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吝嗇嫵媚 同志歌手HUSH的性別模糊衣著:顏色不應有性別之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和爸媽出櫃了!」覺得聽起來很好笑,這麼不遮掩的我,居然一直都沒有真正告訴過他們。只是我希望透過這些對話,小小地鼓勵在任何角落的你,希望你繼續加油,保持好自己。也貪心地希望,你們也能給我的老爸老媽一點小小的鼓勵,我知道他們會看我的專頁!他們很棒!
台灣創作歌手HUSH(陳家偉)

拍攝當天,因為搭配服裝,台灣知名創作歌手HUSH(陳家偉)需要濃且稍微誇張的眼妝,結束後我問他:「需要幫你卸掉眼妝嗎?」他的回答讓在場工作人員頗意外,HUSH 朝向鏡子看了看,「我覺得還好耶!」不怕路人注意,HUSH大笑說:「我會回說:『沒看過辣妹嘛!』」

「穿衣服就是要爽,就是要給人看,」人類心智最狡詐的地方,就是讓我們對於本質不去確定的事務產生確定感,看到他們想看到的。顏色,對HUSH就如同他左右手的刺青——天使與惡魔,是必要、更是挑戰,他曾經染了一頭粉紅色髮走上金曲獎星光大道,也曾穿了整身粉紅色參加同志大遊行,「這是對一個挑戰,對世俗的挑戰,顏色不應該存在性別之分。」

HUSH獨愛性別模糊衣著風,不怕張揚、踩界,盡情展現自己▼

+15
+14
+13

魔羯座的HUSH用「複雜」來形容自己。「我的腦子停不下來,有一次因為失眠去看精神科,醫生說我:『腦波動過快』,一直在接收訊息。」不累嗎?「是真的蠻累人的,但至少我不討厭。」享受自虐?「我不覺得是自虐,蠻過癮的。」

HUSH說起拍攝前幾天手機在國外被偷了,「現代人拜手機網路之賜,人生像是多了一倍,不停接收訊息,卻沒時間消化,那個晚上沒有手機,我甚麼都不能做,只能想事情,當下你會有種自己重新運作的感覺。」想通了甚麼?「我跟大多數的人都很幸運,不需要鋌而走險求溫飽,偷我手機的人或許得靠這部手機才能活下去。」HUSH說強迫自己正面,那是個選擇。

其實每個人都有雙面性格,HUSH用「複雜」來形容自己,愛想東想西,加上又是念哲學系,「但我很享受想很多的過程。魔鬼、愛人,哪個最像我? 應該是魔鬼吧,因為是魔羯座的象徵。」

就像HUSH拍攝當天選擇穿上整身Vivienne Westwood,「我最愛Vivivenne Westwood對於性別的模糊,對我而言,顏色、衣服都不該有性別區分。」上衣側邊挖大洞,假兩件長褲,對於一般人而言不是那麼好駕馭,「穿衣服就是要爽,就是要讓大家看」HUSH 再次強調。

就像HUSH拍攝當天選擇穿上整身Vivienne Westwood,「我最愛Vivivenne Westwood對於性別的模糊,對我而言,顏色、衣服都不該有性別區分。」上衣側邊挖大洞,假兩件長褲,對於一般人而言不是那麼好駕馭,「穿衣服就是要爽,就是要讓大家看」HUSH 再次強調(KEEDAN)

【本文獲「KEEDAN」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