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福島直擊・超越科學|和牛成「輻射廢棄物」 反核牧場主不離棄

撰文:李穎霖 梁祖饒
出版:更新:

日本最快周四(24日)排放福島核廢水,311地震引發核災過去了12年,日本政府至今仍為受影響地區去除污染。輻射泥土可以掘走,長埋地下,但受到輻射的牛,是否就要全部撲殺?
《香港01》記者親身到福島,直撃養着數百頭輻射牛的希望牧場。牧場中的牛曾被政府判處「死刑」,更疑因輻射出現突變,但負責人吉澤正巳堅持和這些活着的生命走到最後,拒將牠們變成「輻射廢棄物」。
原本就反核的吉澤,現時更站在反對排核廢水出海的最前線。他擔心長達30年的排水計劃,會對福島人的健康帶來影響,更打算在排水後釣魚,自費拿去檢測,以防政府隱瞞任何問題。

記者、攝影:李穎霖、梁祖饒 日本福島直擊

福島核廢水・專頁|01日本直擊排水爭議 緊貼最新進展及反制措施

說到牧場中的牛被政府當成「輻射廢棄物」,吉澤的語氣仍帶點憤怒。(李穎霖攝)

12年前用望遠鏡看到核電廠冒煙

「3月17日那天,我就用這副望遠鏡看着核電廠的方向,看自衛隊和消防隊向反應爐灑水,突然就看到了白煙。」吉澤正巳在家門前,把望遠鏡對準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方位,再把雙眼靠到目鏡前,模擬着當時的情況。這個本來買來觀星的望遠鏡,在311災難發生後,成為了吉澤窺探核電廠最新情況的工具。

吉澤正巳在家門前的望遠鏡,是災難發生後,他用來窺探核電廠最新情況的工具。(李穎霖攝)

被迫撤離 潛回餵飼

吉澤正巳的希望牧場位於福島浪江町,與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14公里。311災難發生後,核電廠爆炸泄漏輻射,日本政府很快要求附近居民疏散,但牧場的負責人吉澤,為了照顧牧場內330頭和牛沒有離開。

避難指示後來擴展到核電廠方圓30公里範圍,吉澤亦被迫撤離。當時有不少畜牧的人被迫離開家園,飼養的禽畜都在一夕之間失去了照顧,變得瘦骨嶙峋,甚至餓死。不過,仍有部份人如吉澤一樣,不想放棄牛隻,多次偷偷回來,放下飼料再離開,更因此與警察起爭執。然而,2011年5月,即災後2個月,日本政府就下令撲殺核電站方圓20公里內的家畜。

浪江町的請戶漁港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只有七公里,可遠眺核電廠。(李穎霖攝)

靠捐款養牛

「這些牛在國家的方針下不能再生存,政府覺得牠們很礙事,是輻射廢棄物,施壓想把牠們殺死收拾殘局。」吉澤說,語氣仍帶點憤怒。

在政府的政策下,災區約有3300頭牛被殺,有同樣不願殺牛的人,亦將飼養的牛交了吉澤照顧。現時吉澤的牧場有500頭牛,除了和牛,更有乳牛。然而,留下的這些牛因輻射的關係,全部都不能賣,他現時靠來自全國的捐款,養着這些政府眼中的「輻射廢棄物」。

作為一個本來經營食用和牛牧場的人,吉澤說堅持留下牛與他們的商業價值無關:「牠們是活着的生命。我接手了牧場,會和牛一起走到最後。我有了這樣的覺悟。」

災後一年,牧場有20頭牛身體突然出現了白點,至今原因仍然不明。(李穎霖攝)

牛突現白點 疑為突變

災後一年,20頭留下的牛身體突然出現了白點,至今原因仍然不明,吉澤懷疑是突變。

在2011年底、災後半年就重回牧場生活的吉澤,今年69歲,災後做過20次身體檢查,他指自己體內的累積輻射量在災民中算高,但慶幸無驗出癌症和其他症狀。

311災後,吉澤正巳在自己的車和牧場上都噴上了「決死救命、團結」,他認為只有所有人齊心協力,才能跨過核災。(李穎霖攝)

駕車全國演講 宣傳反核

吉澤正巳年輕時,已覺得核能不安全,曾參加反核學生運動。311引起的核災發生後,他見到自衛隊和消防隊仍在為核反應堆灑水降溫,卻聽說東京電力打算讓員工撤離核電廠的消息,氣得在車身寫上「決死救命、團結」,並駕車到東京抗議。

多年後,吉澤正巳駕駛着這輛抗議車,到全國各地演講,宣揚311和核災的教訓。這輛抗議車亦不斷「進化」,由起初寫下的一句標語,發展到現在,車身上貼上「不要排放核污水」、「再見核電廠」等字句,車後更可拖着一隻由九州一名大學教授造給他的牛型藝術品,呼籲不要忘記災難中的棄畜、棄民。現在他和這輛車一起,投入到反對排核廢水的最前線。

原本就反核的吉澤正巳,現在他駕駛着宣傳車,投身反對排核廢水的最前線。(李穎霖攝)

去年8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宣布重啟部份被閒置的核電廠,並且建造新世代的反應爐,吉澤對此感到憤怒。「像311般的大地震一定會再發生,這不只是福島的事,是全國有核電站的地方的問題。最糟糕的情況就是爆炸,輻射隨風飄散,不就和切爾諾貝爾一樣嗎?」

面對接下來,向海洋排放30年核廢水,他擔心會對福島人的健康、漁業的未來造成影響:「污水中不止有氚,有很多放射性物質。在福島的人還是要食福島魚。」

吉澤的車有時會拖着一個由九州一名大學教授創作的牛型藝術品,呼籲大眾不要忘記災難中的棄畜、棄民。(梁祖饒攝)

播哥斯拉主題曲 巡遊宣傳反核

「堅決反對將污染水排海、這是浪江町希望牧場的宣傳車⋯⋯」跟着吉澤的抗議車來到浪江町市中心,他一邊駕車,一邊透過車頂的擴音器,說出他反對排核廢水出海的理據,呼籲沿途聽到的人和他一起堅決反對。擴音器又播放着《哥斯拉》的主題曲,吉澤說2016年的電影《真・哥斯拉》影射311事件,對他有着很大的衝擊,這音樂加上牛的叫聲,現時就成為了他示威的背景音樂。

吉澤駕着車,來到請戶漁港旁邊正興建的防波堤停下,這裏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只有七公里。吉澤和同樣反對排核廢水的同伴,在這地方搭起了紅色的帳篷,他說懷疑政府會否「隱瞞一些糟糕的事」,所以打算在排水後,在海邊釣不同的魚,自費拿去檢測,「結果沒問題就能吃」。

哥斯拉是日本怪獸角色,創作背景為美國試爆氫彈導致日本船隻第五福龍丸船員感染輻射事件。哥斯拉靠核輻射維持生命,影射日本民眾對核恐懼。圖為東京新宿的哥斯拉酒店。(Getty Images)

東電宣稱經稀釋的核廢水安全,國際原子能機構亦確認,排水計劃符合國際安全標準。不過,吉澤並不放心,指排放核廢水令他想起1950年代,熊本縣有工廠擅自排放污水出海,令大量居民水銀中毒。他擔心歷史會重演:「污染水的問題不會完結。」

不過,對排水有意見的人,是否只集中在福島?記者親身前往東京,了解在政府大樓前靜坐12年反核人士的看法,以及關注團體的擔憂。(詳見另稿)

福島核廢水・專頁|01日本直擊排水爭議 緊貼最新進展及反制措施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