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一筆埋藏下籃球靈魂  本地畫家Roy的NBA油畫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繪畫這回事,畫家透過筆觸、色彩為媒介,建構他們獨有的世界,向大眾傳達所思所想。從一件作品讓大家產生共鳴、感受,着實不容易,這種獨特的詮釋能力,後天努力之餘,天份也是不可或缺。「相信自己有畫畫天份,再加上後天努力,有信心能夠以此為職業。」油畫家鄭加維(Roy)說着。

以NBA球員為題的作品,一筆一劃加上細節,Roy為球迷帶來不同的共鳴。

從小喜歡畫畫,一張紙、一支筆就是Roy無盡的色彩世界。可是現實就是如此,求學時專注學業考試,投身社會後的柴米油鹽,從零售、倉務以至銀行職員,Roy為了生存而努力着,「要賺錢、要生活,哪有時間想再畫畫。」

一擱起畫筆便是10年,惟生活的現實中,Roy依然想念那個天馬行空的創作空間,「打工生活真的很沉悶,26歲時決定辭職開設畫室,做自己喜歡的事。」年輕沒有包袱也沒有顧慮,一顆向前衝的心油然而生,「至少我知道喜歡畫畫,自己仍然會買井上雄彥的作品,心底認為仍然存在『呢樣嘢』。」

毅然辭職,重拾畫筆,並以此為職業,Roy當時認為應該趁年輕,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黃寶瑩攝)

迷惘中因NBA重拾路向

「呢樣嘢」是Roy對繪畫的堅持與熱情,趁年輕賭上一把,憑拼勁開展新事業。惟現實卻沒有一帆風順,生命總是出現不同挑戰,走出一個迷霧之後迎來另一個迷惘,「我未算找到方向,開始思考自己真正喜歡甚麼,發現籃球是我著迷的運動,不如開始以NBA創作主題。」

成長過程中,大家或許被現實磨掉了最初的「那個我」,尋回自我的過程中剝開一層又一層自己,找回這顆純淨的初心。糅合生命中最喜歡的兩個元素,NBA畫作成為Roy其中一個創作方向,一幅幅不同年代的NBA球員、教練且極具個人風格的大小作品,「畫畫是我表達對籃球之愛的方式,有人可能是寫作、儲波衫、波鞋,而畫畫就是我的方法。」

大約7、8年前開設第一間畫室,Roy卻找不到方向,NBA讓他在創作路上重回軌道。(黃寶瑩攝)

Roy部分的NBA油畫創作(按圖放大):

+3
+3
+3

以耐性煉成一幅幅心血

在繪畫世界之中擁有不同的表達手法,素描、水彩、水墨、粉彩,千變萬化,可是Roy卻對油畫情有獨鐘,成為他作畫主要的方式。油畫可說是一種「麻煩媒介」,需要時間等待顏料乾透,才能繪製另一部分,「油畫要處理很多層次,可是覺得整個過程很適合我,都要需要耐性等待。」不僅是需時甚久,就連清洗畫筆要用上特別稀釋劑,「但我就係好鐘意。」Roy透露創作過程中,會花更多時間於構思概念,在腦海中反覆改動,想清楚最後呈現的效果,才真正下筆。每一幅油畫創作都是Roy以耐性煉成,以另一種面貌向大家展現熟悉的球員。

Roy獨愛油畫的不同層次感,惟代價便是等待顏料乾透的時間。(黃寶瑩攝)

油畫的質感令Roy以此作為連結他與受眾橋樑。(黃寶瑩攝)

苦澀的過程、心靈的滿足

Roy每天花上超過10小時泡在畫室,處理教授畫班或其他畫畫工作,然後才是他創作NBA油畫的私人時間,「時間一直不夠用,唯有左擠右擠來創作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我沒可能不憂柴憂米,只專注畫NBA作品,這是現實的顧慮。當然也不能只想生活,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兩方面取一個平衡,」面對維持生計現實,還是需要丁點喘息空間,惟Roy卻苦笑着耍手擰頭,「不能說是喘息......我從早到晚只做同一件事,畫畫,直到晚上空餘時才創作NBA作品。其實我也累,過程絕不輕鬆,可是我會投入其中,還是享受、滿足。」苦澀中帶有滿足,兩者未必不能並存,換個角度看這種甜密的負擔,正正能讓Roy甘之如飴。

一幅幅的NBA油畫代表了Roy無數個創作的晚上。(黃寶瑩攝)

來自高比精神的推動力

看着Roy畫室內的叼住雪茄的米高佐敦、身穿24號球衣的高比拜仁,還有馬刺「GDP」三巨頭,一切都是Roy花上無數個晚上的心血而成。每幅畫作都是Roy的「親生骨肉」,透過細膩筆觸、縝密的色彩配搭,將自己所思所想演繹於畫布上。

Roy於2015年開始繪製以NBA為題的油畫系列,這幅高比正是他第一幅作品。(受訪者提供)

「第一幅NBA作品是高比,當然我早期也喜歡MJ,作為馬刺球迷的我也愛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可是高比影響我最多。」籃球迷對高比的曼巴精神應該最熟悉不過,追求完美的執着、凌晨訓練的故事,無不打動大家,甚至影響各行各業,「高比留給世界精神,提醒大家如何在自己擅長領域中努力,有時自己工作到凌晨,或是疲累時,想起他又會繼續有動力向前。」

Roy身後的正是第二幅高比畫作,當時自己工作相對辛苦,在情緒到來的作品。(黃寶瑩攝)

在高比於去年離世後,Roy繪畫的第三幅高比作品,一改過去用色強烈、硬派的風格,用上柔和筆觸及顏色營造天國的氛圍。(黃寶瑩攝)

帶同親筆作品與偶像見面的神奇旅程

高比的籃球精神影響了Roy,Roy的畫作亦引起每位球迷內心陣陣的悸動,以作品令受眾有所觸動,這亦是畫師與創作者的幸福來源。

「活塞也是我喜歡的球隊之一,特別是2004年於被看低時奪冠,是我中學時代的回憶。」自自然然,活塞也成為Roy筆中的主角,將當年的陣容化成畫作,甚至於2019年親自帶同作品與賓華萊士(Ben Wallance)及拉舒德華萊士(Rasheed Wallace)見面。球星們仔細研究油畫內的絲絲細節,甚至比對紋身的還原度,種種的反應讓Roy滿心歡喜:「他們很欣賞、尊重,反覆細看,知道我是真球迷。拉舒德華萊士用手機拍下畫內的隊友,表示能夠自動辨識樣貌,讚我畫得相似。」或許創作過程確實艱難,惟看到作品獲得認同,受眾的欣賞,足以洗去所有的辛勞。

Roy於2019年有機會帶同作品與活塞偶像見面。(受訪者提供)

拉舒德華萊士甚至即場比對畫作與自己紋身,大讚畫得非常相似。(受訪者提供)

出版《球魂不滅》一書的機會

Roy過去6年間創作近百幅作品,本來打算於去年籌辦展覽,惟疫情關係一直未有行動,反而給了他一個將畫作結集成書的機會,出版《球魂不滅》一書。將過去作品重新篩選、編排、整理,以年代劃分不同篇章,配以文字作嚮導,一步步帶領讀者走進NBA的時光隧道,重新感受過去與現在,「其實在整理期間,也看到自己起初以肖像為主,畫功、風格與現在有別,以前比較單調,現在多點變化。」這些年來,改變的不僅是NBA世界,還有創作風格越來越鮮明的Roy。

編排及為新書重新配上部分文字時,Roy亦藉此機會看到作品風格於這些年的改變與進步。(黃寶瑩攝)

縱然創作之路不容易,Roy卻享受他這條充滿挑戰的道路。(黃寶瑩攝)

從毅然辭職到開創畫畫事業,由寂寂無名到球星分享作品,Roy一路走來或許崎嶇、或有苦有甜,可是他依然保持初衷:「發生便是發生了,無得諗後悔,只能向前望,在你已選擇的道路上做得更好。」Roy Cheng Artworks畫室不僅滿是油彩的味道,還承載住Roy對籃球的熱情,以及向前衝的勇氣,當然少不了在無數個夜䦨人靜的晚上,陪伴他度過創作時光的3隻小貓。

當Roy工作時候,他的貓貓們懶洋洋躺在一旁休息。(黃寶瑩攝)

陪伴Roy度過每一個與NBA為伴的晚上,還有畫室的3隻小貓,令他在創作期間並不孤獨。(黃寶瑩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