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空姐患類風濕關節炎接受自然療法獲舒緩 研讀香薰治療助同路人

撰文:曾鳳婷
出版:更新:

前空姐Helen受疫情影響下,兩年前被迫離開心愛的航空業。原來她亦是確診8年的類風濕關節炎患者,每當病發,Helen都需要服用最高濃度的抗癌藥物和類固醇以調制病情,惟劑量之大導致副作用同樣顯著。Helen形容當時自己身體腫如雪人,又時常坐不安吃不落,不時嘔吐,疾病所帶來的疼痛令她感到萬念俱灰。
後來Helen機緣巧合下接觸到自然療法,香薰治療令關節腫脹的情況得到舒緩,生理上的痛楚減緩,亦讓她的心理狀態有所好轉,更能順利回到工作崗位。受病魔纏繞的經歷令她對自然療法及養生產生興趣,離開航空業後,Helen更致力鑽研修讀香薰相關的知識,其後創立芳療公司,盼以香薰治療幫助更多同路人。

香薰治療師Helen(張穎珊)是一個有20年資歷的空姐。在疫情打擊航空業下,她只能被迫離開行業。(盧翊銘攝)

香薰治療師Helen(張穎珊)是一個有20年資歷的空姐。在疫情打擊航空業下,她只能被迫離開行業。當年由地勤轉為空姐的她表示,空姐一職可謂一試愛上,多年來走遍世界各地,感受當地的文化。然而在2003年起,Helen的關節便出現疼痛情況,初時醫生判斷或由工作勞損引致,處方消炎及止痛藥作治療。雖然情況一直未有好轉,但亦未有特別惡化。

自然療法如香薰治療在英美澳盛行,並被視為輔助治療。(盧翊銘攝)

大劑量藥物副作用致腫如雪人

十年過去,Helen病情變得嚴重,她向專科醫生求診,確診類風濕關節炎。當時醫生給她一些抗癌藥物、類固醇、消炎及止痛藥治療,惟情況惡化。最嚴峻時因關節腫脹,影響其外表,亦令她活動不順,「我嗰陣腫到似個雪人,食完嘢就會嘔,好影響心情」。藥物所帶來的種種副作用,令她無法見到曙光。

香薰治療竟令Helen的關節腫脹情況得到改善,疼痛的感覺得以舒緩。(盧翊銘攝)

嘗試香薰治療改善關節腫脹情況

大劑量的藥物未能成功控制病情,令她感到萬念俱灰。Helen的醫生來自澳洲,當時他指出,Helen的藥物劑量大如「病未殺死,藥物已把她殺死」,建議她尋求其他治療方案。Helen曾試過求診中醫,卻未有太大改善,後來她得知自然療法早在英美澳盛行,並被視為輔助治療。Helen便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進行相關療法,香薰治療竟令Helen的關節腫脹情況得到改善,疼痛的感覺得以舒緩。五個月後,Helen便重回工作崗位,繼續她的飛行夢。

兩年多前疫情殺到,Helen隨即失業,除了感到沮喪外,從事多年航空業的Helen亦對自己前程感到迷惘。她期望透過讀書進修提高競爭力,香薰治療成了不二之選。完成課程後,Helen便著手創立芳療公司。(盧翊銘攝)

任職空姐時,Helen時常往返英美澳三地,在興趣驅使下,她便在澳洲修讀相關課程,建立香薰治療基礎。兩年多前疫情殺到,Helen隨即失業,除了感到沮喪外,從事多年航空業的Helen亦對自己前程感到迷惘。她期望透過讀書進修提高競爭力,香薰治療成了不二之選。完成課程後,Helen便著手創立芳療公司。

Helen發現港人普遍對於香薰治療的認知不多,概念停留在精油的單一功效以及作放鬆用途。她解釋,每一種精油均有多種功用,例如常見的檀香,除了眾所周知的平靜功用外,還可以去水腫、利尿及有助保持皮膚彈性,把不同精油混合亦會有不同功效。Helen提到,現時在香港的香薰療法主要分為吸入、按摩、擴香及浸浴,透過每個客人不同需要及病徵等,為其調配一種協助他們治療的精油療程。以往患病的經歷令她明白,「當一啲治療幫唔到手,會有無助感,會希望有其他方法幫手」,故希望利用其專業知識幫助更多同路人。

Helen的靈悅芳療坊創立不久,便迎來第五波疫情被迫停業數月,但有危亦有機,Helen指,自第五波後,有近四成客人受失去味覺或嗅覺困擾,更有一半客人有脫髮問題前來接受治療,而這些症狀大多與長新冠有關。(盧翊銘攝)

疫下多長新冠客人接受香薰治療

Helen的靈悅芳療坊創立不久,便迎來第五波疫情被迫停業數月,但有危亦有機,Helen指,自第五波後,有近四成客人受失去味覺或嗅覺困擾,更有一半客人有脫髮問題前來接受治療,而這些症狀大多與長新冠有關。當中最令Helen有成就感的是客人告知體驗舒適,身邊的人又看見他們的狀況有所改善。除了生理上的治療外,Helen更不時化身為客人的專屬「樹洞」,傾聽他們心中的煩惱,達到心身治療的效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