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以外】籃球女生投身塔羅 星座解牌靈氣治療邊學邊做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只會打街場、做教練、紀律部隊工作、背心短褲運動鞋......
籃球員,只限於這些定型?
各人喜好千奇百趣,籃球員亦不等於「波牛」,就如許芷瑜一樣,籃球以外是塔羅世界。

「雙子座的球員,也就是我啦,我發現是真的比較少。」投身塔羅占卜行列的許芷瑜腼腆笑說。她自認是典型的雙子座,愛玩、多心、隨性,無法像金牛座般全心投入一個項目。不甘於安定的雙子特性事實有跡可尋:籃球員出身、大學讀時裝設計,畢業後也一度訴說「唔知可以做咩」,其後加入模特兒經紀公司當了一年公關,繞了一圈,終覺得全職工作綁手綁腳,遂辭職創業成為塔羅占卜師。

雙子座的表達能力好,剛好也適合這樣的工作。(張倩儀攝)

「從小學就對外星人、古文明很感興趣,還會抄筆記,後來自己有去玩塔羅。」25歲的她,出身自協恩中學,理工大學畢業,中學起就閱讀有關古文明的書籍,讀書及籃球以外的時間就用來探索世界神秘的一面。她從小相信無奇不有,也好奇自己來到這世界的目的,慢慢與「New Age」(新時代)、靈修等的身心靈範疇結緣。

然而從別人為自己占卜之中得到啟示,有天忽發奇想:「與其常常要人給意見,不如我自己去學,可能會更了解。」接下來自學再鑽研,更報讀相關課程,慢慢發展至今。塔羅問牌、網上占卜、分析星盤、靈氣治療,在僅逾一百呎的工作室加一張懶人桌,許芷瑜邊學邊做。

打球可能會沒有自信,但說話絕對是「高材生」。(張倩儀攝)

桌上占卜牌五花八門,不同的排序指引着不同的答案,神態各異的圖案神秘得詭秘亦使人好奇。感情、事業、學業、家庭、人生……客人通通都問過。

「哪你相信命嗎?」我好奇問。

「我信,一切都是『整定』。」她回說。

每一張卡牌都代表一件事,一個人。(張倩儀攝)
+8

「整定」一詞在籃球員口中道出,也許有點矛盾。往往籃球員就是不信「宿命、整定」,他們變得好勝亦不服輸,然而在一動一靜能科學化的運動世界,又豈能以五花八門的牌面分析?

「整定,就像人生的藍圖,有一定的路線會去經歷、走過。」聽起來虛無縹緲,許芷瑜用自身被遺忘的「協恩女籃」身份加以解釋:「我以前很在乎沒有人記得我是協恩,打球常有『死啦,這球不進怎樣辦』、『為什麼教練不用我』、『隊友都比我好……』的情緒。」

自嘲是協恩「最無價值球員」,過往內心亦有不好過的時候,惟「整定」對於許芷瑜並不存在放棄成份。

星盤,就是出生的一刻太陽系星球的走向,以對性格和人生的影響。(張倩儀攝)
自我價值是自己給自己的,不是隊友也不是教練。(張倩儀攝)

「當你走到某一個位置,如何選擇、如何看待,心態其實才是影響你走這一條路的狀態。」就算不同形式的「整定」降臨,她認為坦然面對是對自己的人生最好選擇:「個天好像一直在考驗我的毅力有多少,為什麼我會打籃球、為什麼我會入協恩,可能是上天安排的一課;小時候會怨天尤人只因為『唔化』。」她笑笑再調侃自己:「在強隊中做最無價值球員,是好難做到的啊,你知道嗎?」

除了為客人解釋、分析卡牌的意思,有時候也成了對方的樹洞。(張倩儀攝)

許芷瑜籃球員外的另一面:(按圖放大)

+4

的確順應天命,才能了解自己在人世中的定位再出發。除了在「在強隊中做最無價值球員」,塔羅占卜也如「整定」是許芷瑜的角色,能自我陶冶而釋懷被遺忘的難過,亦能幫助同路人。投入身心靈範疇,她學會做客人的路引、樹洞,才發現原來多數人都不了解自己,「好似知道了所有球圈人的心事一樣」。

女籃不少球員都有出力支持,感覺是這圈子帶來的一種力量,而她卻多了一個目標:「我算不上是幫助來問我的人,但想和大家一起行,同行和陪伴是我做這件事的原因。」

聊了三個多小時,沒有一點冷場,耳環也隨頭的擺動而搖晃。(張倩儀攝)
得分可能不及隊友,那就專注在自己做得好的防守。(張倩儀攝)

許芷瑜邊說邊幫我和同事解說星盤,私心的我們更要求她占卜一番,戀情、事業、健康甚至香港籃球前景,我們也問過一遍。臨走前問道占卜收費,她卻說:「隨心吧,你覺得多少就多少。」

雙子座就是如此隨性,「整定」的,卻很不錯。

在這小小的空間,充滿了水晶的力量和客人的問號。(張倩儀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