得掂啊?』拍完先知原來咁大鑊,更加知道呢個黐線佬係黐線㗎!冇可能唔跟演員講,所以知道導演和監製所承受的壓力時,之後都會盡自己所能幫手,謝票都一定要幫忙。」

胡子彤飾演一名沒有⽬標和志向的地產經紀。(《二次人生》電影劇照)

點睇「香港電影已死」?

問到最熱討的話題,香港電影已死?胡子彤愕然一下回應:「點會啊?點會死㗎!唔會㗎!我陸陸續續都會去不同大學的電影學會分享,有這班年輕人在,電影又點會死呢?我只會說電影可能會改變模式去進行,但絕對唔會死。其實同個世界一樣,一定會有改變但世界不會死,死嗰個係世界會爆炸,咁呢樣我哋再算,但一日未爆炸一日都可以繼續行落去,我其實好有信心。」
另外導演何力恆補充:「唔會,觀眾買飛入場就證明唔會死,我好有信心呢套戲會吸引到好多觀眾入場,因為香港在現今時刻,好需要呢種電影,大家會搵返好多不見了的人情味,如果大家鍾意香港,不是說鍾意香港電影,大家都應該入去看看,你會發覺咁嘅人都可以完成一套電影,香港電影又點會死呢?」

+13
+13
+13

Credit:
化妝:Bonbon @ MOD Makeup Academy
髮型:Sam @ Orient4
服裝:Moncler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