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少女為活命假意與納粹軍官相戀 因一件事動真情還救了家人

撰文:風傳媒
出版:更新:

「我愛上你了。」 1942年,20歲的史東諾娃(Helena Citronova)從年紀相仿的溫施(Franz Wunsch)手上拿到這張紙條,原來是一封表達愛意的情書。

這是在二戰時期位於波蘭的「死亡工廠」奧斯威辛集中營發生的故事,當年隸屬親衛隊的奧地利籍納粹軍官溫施,愛上了這位來自斯洛伐克的猶太女孩史東諾娃。

然而,本該是戀愛的美好瞬間,卻注定淪為一場禁忌之戀……

不被祝福的愛情故事 冷血軍官一個行為讓少女改觀(點圖放大閱讀)▼▼▼

+30

猶太人的屠宰場——奧斯威辛集中營

時間回到1933年,希特勒掌握納粹政權,貫徹種族淨化政策,在歐洲各地打造集中營,嚴格實行優生學和種族主義,而在惡名昭彰的集中營中,他們利用毒氣等方式對猶太人進行屠殺。1942年,奧斯威辛是規模最龐大的集中營,也是唯一有毒氣室的現代火葬場,同時也有奴工勞動營,當時有110萬猶太人被遣送到這裏,其中多達100萬人不幸命喪於此,這裏被稱為「死亡工廠」,即使在這樣環境中,還是有愛情萌芽。

1942年,奧斯威辛集中營充滿肅殺氛圍,在這裏,猶太小孩難逃一死,好幾十萬猶太男女老少,被迫在惡劣的環境中日以繼夜拼命勞動,直到生命耗盡那日。史東諾娃被分配到倉庫勞動,她的工作是將死者的進行財物分類,有價值的財務會被送往中央,當作戰備資源。這一天是史東諾娃的死期,她在當天早上就被判死刑了,在生命的最後一天,她臨時被派去給納粹軍官溫施唱一首生日歌,很難想像如此諷刺的場面,卻成為兩人的定情時刻,溫施對她一曲定情,因此暫時延緩了史東諾娃的死期,讓她逃過一劫。不久後,溫施偷偷找到在倉庫工作的她,塞給她一張示愛字條。多年以後,83歲的史東諾娃受訪時談起這段回憶,她直說:「我馬上將字條撕毀,但後來我看到上面寫著『我愛上了你』……我寧死也不要與親衛隊的人扯上關係。很長一段時間我只有仇恨,我甚至無法望著他。」但她為了保命,決定假裝愛上溫施,甚至和他發生肉體關係。

冷血軍官出手解救少女家人 禁忌之愛終不被時代接受

一個關鍵時刻,改變了史東諾娃的愛情。當時史東諾娃的姐妹和外甥、外甥女一行三人也被遣送到奧斯威辛集中營,慌亂中,溫施匆匆找到史東諾娃:「快告訴我你姊妹的名字,以免我來不及。」溫施火速趕到火葬場,救下史東諾娃的姐妹,只是兩個孩子仍沒能活下來。在那個殘酷的時代,史東諾娃能跟姐妹團圓,非常不容易,她後來受訪時坦承:「他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有些時候我忘了我是猶太人,而他不是猶太人,最終我還是愛上他了,但這還是無法成真。」

1945年5月,納粹德國正式宣告「無條件投降」,史東諾娃和姊妹們在溫施的庇護下,活著走出集中營,之後遷居以色列,而溫施則回到奧地利。1971年,溫施因為曾參與集中營屠殺猶太人在奧地利被捕,史東諾娃在納粹戰犯的審判法庭上為溫施作證,提到他的救命之恩,希望法庭能釋放溫施。雖然受到嚴厲的審判,法官最後以訴訟時效已過為由,將溫施無罪釋放,但他與愛人史東諾娃早已被時代折磨得傷痕累累。在法庭上,溫施曾這樣說: 「慾望改變了我的野蠻行為。 我愛上了史東諾娃,這改變了我,我因為她的影響而變成了另一個人。」

2003年,年邁的史東諾娃在電視節目中分享這段淒美的愛情,她記得每一個細節,愛情早已烙印在心底,她回憶道:「我能站在這裏,是因為那個男人救了我,我沒有選擇、一切就這樣發生了,而這份愛是誕生在這樣的地方,和現在完全不同、如同在別的星球的地方。」儘管納粹和猶太人的愛情飽受爭議,還是難以抹滅史東諾娃對溫施的愛,她說:「回想那個被仇恨壟罩的時刻,我有好幾次甚至忘記我是猶太人,而他也不是德國軍人,直到最後,我還是愛他。」被納粹陰影籠罩的愛情故事,成為時代的眼淚。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讓溫施從暴戾的納粹軍官,成為猶太少女的救命恩人,但不被時代接納的愛情,同樣也讓人心酸,成為兩人一生的遺憾。

【延伸閱讀】自稱「鐵達尼號生還者」無人信 50年後驚揭比電影更催淚愛情故事(點圖放大閱讀)▼▼▼

+28

【本文經《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猶太少女為了活命跟納粹軍官上床,最後卻真的愛上他…揭二戰集中營不為人知的禁忌戀情

你可能感興趣