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iot Page變性血淚史:為入娛樂圈做盡違心事 出櫃後即被封殺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你一定記得《潛行凶間》(Inception)空間裏造夢師Ariadne。她幫助李安納度造夢,紅衣造型相當經典。還有小成本大回報的喜劇《Juno少女孕記》裏那個未婚媽媽。這個角色讓扮演者愛倫比芝(Ellen Page)20歲就提名了奧斯卡影后。

但看後面那張照片,你還能認出他嗎?(點擊放大瀏覽)▼▼▼

+2

Elliot Page一度是荷里活最被看好的新星。成熟的演技、頗具可塑性的姣好外形,既能駕馭商業片,又能在獨立電影中揮灑個性,直到他在2014年宣布出櫃。雖然宣揚政治正確,但荷里活終歸是個保守之地。資源待遇一落千丈,獎項提名再也輪不到他,大製作也與之無緣。但他沒有後悔自己勇敢的選擇。與女友結婚、宣布自己跨性別者的身份到今天公開完成手術的事實,他選擇的是一條更孤獨的路,但同時也是忠於自我的路。

人活一世,相比他人給予的認可與獎章,於Elliot而言,或許都不是真正的幸福。那什麼才是?在接受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採訪的時候他說:「就是從淋浴間出來,腰上圍着毛巾,然後在鏡子裏看着自己,感知到『這就是我』。」

人生第一站是20歲的奧斯卡影后提名

愛倫比芝入行早、成名也早,但或許恰恰是這個原因,促使他做出了今天的決定。小時候媽媽帶他去看了場《歌聲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從此就愛上表演,「一走出劇院,我就問媽媽, 我要去哪裏學習才能成為克里斯汀(《歌聲魅影》女主角)?從那時起,我就在心底種下了要當演員的種子」。10歲開始出演影視劇,16歲離開家鄉尋求更多的機會,他對演藝事業的追求非常堅定,即便在拍戲,也沒有放棄對演技的學習。

真正收穫名氣,是在2005年。18歲的他出演了驚悚片《水果硬糖》(Hard Candy)。電影裏的海莉看上去是天真無知的少女,內裏卻殘忍冷酷。一步步設下圈套向勾引少女的戀童癖攝影師處以私刑。他在裏頭的一句台詞在今天看來頗具深意:「我是生來如此、還是社會造就了我?」

點擊放大瀏覽《水果硬糖》中的愛倫比芝及更多她初出道時的照片▼▼▼

+10

與角色形象相對應的,是愛倫比芝那張天真又不失棱角的臉。也許性格使然,他總能帶給人別樣的感受,是少女與女人的結合、亦或是少年與少女的模糊感,這樣的矛盾成就了《Juno少女孕記》。意外懷孕的高中生朱諾,該如何面對外界的風言風語、面對親朋好友、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對她自己?只投資了800萬美元的《Juno少女孕記》在各大電影節上獲得了無數獎項和提名,20歲的Ellen自然是其中的決定性因素,被提名奧斯卡影后。雖最後惜敗於瑪莉安歌迪雅(Marion Cotillard),但今天在他的名字後面,依然緊隨着「朱諾提名奧斯卡」的關鍵字。

不論是《水果硬糖》、《Juno少女孕記》,還是其他不怎麼出名的作品如《An American Crime》、《The Tracey Fragments》,你會發現Ellen喜歡有個性的角色,這種個性往往轉化為一種挑戰性,用他的話來說:「我拍電影時需要瘋一場,否則幹嘛要接拍呢?」接二連三的佳作讓Ellen真正進入荷里活的世界。被奧斯卡、金球獎、英國學院獎先後提名,被《時代》選為為百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被評價為新生代最有潛力的演員,成為美國青少年的大眾偶像……Ellen開始感到害怕。

她勇敢承認自己的身份 卻被荷里活變相拒絕

「往這邊看!」「擺個性感的姿勢!」對Ellen來說,走紅的代價是巨大的。鋪天蓋地的報導、走不完的紅毯、拍不完的雜誌不斷地提醒他:世人眼裏的自己,和真實的自己天差地別。雖然Ellen依然喜歡電影、喜歡演戲,但他不適應荷里活和其標準,不喜歡自己像個芭比娃娃一樣被擺弄。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像過去一樣隨心所欲,要保持「人設」。

當時不為人所知的,是Ellen已經患上了抑鬱症、焦慮症和恐慌症。他說自己不知道如何解釋:即便我是一名演員,但讓我在生活中穿女人的衣服會讓我不舒服。有人和他說,「嘿,看你穿的這些漂亮衣服」,他只能回答,「這不是我,這只是一套衣服」。

即便他早已對家人朋友坦白性向,但依然不敢公開承認,害怕因此不能演戲。「我認不出我自己,很長一段時間,我甚至連自己的照片都看不清。」這樣長期的壓抑下,在2014年的情人節,他選擇站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Time to Thrive」活動上,平靜地宣告:「I'm here today because I am gay. 」台下一開始異常平靜,隨即爆發出掌聲。他說到這個社會對美的標準、對幸福的標準、對性別的固有印象,他說出了自己想承擔的社會責任也承認了內心的怯懦……

愛倫比芝在「Time to Thrive」活動上承認是同性戀。(Human Rights Campaign)

酷、堅強、勇敢……這些曾用來形容角色朱諾的詞逐漸轉移到了Ellen本人身上。在今天看來,Ellen的選擇不僅稱得上勇敢,甚至可以說是英勇。當時美國的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保守的荷里活一面鼓吹政治正確,一面在本質上無法真正做到一視同仁。當你查看Ellen的履歷會發現,從這一年開始,所有的大製作都與他無緣,提名和獎項全都把她拒之門外。

他開始在穿西裝走紅毯,把男性化的服裝作為出演條件。 開始當製作人,創作和自己身份有關的電影,包括探尋世界各地LGBT文化的紀錄片《同行》、與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合作的同性電影《愛是最大權利》(Freeheld)。即便原本敞開大門歡迎他的荷里活又悄悄掩上了門,他也沒有後退。2015年美國全國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在2018年宣布與女友Emma結婚:難以相信我馬上就可以稱呼這名非凡的女人為「老婆」了!不過,雖然兩人的婚姻很幸福,但Ellen的自我接納並沒有停止。

點擊放大瀏覽愛倫比芝與Emma照片▼▼▼

+3

從「認識你自己」到「成為你自己」

從蘇格拉底「認識你自己」到尼采說「成為你自己」,其間過去兩千餘年。Ellen還記得自己在9歲終於被允許剪短髮時,有多欣喜若狂。總算贏了一回——他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男孩,他用「Jason」的名字給女孩寫情書,而剪短髮就像是邁出了第一步,可以讓陌生人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感知自己。但當他10歲開始演戲,他意識到工作時的造型與自己理想的「形象」注定背道而馳。他承認,「這是一個艱難的妥協」。

16歲時他獲得機會演一個無政府主義者,可以把頭髮剃光。那段日子Ellen總被同學嘲笑,內心卻十分自在。光頭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他去參選《水果硬糖》——他在試鏡錄像帶裏也是頭上無毛,選角導演專程讓他戴着假髮再錄一次。於是頭髮又回來了。

Ellen的經歷注定他比一般的孩子早熟。「我都是和比我大10歲以上的人一起工作,12歲開始就經常一個人在外拍戲,16歲離家獨自來到多倫多發展。我擁有一般年輕人不曾想像過的豐富經歷。不過,這就是我,這就是我的生活,我不後悔。」即便公開性向、婚姻帶給他許多慰藉,但有一種不適依然隱藏在內心深處。這種不適與日俱增,伴隨着羞恥與不安,讓他無法去邁出那一步。直到他看了P. Carl的自傳《Becoming a Man》,才終於下定決心:「我終於能夠接受變性,讓我完全成為我自己。」

點擊放大看看真實的Elliot Page▼▼▼

+8

2020年12月2日,他在社交網絡上公佈了自己是跨性別人士,並從愛倫比芝更名為Elliot Page。這一行為這背後同時隱藏着巨大的恐懼與興奮,「我所期待的是大量的支持和愛,以及大量的仇恨和恐懼」。和他出櫃那天一樣,無數人湧過來祝福他,也有無數人對他進行謾罵,一天之內他的Ins漲了40多萬粉絲。在一個月後,他與妻子提交了離婚申請書,原因不得而知。

雖然今天的世界與2014年沒有發生本質上的改變,但多少還是有表面的進步。很快有導演和製片人聯繫Elliot的經紀人,希望能敲定片約——選擇Elliot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一種「正確」軍功章。 短短幾個月後、也就是今年3月,他登上了《時代》的封面,被稱為第一個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跨性別者」。「我是跨性別者」,Elliot不避諱這個稱呼,在和奧花雲費對談時,他甚至反覆強調,「我終於感受到自己可以存在」。他說自己內心充滿了喜悅,但也憂心忡忡。新的時代給了他更多活動的空間,讓他有機會利用自己名人的身份為少數派發聲、爭取權益,他希望勇敢做自己成為一種趨勢。

宣布新身份之後,Elliot Page在採訪時被問到:「如果有機會對孩童時的自己說一句話,你會說什麼?」他說:「Keep going。」尼采在《瘋狂的意義》裏如此寫道:「對於我們的人生,我們必須自己向自己負起責任,因此,我們也要充當這個人生的真正舵手,不讓我們的生存等同於一個盲目的偶然。我們對待它應當敢作敢當,勇於冒險,尤其是因為,無論情況是最壞還是最好,我們反正會失去它。」他還這麼寫:「世上有一條唯一的路,除你之外無人能走。它通往何方?不要問,走便是了。」

Keep going,走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