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反防疫示威乍現新納粹 廣島原爆75年的歷史教訓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未息,然而在過去周末的柏林勃蘭登堡門前,卻上演一幕萬人空巷的畫面。約1.7萬人走上街頭反對政府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大部份未有戴上口罩,更沒有保持1.5公尺的社交距離。為此德國執政社民黨主席艾斯肯批評示威者行為不負責任,不僅危害公眾的健康,更危及德國的抗疫努力。

事實上,德國經歷近五個月的嚴格隔離措施,民眾再在忍耐不住而靜極思動可以理解。不過參與示威除了不少為右翼自由派、反疫苗論者、陰謀論信徒外,亦有不少為極右新納粹主義者。其除反對政府的防疫政府外,當中不少亦認為政府防疫背後藏着打壓國民人權和自由的陰謀,一些新納粹份子更直指猶太人為幕後策劃者。

德國的新納粹主義在戰後一直陰魂不散,然而始終長期處於德國社會邊緣或地下。不過隨着2015年總理默克爾對中東難民採取開放邊境政策,令歐洲各國的民族主義反彈,亦助長德國極右勢力死灰復燃,被指新納粹關係密切的另類選擇黨(AfD)屢次在地方選舉中大有進賬,更在2017年首次晉身國會。

左一為AfD代表之一霍岳克(Björn Höcke),右二是開姆尼茨反移民示威的領頭人之一、疑似新納粹組織PEGIDA的領袖巴克曼(Lutz Bachmann)。圖為開姆尼茨的一場集會。(美聯社)

德國與日本的極右

另類選擇黨主張歷史修正主義,強調納粹政權只是德國過千年光榮歷史的沙石,要擺脫德國人罪咎感,重新培養國人的民族自豪。2月13日盟軍轟炸德累斯頓75周年紀念,作為其票倉的另類選擇黨主席楚帕拉更引用當年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的數據,指當年一連三日的轟炸造成約10萬人喪生,引起當地軒然大波。

德國主流歷史學界與媒體輿論皆公認,當年德累斯頓大轟炸死亡人數為2.5萬人,此亦得到2010年歷史委員會的研究確認。而楚帕拉引用戈培爾誇大的數據,亦被指意圖透過煽動言論包裝並強化「受害者」形象,達到淡化納粹發動戰爭、猶太人百萬大屠殺等罪行的目的,將德國的民族屈辱和苦難盡數歸咎美英外國勢力身上。

同樣情形亦見諸於二戰的另一侵略國日本。8月6日將是廣島原爆75周年,由於日本的疫情未退,大型紀念活動恐怕不會上演。廣島原爆造成至少七萬平民死亡,為二戰中相當慘烈的一幕。近日仍有84人聲稱是當時淋到含放射性物質「黑雨」的受害者入稟法院要求納入日本政府的援助對象,可見戰爭帶來的苦難至今仍未消退。

【廣島:原爆圓頂館(世界遺產)】廣島是全球第一個遭核武攻擊的城市,原爆圓頂館的前身是「廣島縣產業獎勵館」,二戰期間因美軍投放的原子彈而慘遭破壞。雖然原爆圓頂館不是當時爆炸中心,但原子彈威力強烈,產生的暴風也使這座建築物只剩部分得以保留。

然而日本的極右勢力至今依然活躍。跟德國極右相似,日本極右勢力塑造自身遭美國轟炸及佔領的「受害者」形象,淡化其發動侵略,對東亞各國人民造成的苦難。十多年前便有極右份子破壞廣島和平公園紀念碑,將碑文上「就讓所有的亡魂都安息吧,因為我們將永世不忘我們所犯下的錯誤」一句的「錯誤」一詞鑿毀。

德日極右否定歷史言論,令人意識到極端民族主義的禍害至今仍未能徹底消除。幸然德日兩國皆過渡至民主開放社會,極右勢力難以壟斷社會輿論及教育,肆意扭曲民族史觀,把歷史教育武器化。然而在75年以後全球大疫下人心浮動,國際格局洗牌下太平洋上煙硝味漸濃,人們應謹記和平之得來不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