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與日本文化的情緣豈止空山基? 就連美智子皇后也是支持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問到本年度男裝界最炙手可熱的名字,DIOR男裝線DIOR MEN定必榜上有名,單是PRE-FALL 2019季度與空山基Hajime Sorayama合作的科幻系列,就叫人引頸以待,可惜樹大招風,當一個品牌紅得發紫之時候,就總會惹來「柴台」聲音,批評品牌向日本頭街文化靠攏,只不過是潮流和希望開拓亞洲市場所使然。

然而,這麼想的人未免有點一廂情願甚至井底之蛙,只因DIOR這一品牌與日本文化的連結牽引,並非源自Kim Jones或Maria Grazia Chiuri;也不是起始自Raf Simons、John Galliano甚至Marc Bohan,只因在開山祖師Christian Dior主理品牌的時代裏,就是如此,或者再精準一點說,遠在1946年品牌創立之前,於Dior先生的童年,就命中注定與東洋文化結下不解之緣。

DIOR最近於中環置地廣場中庭,置設了期間限定Pop-up Store,由即日至5月7日就會完結,可謂一閃即逝。(攝影:龔嘉盛)

DIOR PRE-FALL 2019季度與空山基合作的系列在坊間掀起廣泛迴響。

其實日本藝術與法國人之間的互動,早在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就經已開始。

一切源自1867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

雖則話日本藝術、工藝以至哲學文化源遠流長,但基於江戶幕府時代二百多年的鎖國政策〈1635-1853〉,而一直未能直接與西方文化接觸,欠缺一個揚威國際的機會。不過往後政治形勢卻有重大改變,隨着明治時代的即將降臨,日本一改閉關鎖國政府,銳以學習西方先進技術,亦提倡「文明開化」,致力將自身文化工藝輸向國際,與西方國度進行互動。

如是者於1867年巴黎舉行的世界博覽會中,日本政府不但積極參與,並特意於博覽會內打造日本文化館,將東洋的庭園藝術、繪世繪、茶道以至內在的侘寂哲學,與陰翳禮讚(哪怕當時尚未出現這組字)的美學色彩,皆一併於展館內表現無遺,非但大獲好評,更迪啟西方各個領域上的文化菁英:梵高自此對浮世繪一見傾情,將它融入畫作之中,更自己動手繪畫浮世繪起來;Louis Vuitton的兒子Georges Vuitton則受到日本家紋圖案和櫻花美學影響,從而創製出風靡後世的Monogram圖案,足證該屆巴黎世界博覽會的影響之鉅。

這就是1867年改變世界的日本文化館。(網上圖片)

而雖然1867年的時候,距離Christian Dior的誕生之日(1905年)仍然尚遠,但日本藝術美學概念,亦憑藉當屆世博會而成功於歐洲社會之間傳播,到19世紀後期風氣已然極為熾熱,當時有一位名叫Madeleine Martin的女生,就對如斯東洋文化趨之若鶩,即便往後與實業家Maurice Dior共諧連理,升格為Madeleine Dior夫人後同樣熱情不變,更將她這股藝術熱情承傳到5位孩子身上,其中一位正是Christian Dior。

開拓東瀛市場的先驅

基於母親這個先天優勢,Christian Dior自少就沉醉在日本藝術的生活之中,其童年故居Granville莊園的Rhumbs別墅,其粉紅與粉藍色交織而色的屋內,就佈置了許多東洋藝術品,當中尤以葛飾北齋和喜多川歌麿的浮世繪畫收藏最多,據Dior自己的回憶,當時家裡就有一幅繪有日本版畫牆裝飾,「巨大得由樓梯底伸延至屋頂」,Dior看着這些日本藝術品之時候,每每悠然神往,一看就是數小時。

Granville莊園Rhumbs別墅。(Dior)

這種對日本藝術的鍾情與欣賞技法,至Christian Dior終其一生也縈繞在他創作生涯之中,自家品牌1946創立的數年之後,即1953年開始,DIOR即開宗名義大玩東洋風,1953年打造Jardin Japonais系列,從日本庭園涉取靈感,將庭園中所見的鳥語花香幻化成花卉、櫻花與花鳥圖案,並注入到西裝女裝服飾之中,耳目一新;之後同年的秋冬Haute Couture系列,更索性將發佈會移師東京舉行,首開品牌於日本舉行時裝秀的先例,由巴黎一同遠渡而來的西方模特兒,穿上精心設計的和服,成為一時佳話,而對於東洋女性,Dior也甚為傾慕,曾在訪問之中就直言:「日本女性擁有自己獨特的美麗,她們總會不惜一切代價,保持這種美感,這正是她們最大的魅力所在。」

1959的日本皇室大婚。(Dior)

此後,DIOR與日本文化的互動仍然持續,1954年為舞蹈家Margot Fonteyn,於舞劇"EntréeJaponaise"中創作和服風服裝;去到1959年更將整個熱潮推向高峯,事關那一年日本皇室大婚,與明仁親王结婚,成為皇太子妃,皇室就邀請Christian Dior為美智子親自設計3款西式婚禮禮服,既美麗不可芳物,又雍容華貴,叫全日本的女生為之傾慕,自此對品牌留下深刻印象,結下情緣。

DIOR向來與皇室有緣,除美智子外,戴安娜皇妃與Lady Dior的故事同樣令人津津樂道。

DIOR MEN PRE-FALL 2019。(Filippo Fior)

DIOR × 空山基
21世紀法國與日本文化的再互動

可見今次Kim Jones與日本文化互動,與日本舉行時裝發佈會,找來空山基合作,一切也是有跡可尋,更貼切的形容,即是一種歷史承傳。不過較之女裝部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兩年前重新活化1953年Jardin Japonais的傳統技法有所不同,男裝部Kim Jones版本明顯俏皮得多,也科幻了許多。

+5
+4
+3

Collection大玩Pattern,當中以3種圖騰作為主調:分別是粉色櫻花、傳統Oblique圖案與豹紋版本,一系列印上櫻花與Sexy Robot的服飾,雖然「蝦人著」,卻又極具新舊結合的內涵,空山基招牌的Sexy Robot,體態誘人,成功打破傳統機械人冷冰冰之感,為未來的高科技世界奠下想像基礎;而內裡的櫻花和粉紅、粉藍色用色,則是一種高超的典故手法,寓意Dior先生童年住處Rhumbs別墅的粉色外牆,和Jardin Japonais系列之中,對櫻花的回憶。

(攝影:龔嘉盛)

源自1967年的Dior Oblique圖案,是品牌近年最人氣的袋款。(攝影:龔嘉盛)

至於源自1967年的Dior Oblique圖案,近年當真是人氣火紅得很,不過在Kim Jones點石成金的眼光裏,仍然獲得了非同凡響的改造,首先設計團隊打破Oblique Pattern每每用上帆布Canvas作主物料之慣例,在部份Oblique圖案服飾之上,改轉成尼龍Nylon物料,輕量化與透氣度相應增強;而就算繼續運用帆布製造,亦會別樹一格地融入機能性的設定,或在包袋上加入可調教索帶和Matthew Williams調配的軍用鋼扣Utility Buckle;或將它的局部布塊,改造成Military Boots的一部份,別具心思,又能夠彰顯到Kim Jones熱愛Functional時裝的意志。

DIOR中環置地廣場中庭期間限定Pop-up Store。(攝影:龔嘉盛)

當然在這個Street Fashion理念橫行無忌的世代下,可以想像一系列T-shirt、波鞋和銀包配件應該最受歡迎,早前在外國版官網率先發售之時,已迅間完售,香港區網站雖然不設網購服飾,但DIOR最近就於中環置地廣場中庭,置設了期間限定Pop-up Store,由即日至5月7日就會完結,可謂一閃即逝,不過整個PRE-FALL 2019季度的大部份人氣單品店內均有售,再加上會場中特別設置的巨型Sexy Robot,實在值得大家去朝聖打卡。

【第一屆武博】眼界.決定境界!5月3至5日在九展舉行的第一屆香港武術及搏擊運動博覽(武博),活動包括解構武術電影的光影武林隧道、有趣好玩的武館街遊戲,以及超過100個體驗班,讓市民、初學者或武術專家,透過這個多元化體驗型博覽會,從武博擴闊眼界、提升境界!

按此立即購票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