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葵樓有長者未接受檢測已解封 住戶:多次要求上門採樣被拒

撰文:呂凝敏
出版:更新:

葵涌邨疫情大爆發,政府昨晚(22日)起圍封曉葵樓、旭葵樓、芊葵樓及雅葵樓進行強制檢測,截至凌晨1時,約2,300名曉葵樓居民和訪客接受檢測,沒有發現陽性個案,至今早(23日)約9時45分完成曉葵樓的強檢行動。然而,有曉葵樓居民向《香港01》反映,指家中有兩老因行動不便及患有阿茲海默症,無法下樓進行檢測,惟昨晚至今早大廈解封前,政府均沒有安排上門採樣服務,即使事主多次向現場職員查詢,對方亦只再三強調沒有人手安排上門採樣服務,令她感到非常憤怒,「仲有人未做檢測就解封大廈,究竟曉葵樓每層仲有幾多漏網之魚?」

+8

居於曉葵樓高層的馮小姐向《香港01》表示,她與六旬父母及一名外傭同居,昨晚8時得悉政府圍封曉葵樓後,便一直留在家中等候通知接受檢測,惟她指其69歲父親患有阿茲海默症,若外出隨時大叫及失禁,亦不時會因碰撞而弄傷自己,而63歲的母親則是180磅重的傷殘人士,需長期臥床,並因患上糖尿病需定時洗腎,兩老均無法下樓排隊接受檢測,「平時同是但一個出街覆診,都需要至少兩個人扶住,先控制到佢哋」。故馮小姐與外傭昨晚分批下樓接受檢測,但家中兩老則一直等待上門採樣服務。

+1

民政署一度致電稱可大便檢測代替 檢測站人員:只限小孩

馮小姐透露,昨晚11時45分,有穿上保護衣的職員到其住所拍門,通知可下樓進行檢測,她隨即向職員提出兩老需要上門檢測服務,然而對方卻回應指並不會提供此服務,強調兩老亦需要下樓進行檢測。至馮小姐自行下樓進行檢測時,獲民政署人員致電,對方提出她可向檢測站人員拿取大便瓶,讓兩老以大便樣本檢測代替咽喉及鼻腔合併拭子採樣,但隨即被檢測站人員更正,指大便樣本檢測服務只限於小孩,並向馮小姐承諾會派員上門替兩老採樣。

兩老等足一晚無安排 大廈今早已解封

馮小姐遂上樓等待至今早凌晨4時,仍沒有相關人員通知兩老的檢測安排,至早上她才透過新聞報道得悉曉葵樓全部檢測結果呈陰性,已經解封。「我屋企有一半人都未接受檢測,就解封大廈?究竟曉葵樓每層仲有幾多漏網之魚?」她形容政府多次向市民表示會替行動不便人士及長者提供上門採樣服務,實際卻沒有,是一個謊言。

《香港01》製圖

「政府明明講咗有,𠵱家又話冇」

經過一番折騰,至今日下午,馮小姐的爸爸接到房屋署致電,由於其父無法理解電話內容,馮小姐其後再致電該署,再次查問上門採樣服務。房屋署職員回應指,因檢測承辦商人手不足,故沒有提供上門採樣服務。馮小姐感到非常憤怒,「政府明明講咗有,話會幫啲弱勢社群上門檢測,𠵱家又話冇!如果曉葵樓有隱形傳播者冇接受到檢測,就咁解封大廈,佢哋就可以喺社區播毒,就算檢測公司唔夠人,房署同民政署都有好多人手,上門幫手過一過輪椅,或者一齊扶我爸爸媽媽落樓做檢測都好丫」。

+7

立法會議員陳穎欣表示,除了馮小姐外,她亦接獲不少因家中有行動不便人士及長者而無法下樓接受強制檢測的個案,「有啲最後被迫自己落去做,有啲最後冇做」。她指如政府無能力提供上門採樣服務,便不要欺騙市民,讓他們「白等」,「發佈會大大聲話有,真係做就靜靜地同市民講冇」。

房屋署助理署長(屋邨管理)陸子慧今日在疫情記者會上表示,會盡量向行動不便人士安排上門採樣檢測服務,但他承認採樣承辦商的工作量繁重,部分個案需耐心等候。《香港01》正向民政署及房屋署查詢事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